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逆光雨

*林俊傑-修煉愛情/陳綺貞-雨水一盒

*虐的鬼故事

*時間順序跳來跳去,我流

*雷,發刀雷,因為雷所以斟酌慎入



01.鋼琴上跳舞


  武藤遊戲跟亞圖姆在一起了。

  他時常夢見亞圖姆牽著他的手,在沒有家具的房子裡面跳雙人舞,有時候是華爾滋,有時候是探戈,最後彼此的距離都會拉得好近,遊戲閉上眼睛,想聞聞亞圖姆味道,然後他就會醒過來。

  大房子中間有一架白色鋼琴,在下起雨的時候雨水會滴在鋼琴上,滴滴答答的滲水,亞圖姆依舊是牽著他的手,踩上鋼琴椅,雙腳靈活一躍就踩在黑白鍵上,再怎麼踩都是美妙的樂章,連作曲家聽了都害臊的戀曲。


02.黑色潑墨之牆


  那時候武藤遊戲並不確定亞圖姆是不是喜歡他。

  即使成天膩在一起,即使可以有永遠都說不完的話,即使可以說心事──除了自己的愛戀之外,遊戲承認唯有這點對亞圖姆說謊──遊戲也無法確定亞圖姆的心意。

  亞圖姆很在乎他,遊戲感覺得到,不說話的時候追問是不是心情不好,直到遊戲被逗笑了,亞圖姆才會露出放心的笑容。

  那不一定是愛情,或許是被珍惜著的友情,誰也說不準。


  那一年的夏季氣候很舒適,亞圖姆安排了出國留學,所有朋友替亞圖姆送行,一路歡送到機場去,遊戲卻感到心裡悶得發慌,深怕錯過了這一次,就沒有再跟亞圖姆開口的機會。

  所以在登機前大家跟亞圖姆擁抱,亞圖姆準備隻身進入出境大門的時候,遊戲以「我有東西忘了給亞圖姆」為由,邁開步伐追了上去。

  亞圖姆訝異遊戲會單獨追上來,遊戲喘著氣,一邊顫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自己的照片。


  「亞、亞圖姆,我很喜歡你──」

  「雖然這麼說你可能會嚇到,但是,總感覺不說出來,以後就沒有機會了。你也不用一定要給我一個答案,但是,如果我們之間有一點機會的話,請你收下這張照片吧。」

  亞圖姆明顯是愣住了,而遊戲這下感到一陣尷尬,連話都沒有收尾便拔腿就跑,速度快到亞圖姆都還來不及張嘴攔住他。

  「真是的。」亞圖姆扁扁嘴,覺得這樣的遊戲也還是好可愛。

  下機之後再跟遊戲說吧,說自己會好好珍藏那張照片的,代表他一直一直都在自己的心上,下次見面的時候,別再拔腿就跑了。

  明明互相喜歡著的。

  那種感覺真奇妙,亞圖姆想。




  遊戲一直沒等到亞圖姆的回應,取代而之是電視上報導的,支離破碎的機身殘骸漂浮在近海的海面上。

  那畫面讓遊戲越看越想吐,在廁所裡面吐了幾遍才發現滿臉都沾了淚水。

  難以置信,太難以置信,遊戲好想要快點醒來然後發現這一切都只是夢,但事實總不是如此。

  亞圖姆的家人給自己捎來了一封信,遊戲遲疑很久,最後還是打開。

  純白的信封裡躺著亞圖姆家人的字跡,還有一張半部焦黑的相片。


  別人都說遊戲跟亞圖姆很像,那張燒得半邊焦黑的照片,讓遊戲確實分不出來相片裡的人是自己還是亞圖姆,上頭甚至還有濃烈的機油氣味,相片泡過海水而有鹹味,混雜在一起的味道真難聞──遊戲想,那就是亞圖姆最後一刻聞到的味道,於是他便把它刻在身體裡,縱使自己不斷反覆嘔吐,也不能將這個味道從身體裡嘔出去。

