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On your way back

*久違才跟到鬼怪風,陰間使者真太TM可愛了

*鬼怪巴庫拉×陰間使者貘良,宿主有點腹黑(

*《孤單又燦爛的守護神-鬼怪》AU,這個概念



  他的茶間才剛送走一個哭得梨花帶淚、說不想離開人世間啊,還有好多好多事情沒有完成,男朋友等著要結婚、其實買好的戒指就藏在抽屜第三層那件他最愛的藍色襯衫底下,這樣盧老半天的女子。

  他始終很淡定,很想告訴她妳都來到這個茶間了,小姐,妳就快把手上那杯茶喝了去見孟婆,陰間使者也是有想快點下班的。

  他清洗著女子用過的杯具,杯緣還印上了女子的大紅色唇蜜,他稍微施了點勁才把茶杯洗乾淨。


  「唷,弄得還不錯。」

  他認得這個不速之客的聲音,於是他沒好氣地放下杯子,甩乾自己的手,斜睨著擅自打開茶間大門的男子。

  「鬼怪都這麼沒禮貌嗎?」


  茶間的風鈴清脆作響,通常是有靈魂出去了風鈴才響,看來它也希望來作亂的鬼怪快點出去。

  「你茶室的大門就在本大爺家,聽清楚,本大爺的家,不服就搬出去啊。」


  鬼怪的挑釁讓他想起,當初租下那間又寬又大的豪宅時,竟然沒想到那就是鬼怪的巢穴,錯都要怪在侍奉鬼怪多年的管家孫子身上,粗線條的個性以為鬼怪叔叔出遠門就該20年不回來,果斷開心地當起二房東,想把叔叔的房子給租出去給自己賺點外快。

  誰知道他叔叔陰晴不定,個性扭曲暴戾,說回來就回來,見到陰間使者入住他家還挑釁地當陰間使者的面把租賃合約書給燒了。


  巴庫拉閒來沒事就會到他的房間晃晃,甚至還欠揍地把他的白床單換成了客家花布,差點沒把他給氣死;而如果找不到外出用的大黑帽,那一定也是巴庫拉搞得鬼。

  租金都付了,看巴庫拉那副樣子要退租金也難,他就這麼決心咬牙住了下來,況且跟鬼怪逗還是頭一回,他倒也有點興趣。

  「你這麼一副裝模作樣的樣子,該不會就叫『貘良』吧?」


  巴庫拉在剛見面沒多久這樣對他說,他還真是愣了會──陰間使者沒有名字,連自己在世的時候都不記得,怎麼會有名字?跟巴庫拉這種活了將近千年的鬼怪來說,在這個人世間經歷的事物算是少得可憐,「貘良」難道是在人世間討人厭的代稱?

  他沒拉下臉來問巴庫拉,起初是為了要守護自己的尊嚴,就這樣任由巴庫拉喊自己「貘良」了。

  第一次擁有名字的感覺很怪,貘良這樣想,但又覺得擁有名字很踏實,縱使那是鬼怪替自己起的。



  鬼怪跟陰間使者是對立的,從一開始貘良就知道,全業界都知道鬼怪不好惹,可鬼怪來無影去無蹤,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出現,一消失就2、30年也有,據說那時候鬼怪去了外國,在那裡換了一個又一個的名字,老是搬家,因為鄰居會因為他的年華從未老去而起疑心。

  貘良沒想到巴庫拉會出現,應該說自己從沒想過會跟鬼怪打上交道,巴庫拉十足幼稚,在長桌對桌吃飯的時候以刀尖扔了辣椒粉過來,準確無誤地全灑進了自己的水果優格沙拉裡。貘良要巴庫拉知道他也不是省油的燈。


  貘良看起來是都很冷靜,溫溫地,巴庫拉曾以為在貘良身上應該找不到什麼樂子,但沒想到貘良意外地會玩,比如自己在扔了辣椒粉進他的沙拉後,貘良一個揮手,整瓶番茄醬對口朝下就這樣進了巴庫拉的水杯,整杯水活像吸血鬼的食物一樣,紅通通的。

