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你嚐過的那些甜頭都是寂寞的果實

*500粉點文/對不起我真拖了這麼久TT

@甜酒 姑娘:想点一个w獏的不良少年团!!!!宿主负责(用美色(??? 收保护费的那种

*因為設定關係,宿主會腹黑,簡單來說就是OOC慎入(

*AMIT-血腥愛情故事


  翻騰的嘔吐感。

  被逼到死巷的男人踉蹌了一下,重心一個不穩就摔在地上,死巷子的氣味難聞,鄰近餐廳的廚房排放出來的油煙味、汙水,讓地面覆蓋著一層厚重的油漬油水,他感覺心臟劇烈跳動,摔在地上之後全身力氣都用完了,他只能連滾帶爬地轉過身,不讓自己的背顯露在敵人面前。

  「不、」他聲音沙啞,雙手狼狽地撐在地上,腳跟不斷踢著地面,眼前那個把裩棒壓在自己肩膀上,雙手搭在棍棒上的混混勾著嘲諷的笑容。

  「你跟本大爺談判的時候可不是這副鳥樣子。」


  巴庫拉放下手,棍棒這時候就回到了他的手心上,巴庫拉握著棍棒,放置地面上的時候還發出清脆的聲響。

  「為了你本大爺可挑了特別好用的,材質輕、又紮實。」巴庫拉彈指敲著棍棒,倒在地上的人更是一陣惡寒。

  「我、我我我我──」那個人這下窩囊地雙膝跪地,雙手合十搓動著,乞求巴庫拉留給他一條生路。

  「我也是有苦衷的,拜託你、拜託你……」


  「唉,巴庫拉,你怎麼又把人逼到這種地方?」柔和的聲音從巴庫拉背後響了起來,那個人像是找到了一條活路一樣,把身體壓得更低更卑微。

  「了,這種事情本大爺處理就好。」巴庫拉不悅地皺起眉頭,貘良看了一眼巴庫拉,巴庫拉用身體擋著貘良繼續前進。

  「交給你處理他不是斷手就是斷腳。」貘良沒好氣地說著,巴庫拉不耐煩地嘖嘖兩聲,貘良的手輕輕搭上了巴庫拉的手臂,巴庫拉這才放下了握著棍棒的手,貘良從巴庫拉身側繞了過去,在那個卑微乞求的人面前蹲了下來。

  「謝謝你、謝謝……」他幾乎帶著嗚咽的聲音,不斷向貘良道謝,貘良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瞇細了眼。


  「不過你自己也知道做了什麼事情吧?」貘良細聲說著,那個人驚愕地抬起頭,貘良下一秒就帶著笑容,指尖卻狠狠掐住那個人的下巴。

  「沒有白白放過你的意思喔,當然,從我們這邊騙的錢也要算利息還清。」

  他感覺到冷汗從胸膛滑過,背脊濕成一片,貘良的微笑帶著殺意,比巴庫拉手持棍棒來追殺人還要更恐怖,他感覺到全身癱軟,對貘良的話也是顫抖著回應。

  「沒、沒有了,都沒有了……」

  「什麼沒有了?你慢慢說,我都會聽。」貘良又笑了,要是這個笑容在陽光底下會是個風靡全天下少女的表情,但他此刻被那抹笑裡藏刀嚇得腦子糊成一團。

  「那些錢、沒有了……」他的身體縮成一團,貘良喔了一聲,鬆開了原本抓住他下巴的手,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沒有了啊,那你要拿什麼還呢?」貘良眨眨眼睛,好似無辜小貓,他整個人幾乎伏在地上,鼻尖貼著有惡臭的油層地面,此刻的他沒有談判的籌碼,也不能再出那張嘴胡亂答應什麼,所以他噤聲不語。