  信裡面說,亞圖姆被找到留下的東西不多,那張照片是你,所以把它還給你。


  至少遊戲知道亞圖姆把它帶在身邊,亞圖姆最後的心意,遊戲也知道了。



03.我這麼孤單難以預料


  遊戲瘦了一圈,朋友都不忍心。

  這件事情的打擊太大了,大家情緒都很低落,聚在一起的時候不知道到底該不該開口將氣氛炒熱,炒熱了場子就好像有罪惡感,低沉的氣氛卻讓每個人心裡更難受。

  「夥伴、夥伴。」

  遊戲摀起耳朵,不想要聽到幻覺呼喊自己的聲音,但那聲音卻是那麼真實,真實得好像亞圖姆就在身邊。


  「對不起啊,夥伴,我把你的照片弄丟了。」

  遊戲驚訝地張大雙眼,往身後一看,亞圖姆就站在那裡,露出了抱歉的笑容。

  「可是夥伴,我想跟你說,其實我也很喜歡你。」

  「你、你怎麼?」

  「我不去留學了,我想回來,跟你在一起。」亞圖姆直球的告白讓遊戲有點招架不住,然而身旁的人並聽不到這些話語,遊戲感覺自己心跳的血液都是冷的。


  亞圖姆的靈魂,不記得生命的終結發生什麼事情。

  靈魂只記得要回來找自己表白。

  遊戲只覺得這傢伙實在太笨了,笨到自己找不到言語形容,大概愛情都會讓人變笨吧,笨到自己都不忍心告訴亞圖姆的靈魂事實。

  「夥伴你……反悔了嗎?」

  亞圖姆的話語打斷了遊戲的思緒,面前的他像一隻淋濕的大狗狗,傻傻地坐在那裡,等著主人把他牽回家一樣。

  「我喜歡你,我最喜歡你了。」

  「別、別哭啊,夥伴──我知道了,我知道,對不起誤會你了,不要哭了。」


  亞圖姆手忙腳亂地安慰著遊戲,遊戲想亞圖姆並不知道,他的掌心觸摸不到自己的肉體,一想到這裡遊戲又更難過了。

  身體裡哪來這麼多水,遊戲自己也不曉得。



04.___


  這樣不是辦法。

  靈魂有它應該要回歸的地方,亞圖姆在人世間的牽絆是自己,那就應該由自己來讓亞圖姆清醒過來。

  電影裡面搖著鈴,唸誦的詞不斷在腦中迴響。

  今嘛你的身軀攏總好了,無傷無痕,無病無煞。


  在走過無數條斑馬線與過了紅綠燈之後,亞圖姆停下了自己與遊戲談天的嘴,遊戲看著他,雙眼通紅、布滿血絲,啞著嗓喊著亞圖姆的名字。

  「那張照片,在我這裡。」遊戲從口袋裡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張焦黑的相片,深怕自己一用力,焦黑的部分就會碎裂,亞圖姆張大雙眼,看著相片裡面目全非的影像,想起了機艙的劇烈晃動,紅色的警示燈閃得自己眼球疼痛,比雲霄飛車垂直降落的速度更快。

  在自己手中捏著的,是遊戲送來的那張照片。


  對不起。

  我的錯。

  原諒我。

  我愛你。



  想起來了。

  亞圖姆壓著頭,遊戲張手想抱住他,抱不到的,遊戲心知肚明,但還是想給他溫暖。

  今嘛你的身軀攏總好了,無傷無痕,無病無煞。



05.我想我是我會


  亞圖姆走第二次。

  這次向自己告別,遊戲還是哭了,但至少這一次亞圖姆會走得順遂,希望他能夠過得很好。

  他走了。

  跟著那些繁複的儀式一起走了,他向上天祈求一路上若有雨,也請給他陽光作伴,下場逆光雨,使他不致在黑暗中迷茫。

  他在雨裡。


  亞圖姆走了,遊戲還看得到他。

  邀請他一起跳上鋼琴的黑白鍵,一起唱歌,一起跳舞。

  那些事情歷歷在目甚至過分明顯,出現幻覺是常態,愛一個人失去自我也是常態,是這樣的,是這樣的沒有錯啊。


  我會受不了這樣。

  我想我是我會慢慢瘋掉。

  慢慢瘋掉。

  最好不要。




前天上飛機的時候想到我沒帶到他的照片或者他手邊沒有我留給他的照片

我可以離死亡這麼近我也曾經這麼近但他依然離我這麼遠而且還是越來越遠

所以只好喝醉了只好瘋掉了


评论
热度(31)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