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我打工的咖啡廳

*咖啡店店員王×顧客棒

*(倔強愛情的勝利)

*Immortal篇章(舊文公開的意思)


  那間咖啡店是沒有名字的,所擁有的稱呼都是鄰近大學的學生們替它起的。老闆很有個性,不常出現在店裡面,但他總是戴著藍灰色的毛帽,帽沿露出短短的髮尾,每一桌的距離都是老闆親自計算跟設計出來的,老闆說,木長桌是邀請大家在這個有著咖啡香跟音樂的環境下認識不同的朋友,而小方桌則是剛剛好可以透露真心話的距離。

  英式工業風的裝潢,是老闆受到了披頭四的影響而做的選擇,在各個角落還可以找到披頭四各個成員的大公仔,老闆最喜歡的約翰藍儂就坐在距離咖啡機不遠的吧檯上。


  亞圖姆上大學後的第一份打工就在這裡。

  原先只是幫忙送餐點跟整理環境的服務生,在自動自發學習跟正職同仁的教導之下,亞圖姆早就成為了能夠自己操作咖啡機的吧檯手,一開始不小心連愛心拉花都會拉歪,到現在拉出漂亮高雅的天鵝拉花亞圖姆也不會失手。

  客人總是來來去去,這間咖啡店的客群主要還是來自於自己就讀的那所大學的學生,亞圖姆的同學跟朋友也老愛來這裡外帶咖啡順便閒聊幾句。

  對於常客亞圖姆多少是有些印象的,比如說現在進來的這組客人。


  「這個時間果然沒位置呢……」走在前頭的男生搔搔臉頰,環顧四周,雖然有零星的兩三個位置,但就是看不到兩個人相連的座位。

  「這樣啊,那就改外帶吧,我們帶去系辦。」站在男生身後的女生如此回應,接著馬上轉向走向了站在吧檯的亞圖姆。

  「外帶一杯冰拿鐵,不加糖。」

  「冰拿鐵不加糖,」亞圖姆重複了對方的點餐,按著收銀機,遲遲沒等到男生的點餐,於是亞圖姆面帶微笑詢問:「同學,一樣老闆最喜歡的焦糖瑪奇朵嗎?」


  他意識到被亞圖姆記住的這件事情,顯得有些難為情,趕緊點點頭後從身後包包拿出了錢包準備付帳。

  亞圖姆替他們完成了結帳,轉身走向咖啡機,熟練地按壓上頭的按鈕,咖啡豆磨成粉之後有著純粹的香氣,伴隨著咖啡機的聲響,將晴日的午後烘成愜意的時光。

  即使裝進外帶杯裡看不見拉花的樣貌,亞圖姆還是以焦糖在奶泡上畫出了圖樣,接著蓋上蓋子、套好杯套後交給了在吧檯邊等候的他。

  他們離開時亞圖姆聽見了女孩的笑聲,她笑說竟然會被店員記住,而且還記得喜歡的品項──亞圖姆目送著他們走出店外,心裡想著,那應該不是那位同學最喜歡的咖啡,是第一次他站在收銀台前卻不知道該喝什麼好,亞圖姆介紹給他的。


  『如果不想喝太苦的咖啡,可以考慮一下我們的焦糖瑪奇朵,是我們老闆最喜歡的飲品。』在亞圖姆介紹完幾種咖啡對方都有些猶豫的表情後,亞圖姆轉而介紹了帶有較高糖度的咖啡,對方終於點了頭。

  之後他再來都是點焦糖瑪奇朵,但只是亞圖姆記住他的其中一個理由,最主要的理由是,他長得與自己過分相似。


  亞圖姆正將牛奶倒入杯中準備打成奶泡時,門口出現了兩位同學,窸窣著「遊戲不是說他跟杏子在這裡嗎?」、「不知道,要不要問另一個遊戲有沒有看見他們?」

  他們沒有走過來問自己有沒有看見「遊戲」,因為其中一位接起了電話,對著電話那頭嚷嚷:「遊戲?我沒看見你們啊──什麼?回系辦了!不早點講!好啦,我跟本田馬上過去,看我怎麼修理你!」

