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逾越的界線

*500fo感謝

* @墨-四月樱

*禁忌師生戀★(什麼啦)


  空氣中有淡淡的雨水氣味,貘良看了一眼窗外,正值日落時分,加上厚重的雲層,呈現了整片天空灰紅色,詭異而且讓人感覺不舒服。

  貘良將視線從窗外收回,以手指敲了敲桌面。

  「巴庫拉同學,再不動筆的話我們兩個人都回不了家了。」


  穿著制服的巴庫拉相當不屑地哼了一聲,那張空白的紙張只有用粗黑體印上的「悔過書」三個字特別引人注目,活像是開口控訴的文字怪獸,巴庫拉指間的筆轉了又轉,遲遲不肯動手。

  「本大爺沒做的事情,為什麼要本大爺扛?」

  貘良嘆了口氣,拉了前方座位的椅子,坐在巴庫拉面前。

  「我相信你。但我也沒辦法,這是學校要的東西啊。」


  巴庫拉覺得這個場景不斷不斷發生,鮮少人可以把他留在教室裡面寫悔過書,除非是教官採暴力手段,不然巴庫拉是不會乖乖就範的。

  之前的老太婆總說,寫!你這個壞學生!給我寫!好好反省你自己的過錯!

  越是這樣說,巴庫拉越想為非作歹,反骨地在悔過書上罵髒話或是畫醜陋的插圖巴庫拉都幹過,每每都把學校老師長官氣得半死,巴庫拉不在乎,反正所有校外滋事案件,學校第一個都會想到是巴庫拉幹的,就算否認也會被當作是狡辯,巴庫拉倒蠻習慣自己的名字被廣播,然後勒令要自己寫悔過書。

  悔你的大頭。


  巴庫拉是不隨便動手的,對付雜魚巴庫拉沒有成就感,廢物更不用說,巴庫拉連碰都不想碰。


  自從貘良接任了他的輔導老師之後,情況變得有點不同。

  貘良的方式在外人看起來有點詭異,他一樣跟巴庫拉在同一間教室裡,一樣巴庫拉寫著悔過書,但貘良不責備他,有時候甚至不對話,就像監考老師坐在那裡一樣,只是個樣子。

  反倒巴庫拉開始會對貘良說話,一開始挑釁,後來明白貘良並不像其他老師一樣對他有先入為主的想法,所以反而巴庫拉願意對他開口,甚至反駁。

  就像這條什麼,在校外打架鬧事,攻擊無辜學生?

  巴庫拉看了都想笑,他沒事揍好學生幹嘛?能撈到什麼好處嗎?怎麼想都不划算吧。


  貘良懂他。所以不做評論。就像現在。


  夕陽的紅就像從厚雲層的縫隙當中滲出來一樣,貘良嘆了口氣,眼神在巴庫拉身上轉了轉,然後給他了一個無奈的微笑。

  「再等就要下雨啦。」


  下雨前的氣溫特別悶熱,巴庫拉本來制服就不夠整齊,因為悶熱所以他更加肆無忌憚地將襯衫釦子又解開了些,一臉想要挑戰貘良的底線一樣,貘良還真別開了視線。

  巴庫拉不在乎下雨,不在乎多晚回家,「家」之於他不是非常重要,親人不管他,他自己一個人不受拘束過得挺好,有人曾罵過巴庫拉家教不好,巴庫拉還嗤之以鼻地嘲笑對方,家庭教育是什麼鬼東西,本大爺從沒有家裡學到什麼。

  巴庫拉看得出來貘良也是個從小到大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家裡大概也管得很嚴格吧,從他身上的衣服跟整齊來說,貘良肯定自我要求也很高。巴庫拉太會察言觀色,偏偏他的察言觀色並不是用來討好而是激怒別人,這讓巴庫拉沾沾自喜。

  貘良站起身,回到了窗邊,雨開始斷斷續續地下,夕陽的紅被吞沒了,烏雲密布,雨下得不大,但肯定會下得很久。

  巴庫拉的悔過書還沒有動筆,那粗黑體還是想要把整張紙都吃掉一樣,但巴庫拉玩心已經大開,於是他繞到了貘良前面,貘良張大了眼,巴庫拉就趁機將他逼到了自己的身體與窗台中間。

  「你就相信本大爺不會欺負無辜學生?」


  貘良覺得喉嚨乾渴,巴庫拉的囂張氣焰燒到了自己的身上,空氣更悶熱了。

  「……你不、」

  巴庫拉沒等貘良講完話,一掌心拍上了窗戶,發出了聲響,讓貘良縮了縮肩膀。

  「你要這麼相信本大爺?」


  貘良沒有說話,那雙眼睛卻看著巴庫拉,一直沒有移開,反而看得巴庫拉覺得有哪邊不對勁。巴庫拉的掌心在窗戶上印上了痕跡,外頭下雨的涼意透進了他的手心,巴庫拉從貘良的眼裡讀出了一些訊息,那讓巴庫拉的果斷個性突然變了調,他開始不自在而且不確定。

  巴庫拉知道要怎麼讓貘良這種人生氣,那就是做踰矩的事情──像他那種凡事都好好走在軌道上面的人,最害怕就是軌道之外的突發狀況,更何況是直接推到軌道之外呢?

  巴庫拉笑了起來,下一秒抽回了原先壓在窗戶上的手,扣上了貘良的後腦勺,側著身強硬吻上貘良。


  雨下得更大了,巴庫拉原先以為自己把貘良推出了既定的軌道,那會讓他感到生氣,然後像別人一樣用「老師」的權力對付他,這樣巴庫拉就有合理的理由反抗貘良的一切,但巴庫拉沒想到他竟也把自己推出了預想好的軌道之外。

  不斷墜落,無法控制地不斷墜落。


  貘良很柔順地接受了巴庫拉的吻,巴庫拉在那個時候發現了貘良身體細微顫抖,不是出自於害怕,而是像一種期盼已久、終於實現的心情。

  為什麼?

  巴庫拉這下更疑惑了,但貘良的吻如此甜美,讓巴庫拉忍不住繼續加深了那個吻,貘良甚至抓皺了巴庫拉的制服襯衫,在雨聲把兩個人都淹沒的時候戛然而止。

  為什麼?


  巴庫拉瞇著眼看著在自己面前喘氣的貘良,紅著雙頰,唇邊還勾著曖昧的銀絲。

  這下可好,巴庫拉找不到理由對他生氣或造反了。


  很多事情不需要理由。

  就像聽到自己心跳聲擂動、貘良依然用那樣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巴庫拉決定順應自己的想要。

  他閉上眼睛與貘良再接了一次吻,貘良在那個時候終於坦白了自己的心聲。



  踰矩並不讓他生氣,貘良渴望著踰矩,卻沒有勇氣。

  巴庫拉聽聞話語笑得更開了。

  那就由本大爺來,跨越那條界線吧。


评论(8)
热度(29)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