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菸

*我流愛情故事


  亞圖姆自認自己並不是那種會過度沉迷於某項事務的人,連菸都鮮少在抽。

  說來也奇怪,在那個震耳欲聾的酒吧場合裡看見了抱著包包在打呵欠的大男孩,亞圖姆看見他桌上的可樂瓶已經空了,於是跟酒保再點了瓶雪碧,拿著濕滑冰冷還冒著水珠的瓶子走向了他。

  大男孩看上去就是個大男孩,連毫無防備的樣子都可愛。

  亞圖姆把雪碧放到他的桌上,因為吵,所以靠著他很近。

  「請你的,開瓶器也給你拿來了。」


  亞圖姆可不想被認為是那種會在飲料裡面下藥的人,所以開瓶由他自己開會好些。

  大男孩眼神在自己身上轉了轉,那雙純淨的眼睛看著自己,直問:「為什麼?」


  雪碧像你。

  清爽帶甜,但卻讓人麻癢。

  可樂就太甜了,包含太多的糖分。


  亞圖姆在靠近他的時候聞得到可樂的味道,那的確太甜膩了一些。

  大男孩明顯是被朋友帶來嘗鮮,但朋友們玩HIGH了,他自認自己跟這個地方格格不入所以守在原地顧包包還好些,手機也玩到沒電了,時間滴答滴答地像催他快點回家睡覺。

  他又打了一個哈欠,看了看時間,決定先回家,回到家把手機充了電再跟朋友說一聲就好,他這樣想,所以站了起來,拿走了亞圖姆請他喝的那瓶雪碧。

  音樂聲如此吵鬧,亞圖姆卻聽見大男孩清清淡淡的那一句「掰」。


  亞圖姆沿著窄小的樓梯爬了上去,追上大男孩的腳步,路燈把他的影子拖得長長的,手上拿著的汽水瓶沿路滴著水珠,像在限時紀錄他的足跡。

  大男孩問他「怎麼一直跟著我?」

  亞圖姆竟語塞。


  語塞過後亞圖姆給了他一張名片,大男孩看了看,將它工整地收進口袋。



  亞圖姆在搭車回家的途中想著大男孩的問題,還有自己說不出口的原因。

  藉著酒精的一種催化吧,看著大男孩,亞圖姆覺得自己的心緒就定在他的身上了。

  手機的細微震動沒太擾亂亞圖姆,直到他慵懶地看了一眼那條未知號碼傳來的訊息。


  『所以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亞圖姆先生。』

  亞圖姆一怔,先是把那條未知號碼存進手機,然後想起還沒問到大男孩的稱呼,於是先暫存成了Puppy eyes。


  大男孩說他叫遊戲,亞圖姆一度懷疑是假名,不過隔著手機螢幕,真不真實也不是那麼重要,亞圖姆和他聊了起來,聊著聊著越顯得自己的迫切焦慮。

  那盒只有在思考重要事情才會拿出來抽的淡菸變成亞圖姆隨身攜帶的東西。


  打火機也是精緻的,金屬外衣壓上髮絲紋,在手上把玩還真有那麼點質感。

  菸總是抽不久,味道也淡,但只要想起遊戲,亞圖姆就心神不寧。


  他從未想過什麼叫做一見鍾情,那不科學,在尚未了解一個人以前要怎麼無條件愛上他?亞圖姆理智這樣推斷,但感性卻背道而馳,使得亞圖姆老覺得自己是矛盾的人。

  矛盾。

  多矛盾。

  自己不相信一見鍾情,但他確實對遊戲一見鍾情。


  菸頭燒得火紅,竄入鼻間的氣味讓亞圖姆回過神來。


  在連續幾日的談天之後,遊戲主動提出了見面的要求。

  不在上次那個吵鬧的酒吧,顯然遊戲真的不愛那種地方,取代的是鄰近學區的文創餐廳,木質桌面跟隨性的塗鴉,悠揚不過度干擾談話的音樂,讓亞圖姆覺得遊戲的品味不錯──對一見鍾情的人,又更了解了些。

  亞圖姆覺得兩個人就像在跳著探戈。

  曖昧的。



  亞圖姆是提早到的,並不知道遊戲的姓,所以開頭稱他為「我的朋友」,結尾是遊戲的電話號碼,天曉得這電話竟是他記得最快的一組號碼。

  菜單上的名目進不到亞圖姆眼,手機不斷刷新著與遊戲的談話內容,遊戲還沒傳來新的訊息,沒說「路上塞車了,晚點到」或是「等我一下」之類的話語,亞圖姆又摸上了那盒菸。

  「亞圖姆先生。」遊戲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亞圖姆鬆開了手,對著他輕輕微笑。


  「坐吧。」亞圖姆看著遊戲坐上自己對面的座位,然後才想起來這次的邀約是遊戲提出來的啊,為什麼自己會如此坐立難安?

  遊戲翻起菜單,看來相當熟悉,店員看訂位到齊了於是走上來介紹餐點,亞圖姆點完餐就忘了自己點了些什麼,他只注意著遊戲的一舉一動,然後不斷思考自己為什麼會愛上他,明明對他一知半解,現在甚至連他的姓都還不知道──


  「亞圖姆先生。」遊戲開口,亞圖姆的思緒被拉了回來,然後口乾舌燥地等著遊戲的下一句話。

  「亞圖姆先生抽菸?」遊戲的視線飄到了亞圖姆的打火機,還做出了嗅聞的動作。


  淡淡的菸草味,很淡,加上亞圖姆本來身上的氣味,遊戲覺得好聞而且不排斥。

  亞圖姆的笑容讓遊戲難以招架,那種無奈參雜著透露著濃烈情緒,遊戲感覺有什麼東西填塞在身體裡,膨脹而且越發強烈。

  「因為想你,越想越焦慮,所以就抽了。」


  遊戲腦子有些鈍,亞圖姆這句話像烈火一樣燒紅了自己的臉頰,連話語都支吾起來。

  「抽、抽菸對身體不好啊。」

  亞圖姆倒像抓到了機會,趁機再佔下一城。

  「想要我戒掉嗎?」

  「當然啊,對身體、」

  「要我戒的話,你就得留在我身邊才行,好讓我不要那麼想你。」


  遊戲感覺自己的肌肉全身僵硬,對於亞圖姆的話不但無法反抗還覺得有些動搖──原來他是這樣看自己的啊?在那些訊息往來的過程裡,原來都是想念啊。

  自己被這樣熱烈地愛著啊。


  當下遊戲不能回答,在店員送上餐前飲料的時候像找到救星一樣轉移話題,遊戲在急忙喝第一口飲料的時候想起與亞圖姆第一次見面,亞圖姆也是替自己點了雪碧。

  這下就逃不了了。

  遊戲的舌尖因為雪碧的氣泡而有些刺痛,滾進喉頭一陣清涼,卻沒能解身體的熱。



  亞圖姆都豁出去了,自己也該給點回應,好的壞的都好。

  遊戲一把撈過了亞圖姆的打火機,然後丟進了自己的包裡。

  「……不要抽了,對身體不好。」

  還是那一樣的理由,亞圖姆笑了。

  「好。」


  菸癮來自於想你。


給菸先生。


评论(2)
热度(69)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