  他叫做遊戲,而自己竟被他的朋友稱為「另一個遊戲」。

  亞圖姆笑了起來,認為這樣的稱呼還挺有意思的。亞圖姆將打好的奶泡杯拿起,傾斜咖啡杯倒入牛奶,以俐落的手法拉出了葉形。


  天氣漸漸變冷,咖啡廳改開暖氣,點熱咖啡的客人也變多了。

  亞圖姆在吧檯裡忙碌,聽見店門被打開的聲音還是盡責地喊了聲「你好」,抬起頭發現是「另一個自己」(亞圖姆喜歡這樣在心裡稱呼他,有種鏡像的感覺),於是亞圖姆勾起微笑。

  「要點什麼可以先跟我說,我等一下再一起結帳。」

  「喔!我要一杯冰抹茶拿鐵,外帶。」


  嗯?

  亞圖姆按壓計時器,將需要放置一下讓味道相互調和的飲品放了下來,下意識地開口詢問:「冰的?」

  「嗯,外帶。」遊戲將剛好的零錢跟鈔票拿在手上,遞給回到收銀台前的亞圖姆,亞圖姆接下了遊戲手上的錢。

  「可是你手很冰欸,不改熱的嗎?」

  亞圖姆一問,遊戲先是愣了一下,而後臉頰爬上了酡紅,支支吾吾地回應「我、那個!不是我要喝的啦,我朋友說他想喝冰的所以──」

  亞圖姆理解地「哦」了一聲,看著遊戲不知所措趕緊抽回手的樣子,亞圖姆忍不住想笑,為了讓遊戲不再繼續尷尬,亞圖姆轉回吧檯裡製作飲品,邊調抹茶粉邊按掉了定時器。


  「外帶的冰抹茶拿鐵好了。」亞圖姆將飲料裝袋,伸手遞給了站在一旁等待的遊戲。

  「謝謝。」遊戲接下飲料,想要趕快逃離現場時,亞圖姆輕喊了聲「等一下」。

  「嗯?」

  「這個,招待。」亞圖姆遞上了另外一杯飲料,塞進了遊戲的手裡,以自己的掌心包覆了遊戲冰冷的手。

  「?!這樣怎麼好意思──」

  「天氣很冷,喝點熱的比較好。」亞圖姆微笑,看著遊戲臉頰又更紅了一些,亞圖姆沒來由感覺到喜悅。

  「謝、謝謝……」

  「不會。」

  「不過,那個……」

  「嗯?」

  「手……」遊戲羞赧地低下頭去,亞圖姆順著遊戲的視線一同看向了交疊的雙手,亞圖姆僅輕輕地微笑一下,接著鬆開了握住遊戲的手。

  「謝謝,歡迎下次再來。」亞圖姆說得雲淡風輕,就像面對一般的客人一樣,彷彿剛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而遊戲點點頭之後就倉皇奔出店門口,亞圖姆饒富興味地望著遊戲奔離的背影,不自覺揚起勝利的微笑。


  「亞圖姆。」身旁一聲叫喚讓亞圖姆收回思緒。

  「是!」忽然意識到聲音來源是誰的亞圖姆趕緊收起打混摸魚的態度,面帶微笑望向不知道從何時就站在吧檯前的老闆。

  「跟你賭,一天之內如果他有撥電話給你,剛剛那杯咖啡就算招待。沒有的話,那杯就從你薪水裡扣。」

  「撥電話?」亞圖姆故作不知情地歪歪頭。

  「少給我裝,你在杯套裡面寫電話號碼,當我瞎了啊。」老闆不改犀利本色,嘲笑著亞圖姆方才在吧檯裡偷偷摸摸的小動作,亞圖姆乾笑了兩聲,抓抓頭。

  

  「年輕人,祝你好運。」老闆倒是笑了笑,拍了兩下亞圖姆的肩膀。之後坐回了一旁的座位,繼續用著自己的電腦,偶爾拿起一旁的書配著焦糖瑪奇朵。



  往後,遊戲所點的焦糖瑪奇朵從「老闆最喜歡的」,變成了「老闆特別招待」的。

  雖然老闆少收了一杯咖啡的錢,但看到自家店員各式各樣追求的花招,老闆樂見其成。


  那間咖啡店是沒有名字的,亞圖姆總稱呼它「我打工的咖啡廳」。


评论(4)
热度(72)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