  他聽見貘良嘆了一口氣。


  「這樣就沒辦法啦。」

  「了。」

  巴庫拉這時候說話了,他不敢抬頭去看,下一秒他的身體就感覺到劇烈的疼痛,棍棒落在背部的力道又深又準確,他彷彿要把整個臟器都吐出來那樣痛苦。

  貘良拿著棍棒,看著棍下的人劇烈咳嗽的樣子,又多施了一點力氣。

  「要給你想辦法嗎?」貘良笑著蹲下身,拉扯著那個人的頭髮,逼他抬頭看自己。

  他已經說不出什麼話,渙散的眼神對不到焦,對於貘良說的話他只能點頭。

  「記得,要是你跑掉的話,我就讓巴庫拉斷你的手跟腳。」貘良給了他極為燦爛的笑容,鬆了手之後他幾乎沒力氣再撐起身體的力量,就這樣趴在地上,身體顫抖無法動彈。


  「巴庫拉,走了吧。」貘良把棍棒還給巴庫拉,扯了扯巴庫拉的衣角,巴庫拉勾起笑容,一把將貘良攬進懷裡。

  「了。」

  巴庫拉喜歡這麼喊他,與其他語氣不同有著淡淡的柔,含在嘴裡的心情還有那麼一點甜膩。

  「今天我出馬了,你該請我吃奶油泡芙。」貘良在巴庫拉懷裡比劃著,巴庫拉不滿地撇過頭去。

  「那種甜死人的東西你到底為什麼愛吃?」

  「它好吃啊,是巴庫拉你不吃的。」

  「本大爺不吃。」

  「哦。」貘良發出了惋惜的聲音。「巴庫拉你既然不吃甜的,那為什麼喜歡我啊?」


  貘良的話像浮在空氣當中的棉花糖,巴庫拉眼神掃過了貘良的全身上下,最後落回了貘良那張看似無辜的臉蛋上。

  「只有本大爺知道你骨子裡頭是什麼味道。」巴庫拉舔了舔唇緣,湊上貘良的頸間嗅聞著貘良身上的體香,頭髮搔得貘良癢,於是他縮了縮肩膀。

  「那下次就讓我好好在一個地方收保護費,少讓我跑來跑去的。」貘良拍了拍巴庫拉的頭,像是安撫著大狗狗一樣,巴庫拉這下又氣憤起來。

  「那傢伙可騙了我們不少錢啊,不給他一點教訓怎麼行?」

  「比如說斷手斷腳嗎?」貘良瞄了一眼巴庫拉手上的棍棒,學著巴庫拉的姿勢敲了敲棍棒。

  「不然像威脅嗎?」巴庫拉哼哼笑了兩聲,捏了捏貘良的下巴,學著他靠得近,然後危險地瞇起眼睛。

  「本大爺警告你,下次再跟別人靠這麼近,晚上就有你受的。」

  「我那是工作啊。」貘良被巴庫拉掐著臉頰,說得有些含糊不清,巴庫拉鬆開手,揉了揉貘良的臉頰。

  指底下的觸感柔嫩,巴庫拉愛不釋手,巴庫拉更喜歡貘良外表看似柔弱,卻有無法抵抗的強大氣場與絕佳的談判技巧,該狠心的時候也不會畏畏縮縮,這樣的貘良,巴庫拉愛死了。

  於是巴庫拉湊過去咬了貘良的臉頰一口,貘良嗚咽了一聲,下一秒也不甘示弱地咬了巴庫拉頸側。

  「我還有奶油泡芙要吃呢,巴庫拉。」

  貘良笑了,巴庫拉吻了吻貘良,沒回應貘良的話語,腳尖卻直直走向了甜點店的方向。



我愛死黑宿主了(安詳躺平)

希望甜酒姑娘喜歡,也很抱歉啊拖了這麼久的時間,請原諒我TTTTTTTTTTTTTT


點文這個禮拜就會處理掉了,請姑娘再等等!

下一篇海星的不良少年,就不會讓AIBO黑黑啦XD”

黑宿主是我個人的性癖這樣(閉嘴喔

评论(10)
热度(34)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