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0902HBD] 逆行之蝶

*9/2宿主HBD

*據推算9/1是大爺但是就,不管就同一天吧跟宿主一起(你

*原作之後,有私設,老樣子OOC屬於我


  那裡靜默如死寂之地,每日他打開大門,點起屋內的燈,穿越了客廳後他打開窗戶,讓整個空間空氣對流,接著打開電視,讓外頭的聲音充滿在這個空間裡。

  他一個人,不會自己對空氣說話,偶爾接到了朋友打來的電話會聊聊天,隔壁鄰居送東西來會帶著溫和的笑容說謝謝,他也會弄點東西送給鄰居,敦親睦鄰總是好事,不然他也不知道自己還能跟誰說話了。


  貘良那天回家晚了,慶賀生日,朋友們替他辦了熱鬧的生日派對,地點訂在餐廳,畢業之後各自有了自己想走的路,貘良選擇升學,和朋友們碰面的機會少了,所以在生日派對上額外珍惜,包廂裡吵吵鬧鬧,蛋糕上插著蠟燭,朋友們要貘良許願的時候他其實一片空白,可能是在許願前首次嘗試喝了點酒的關係,腦子暈呼呼的。

  「貘良君是喝醉了嗎?原來喝醉了會這樣一直笑啊。」

  「欸?我有嗎?」貘良戳了戳自己沒有感覺的臉頰,那嘴角好像天生就是上揚的一樣,不會累,所以不覺得自己在笑──還是說太開心了,實在是太開心了,沒必要哭喪著臉,所以就笑了啊,多麼自然的反應。


  貘良搖搖手,說現在沒辦法許啊,不過謝謝大家,我想到願望之後一定會連大家的份一起許的。

  包廂裡的燈感覺都在搖晃,刺著自己的眼球,貘良看著玻璃杯裡剩下的液體,那顏色真的很漂亮,香檳色的,純淨無瑕,還有著水果的香氣,水果酒真好喝。


  朋友們替貘良打包了蛋糕,還貼心地附上沒點的蠟燭,剩下來的剛好是一個問號形狀。

  「想到願望之後要馬上許啊!要在生日當天許才有用啊!」朋友們拍著貘良的肩,貘良暈呼呼地笑說好。


  地板像棉花糖一樣,軟軟的。

  為了安全,朋友們陪著貘良回家,看著他傻笑從包包翻了老半天,只差沒把包包倒過來找,摸出鑰匙的時候還對不準鑰匙孔,貘良繼續傻笑,朋友們嘆了氣之後握著貘良的手替他轉開大門,打開了玄關的大燈時,發現有隻純黑色、有如手掌大的蝴蝶停在貘良家裡。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有些惡寒,貘良還迷迷糊糊地說到家啦,謝謝你啊,路上要小心──並且小心翼翼地把蛋糕放好,單手撐著鞋櫃脫了鞋。


  朋友離開了,貘良覺得房子裡的燈光真無趣,就單一個顏色,透著溫暖的光,地板還是軟的,躺在上面好像很好睡的樣子。

  貘良瞇著眼睛笑,然後想到朋友們說如果想到願望要趕快許,貘良看著時間,還足夠讓他洗個舒服的澡,應該不至於在浴缸裡睡著。

  等貘良帶著沐浴乳香氣走出來的時候,酒也醒了點,貘良眨眨眼,看著那隻蝴蝶,不曉得為什麼嘴裡小聲嘟囔著「真是來晚了。」


  餐桌上的蛋糕盒已經打開了,貘良將那根問號的蠟燭插了上去,想起家裡應當沒有打火機這類的東西,好不容易找到了緊急備用的火柴盒,火柴頭摩擦,劃出了火花,貘良點燃了蠟燭,那隻蝴蝶飛了起來,停在桌角邊,翅膀一開一闔。

  貘良又開始笑了。

  腦子待酒精退了點後又重新開始運轉,貘良終於想起了自己要許什麼願望,他關上了房子裡的燈,蠟燭的光照亮他和蝴蝶,臉頰上的光印在皮膚上像紅暈,貘良雙手合十,在時間還沒跨過12點前許下了願望。