  「抱歉,巴庫拉,那應該要交到你的手上的,我看你餐盤裡的太陽蛋需要。」貘良的笑容看起來無害,但那些話語是謊言,巴庫拉在那謊言的背面讀出了貘良的用意,意外地覺得有點有趣跟可愛。


  除了時常逗嘴跟耍幼稚,大抵上鬼怪跟陰間使者在同一屋簷下的相處還算融洽。

  巴庫拉的傳說貘良也沒少聽說。

  那就是巴庫拉身上插著的那把劍,需要鬼怪新娘才能拔得出來。

  貘良一開始處心積慮要找到鬼怪新娘,這樣這間大屋子就屬於他了,沒人會半夜闖進自己房間,拉開棉被朝自己惡作劇,通往陰間的茶室大門也不會無緣無故被打開。

  那是一開始。


  當真的有個女孩突然能夠隨意召喚巴庫拉的時候,巴庫拉反而沒耐性起來,時常對女孩兇,兇到貘良雖然沒什麼人世間的經驗,但也知道那會讓女孩子受傷而且再也不相信他。

  「她有可能是你的新娘啊,這麼兇真的好嗎?巴庫拉。」

  貘良原本只是想嘲笑他,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說出去的時候,喉頭覺得好緊,好酸澀。

  「本大爺不需要什麼新娘,何況那臭丫頭又沒說她看得到劍。」



  貘良一直以來都是聽命行事,上頭給他名單,他就依照名單上的日期跟時間到人間來帶走靈魂,貘良每一刻都在經歷別人的生離死別,生死本有命,巴庫拉的生命到什麼時候終結貘良不會知道,但只要想有個女孩子出現,看見插在巴庫拉身上的劍,就得成為鬼怪的新娘,替巴庫拉拔劍,巴庫拉的生命才會得到解脫,這長久以來不會凋謝的靈魂才會有緩下來、消逝的一天。


  活了這麼久竟是等一個新娘來替自己作死。

  巴庫拉想了都荒謬,於是並不期待也不希望鬼怪新娘的出現,活著挺好,作弄人類也挺好玩的,沒樂子的時候還可以逗逗陰間使者,輕易死去就可惜了。


  巴庫拉就是那時候察覺到貘良的態度變得很奇怪。

  「喂,本大爺叫你呢。」在多次巴庫拉試圖捉弄貘良未果後,巴庫拉終於有些生氣地喊了貘良。

  「巴庫拉,那孩子看得到劍嗎?」貘良一下這麼正經地問他,巴庫拉還有點不習慣。

  「你想帶走她嗎?請便啊。」巴庫拉攤攤手,只見貘良搖搖頭。

  「她不在我的名單上。」

  「嘖,無趣的傢伙。」

  「她真的看不到?她不是你的新娘?那她為什麼能夠召喚你?」

  「本大爺今天是來給你問問題的嗎?」

  巴庫拉被問到有點惱怒,貘良從未如此煩人,問這些問題也讓巴庫拉感到煩躁。


  「臭丫頭才看不見,召喚法不知道哪個欠揍的老巫婆教她的,本大爺還在想辦法甩掉她。」巴庫拉滿是不屑地回應,貘良依舊很反常,說話反倒支吾起來。

  「這樣的劍她看不到?劍柄有這麼漂亮的花紋……」


  這下換巴庫拉有些啞口無言。

  他倆對看了很久很久,最後是由貘良先起頭。

  「……我聽過鬼怪的傳言,見到你的時候也確定了鬼怪身上有一把劍,但我以為所有陰間使者都能看到那把劍……」

  「你,看得到,本大爺的劍?」巴庫拉有些難以置信,於是重新詢問了一次。

  「看得到,第一次見面你燒掉我的租賃合約書的時候就看到了。」



  偌大的屋子有著奇怪的沉默,巴庫拉跟貘良還是你看我,我看你,欲言又止,最後什麼話也沒說。

  「不如這樣,你替本大爺拔劍,本大爺死了之後,你就替自己泡杯茶喝掉吧。」

  「……不錯,成交。」



難以置信自己就是鬼怪新娘的宿主,但要當鬼怪新娘也不是不可以的宿主(什麼惡趣味

不知道會不會是掉了的-1

只知道現在不寫到明天我就不想寫了

這樣

评论
热度(21)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