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現在我很幸福

*瑪莉小姐

*After〈往天堂的斷崖〉


  瑪莉小姐閃婚了。

  跟外派到公司的工程師一拍即合,瑪莉小姐想,或許曲曲折折走了這一段,最後會以無可預料的方式出現在自己身邊。

  工程師工作很嚴謹,一板一眼,瑪莉小姐原以為工程師先生的日常生活大概也有條不紊,但工程師先生卻遠遠超乎她想像的幽默風趣,瑪莉小姐起先覺得跟工程師先生聊天聊得很愉快,工程師先生竟突如其來地牽了瑪莉小姐的手,瑪莉小姐才想起,心跳的感覺如此久違。


  工程師先生提出了交往要求,瑪莉小姐答應了。

  但瑪莉小姐時常想起貘良。

  工程師先生也發覺到這件事情。


  他問瑪莉小姐,是不是有很難忘記的過去?

  瑪莉小姐先是點頭,而後搖頭。

  與貘良之間的關係,頂多是朋友,從未開始的戀情,怎能稱為過去。

  但確實貘良在瑪莉小姐的心中有很大的影響,她會想起那個讓貘良露出傷心表情的街角,想起貘良禮貌的餐桌禮儀,想起餐後跟貘良的街頭漫步,不著邊際的談天,卻談不到心裡。

  貘良呢?

  他有回到那個街角與墊在心上的男人再次相會嗎?

  自己會再幸福嗎?


  瑪莉小姐曾經質疑自己。


  她告訴工程師先生,她與貘良兩個人都曾經為了想要將就所以走入婚姻,工程師先生笑笑說,好險妳不甘願將就啊。他還補一句,這樣才能遇到我。

  工程師先生不對貘良感到敵意,他還鼓勵瑪莉小姐與貘良聯絡,讓他知道自己過得很好。

  瑪莉也想知道貘良好不好。


  瑪莉小姐又站上了那個有三面鏡的檯子上。

  這次瑪莉小姐不想被約束,所以選了剪裁不規則,顏色也很不傳統的繽紛拼貼婚紗,她下意識避免掉了白紗,免得自己想起那時候貘良說著「委屈妳了」的表情。

  工程師先生替她拉上背後的拉鍊,在三面鏡前面他們擁抱,新郎的燕尾服衣料很好,抱起來跟與自己接觸肌膚的感覺非常好,瑪莉小姐很愛這樣的感覺。

  他特別寫了信給貘良,邀約貘良來參加他們非常突如其來的「閃婚」。


  瑪莉在婚禮現場等了又等,最後在門口出現的那抹身影,瑪莉小姐覺得自己終於像個待嫁新娘。

  貘良帶著歉意地走了進來,細聲對瑪莉說妳真漂亮,瑪莉帶著豔紅的雙唇說謝謝。

  瑪莉有些忐忑,在還沒開口的時候門口又出現了一個莽莽撞撞的男人,眼神毫不猶疑,就算在人潮之中還是直接掃了過來,定在貘良身上。

  「了。」

  他的聲音像帶著威嚇,但貘良卻非常習慣地抬起頭,那男人就俐索地坐在貘良旁邊,貘良伸手去調整他的領帶。

  瑪莉覺得自己的心終於定了下來。


  工程師先生牽著她的手走上了紅毯那一端,瑪莉在經過貘良身邊,看著他為自己鼓掌的時候,忍不住哭了起來。



  太好了,現在的我很幸福。

  謝謝你,讓我看見了你也很幸福。


  瑪莉小姐事後回想工程師先生實在大氣,畢竟瑪莉並沒有太詳細交代與貘良的關係,工程師先生只知道他們有過一段被長輩約束的強迫婚約。

  瑪莉問他,他卻無所謂甚至自信地表示,沒什麼好擔心的,妳還有一生的時間可以好好講給我聽。

  她笑說是不是自以為林徽音,說詞應該更新一點,但確實帶點古典味的情話比較對瑪莉的胃口。


  瑪莉小姐最後發喜糖的時候,貘良與自己的氣氛有些微妙的尷尬,貘良應該是想說點當時那些事情的心情,想了老半天沒組織好什麼句子,所以顯得尷尬。

  他身旁的男人眼神帶著脅迫,但瑪莉反倒不怎麼怕他,她和工程師先生說了幾句話,工程師先生接過了她手上的喜糖籃,在貘良還不明就裡的時候張手給了他擁抱。

  這讓貘良旁邊的男人氣急敗壞,但貘良的眼神終於溫暖了起來,他禮貌地回應瑪莉的擁抱,然後再拉開彼此距離的時候聽見了瑪莉說,我等你。


  瑪莉小姐笑起來的表情真的很幸福。

  我等你聽來曖昧,但貘良明白的,明白瑪莉要表達的是,她等著自己也向她展露自己也很幸福的那一面。

  於是貘良牽緊了身旁巴庫拉的手,巴庫拉這才消了點氣,眼神俐落地掃到瑪莉小姐跟她的工程師先生身上,以眼神威脅「再敢碰了就給本大爺試試看」的情緒。

  瑪莉小姐塞了最多喜糖給貘良。

  貘良說別塞這麼多啊,我們又吃不完。

  瑪莉小姐說,下次你也塞多一點還給我就好。



  「那女人是不是還對你有意思啊?」巴庫拉將喜糖扔進嘴裡,甜膩的感受在舌尖蔓延開來,讓巴庫拉蹙緊眉頭。

  貘良笑著搖搖頭,席間的酒香此刻在兩人身邊飄散,他想起瑪莉的那句我等你。

  「她在祝福我們。」

  「哈?本大爺可感受不出來啊。」巴庫拉滿是輕蔑地哼哼兩聲,拆了喜糖包裝,塞進貘良嘴裡。

  「這蠻好吃的。」

  「太甜了?」

  「還能接受。」巴庫拉想了想,一把扯過了貘良的領子,吻上了他的嘴。

  「但跟你比起來還差多了。」巴庫拉舔舔自己的嘴唇,貘良笑著用手心擋住了巴庫拉的臉。

  「真是的。」


  夜晚的街道把影子拉長,他倆並肩吹著涼爽夜風,直到消失在巷子的尾巴。



  瑪莉小姐覺得婚禮真是累人,換下了婚紗之後和工程師先生相互擁抱,工程師先生還是耐不住好奇心,問了瑪莉小姐,貘良是做什麼工作啊?

  瑪莉小姐大笑了兩聲,笑到工程師先生覺得自己的心思完全被看穿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男孩子的彆扭總是特別可愛,瑪莉小姐想。


  不用擔心,貘良他也會很幸福的。

  我們現在的幸福,都是彼此給予出來的。當初要不是遇見了彼此,可能最後兩個人都選擇去與別人將就,而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工程師似懂非懂,瑪莉小姐笑他,反正你還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慢慢懂。



  謝謝你參與我的人生。

  瑪莉小姐送給了貘良這樣一句話,同時也認為,這是兩個人之間,最佳的註腳。


  不只現在,未來的我們,也要很幸福。


评论(4)
热度(16)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