  「我的願望是……第一個希望朋友們,做什麼事情都能順利。」

  「第二個是,我的家人們過得幸福快樂。」

  「第三個願望,希望我喜歡的人,一直都過得很好。」


  貘良張開眼睛,鼓起腮幫子用力吹了口氣,蠟燭的火光被吹熄,那隻蝴蝶也翩然起舞,在黑暗壟罩著貘良身體的同時,那隻蝴蝶的身影消散,貘良聽見了一個站定的腳步聲。

  那清晰明瞭,家裡是木頭地板,就算放得再輕走路都會發出聲響,何況是他那種人,怎麼可能會放輕動作──

  貘良正要摸黑去打開電燈開關,卻在月光的照耀下看見了黑色的人影,月色讓他張狂的白髮清晰可見,眼神銳利刺人,就跟記憶當中無異。


  咚咚。

  此刻的聽覺都無限放大,貘良看著他朝自己走近,每一步都像跟地板有仇一樣用力,貘良覺得身體發軟,或許身體還記得他帶給自己的所有痛。

  手掌被銳利的城堡塔頂刺穿、手臂被小刀劃傷而血流不止,那些疼痛從腦袋開始蔓延,穿透了全身,血液一瞬間好像變得寒涼,然而下一秒他的模樣映入貘良眼裡時,貘良想起了他的背影,在炙熱而刺眼的光芒前,他大張著手臂,替自己擋下攻擊的那個畫面。


  ──這個宿主是本大爺最重要的東西。


  貘良發出了細微的聲音,那個人穿過他,點亮了屋內的燈。

  他的身體是半透明的,而貘良也深知他就是那隻蝴蝶。


  「你來晚了。」貘良又重複了一次這句話,他切了一聲。

  「本大爺有來就不錯了。」

  「巴庫拉。」貘良說得很輕,伸出手想試探自己能不能碰到他的身體,巴庫拉馬上就看穿了貘良,一把就把他拉進了懷裡。

  碰得到。

  貘良的眼瞪大了一下,接著閉上眼睛,感受著巴庫拉身體的寒涼。


  「宿主,願望說出來就不會實現了。」

  巴庫拉咧起嘴笑,扳著手指,一條一條說給貘良聽。


  「你的那些朋友,都是本大爺的敵人,所以他們最好都去死,省得本大爺還要去討命。」

  「你的家人老早都不在了,記得嗎?」

  巴庫拉扳下這根手指的時候,貘良垂下頭去,低低嗚咽一聲。


  「至於你喜歡的人──」巴庫拉抓住貘良的下巴,逼他抬頭與自己對視,貘良的眼跟臉頰都泛著紅,貘良扁著嘴,靜靜地看著巴庫拉。

  「本大爺,從來就不希望自己過得好。」


  巴庫拉鬆開了貘良,張開手臂。

  「本大爺就是黑暗,只要有黑暗的地方就會有我。所以宿主,這種愚蠢的願望,下次別再許了,本大爺不需要過得好。」

  貘良對巴庫拉這樣的解釋逗樂了,巴庫拉還用指尖很用力地搓貘良的臉頰。

  「酒的味道挺香的啊,宿主。」


  大概在埃及的時候喜歡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吧,雖然貘良沒看過盜賊王的樣子,不過看巴庫拉的神情貘良大致上猜到了些。

  巴庫拉以指尖挖了口蛋糕,下一秒就側身呸掉。

  「噁心!」


  嘿那可是我的蛋糕啊!

  貘良想這樣反駁,但身體又因為酒精的關係沉重想睡,貘良又笑了起來,在巴庫拉一把把自己拉進懷裡的時候撒嬌地蹭了蹭。

  「沒用的傢伙。」睡吧。



  貘良進入夢鄉前,看著屋子的燈全部暗了下來,巴庫拉的身影消散在黑暗中,那隻蝴蝶用力拍動翅膀,在貘良身旁轉了兩圈,然後消失不見。

  那隻逆著世界飛行的蝴蝶啊,穿越了黑暗與邪惡的自己,成為了美麗的樣子。

  這對巴庫拉來說可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情,貘良閉上眼睛,感覺蝶停在自己的額上,張眼就不見蹤影。


堅信蝴蝶有個意象,張韶涵唱的,承諾常常很像蝴蝶,努力地飛,盤旋然後不見。

想在這裡給自己的概念翻轉,大爺就算成了蝶,也是隻叛逆的蝶,美麗而致命,而且盤旋不見不是承諾的消失,巴庫拉本來就不用承諾啊。

不用過得好,不用承諾,靈魂多麼自由。


一直想大爺割捨那些仇恨之後,一定要好好愛過才行。

宿主能夠感覺他,他幻化成蝶而來了,宿主能夠感覺得到,就算曾經疼痛,但有被保護過、想要依賴的心情還是一樣,知道他在哪裡,用什麼樣子出現,是曾經寄宿在身體裡的靈魂會出現的樣子,只有他自己知道。



與其說糖裡混刀,是刀裡混糖。

說來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宿主的情況對我來說就是在刀裡給他糖了,希望給了他糖,他能少痛一些,過去的苦難都已經過去,有些傷口還是在,但時間過去會癒合的。

好好愛著,好好過日子,不必許願。

因為他就在那裡。



愛你。

评论(5)
热度(14)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