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達拉崩吧他的名字太長我不想唸

*玩兒遊戲抽的點文  @盾 

*達拉崩吧不需解釋,英雄達拉崩吧,騎上最快的馬!(安哥你的馬!)(錯棚喔

*對不起是個搞笑文(

 

  老國王雙六來回在皇宮裡面踱步,他的小王子遊戲已經消失了好幾日,軍隊在王國裡頭找了又找,就是找不到小王子的蹤跡,所有人民紛紛猜測,王子是不是誤闖了王國周邊那座神秘而詭譎的黑森林,聽說有巨龍在裡頭盤踞,如果真被巨龍抓走的話──

  國王雙六下令要徵集一位英雄,前往王國側最危險的黑暗森林,王國內大大小小的巷弄都貼滿了布告,在國王雙六憂愁又悲傷交織之際,一名佩戴著寶劍的勇者請求晉見國王,王宮的大門為他敞開,雙六看見那人氣宇非凡,這下有了一線希望。

  「我看見巷弄的布告,陛下。」他單膝跪了下來,雙六滿是感激地從王座走下。

  「遊戲也許就在那座森林裡,拜託你,如果看見他,請把他平安帶回來。」


  老者歷經歲月滄桑的雙手握在勇者的手上,勇者雙眼充滿了堅定,對著雙六點頭。

  「陛下,我的名字是亞圖姆,是旅人,也是騎士。」


  雙六給了亞圖姆王國裡最優良的馬匹,亞圖姆一蹬躍上了馬背,扯動馬的韁繩,在王國人民的目送下獨身前往黑暗森林。

  王國邊際是一片一望無盡的草原,綠油油的,風吹過來都還溫煦,亞圖姆迎著風,手心沁出了汗水,他知道這都是假象,一旦自己放鬆了戒心,那些黑暗就會侵蝕自己內心的黑暗面,進而吞噬自己。

  亞圖姆拉緊了馬繩,馬匹卻在這個時候失控,不受亞圖姆的控制,踏亂了自己的步伐,亞圖姆死命拉扯馬繩才不至於被馬甩下來,直到馬終於平靜下來,亞圖姆抬頭一看,發現綠油油的草地消失殆盡,取代而之的是如同鬼魅一般的荒煙漫草,枯枝從樹幹裡岔出來,像銳利的刀刃。

  亞圖姆這時候聽見了野獸的吼叫聲,馬匹慢慢後退,亞圖姆握緊了老刀匠磨給他的寶劍,感覺到一抹冷汗滑過了自己的臉頰。


  野獸的形體巨大而黑暗,有著畸形的翅膀,對著亞圖姆大吼並且拍動翅膀,劇烈的強風掃過亞圖姆的身體,亞圖姆以劍擋下,眼神銳利的刺向野獸,腳用力地踢了馬腹,馬匹邁開步伐往野獸的方向衝過去,亞圖姆手持寶劍,毫不猶豫地就貫穿野獸的心臟。

  野獸倒臥在地上的時候不斷掙扎,爪子胡亂揮舞,亞圖姆又在牠的掌心上補上一劍,野獸嗚咽一聲,掙扎漸弱,亞圖姆再次靠近的時候野獸已經沒了呼吸。

  說也神奇,野獸死亡之後竟然灑落了滿地的金幣,亞圖姆將它們一一拾起,放在麻布袋裡並綁在馬的腰側,繼續前往黑暗森林。

  黑暗森林裡充滿了詭異的氣息,樹木雜亂生長,那些樹蔭茂密但遮蔽了陽光,所以使得森林大卻不見天日,風灌入森林的時候還會有像鬼魂一樣的低語。

  寒涼的氣息撲上亞圖姆的臉頰,還有一股無法言說的氣味,亞圖姆下意識找了塊布摀住自己的口鼻,果不其然他的馬在進入森林沒多久就失去了力氣,馬匹軟了腳摔在地上,亞圖姆拍了拍牠的頭。

  「辛苦你了,就先到這裡吧。」

  亞圖姆從馬身上取下了些食物帶在身上,徒步往森林深處繼續走去,越裡面就越惡寒,亞圖姆蹲低了身體,直到不遠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山洞,亞圖姆想,那肯定就是巨龍藏身的地方,正準備握著寶劍衝進去的時候,突然有一隻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亞圖姆一度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轉過頭去看。

  但人的直覺反應讓他早就做了這個動作。


  亞圖姆看見一個年輕的男子比了個噓的手勢,將他從茂密的草叢裡一把拉走,反手握住了亞圖姆的手腕之後就是一陣狂奔。

  可那不是倉皇地逃跑,亞圖姆知曉他的路線是有計畫性的,直到那個人停下來,亞圖姆聽見不遠處的山洞傳來火焰熊熊燃燒的聲音。

  「巨龍這時候會出來覓食,在那裡非常危險。」他壓低了聲音這樣對亞圖姆說,亞圖姆看見他清澈的紫色雙眸,身上的衣物雖然沾黏了一些樹葉,但整體來說非常乾淨,應該是對巨龍有系統地觀察過了。

  「你為什麼來這裡?這裡非常危險。」他皺起眉頭看著亞圖姆。

  「難道坊間還流傳打敗巨龍會有寶藏這種荒謬的傳說嗎?」

  「其實我,」亞圖姆清清嗓子而後開口「我奉國王之命,來這邊找王子。」


  「我爺爺?」

  「……你是王子?」

  亞圖姆跟他對看而且沉默好幾秒,遊戲嘆了一口氣。

  「我沒事,如你所見。但我的朋友和我走丟了,我得找到他才行。我有點擔心他被巨龍……」


  遊戲才這麼說,他倆一起聽見了巨龍踏出洞穴的巨響,相握的手又收緊了些。

  「牠今天不太對勁──」遊戲這麼說著,然後巨龍仰天噴起了火,周圍的樹木都燒了起來。

  「王子跟騎士,這開胃菜真不錯啊!」巨龍大笑著,那雙琥珀色的眸子直直釘向了亞圖姆與遊戲。

  「吃完了這兩個,本大爺就去吃王國的人民當大餐。」巨龍咧起嘴笑,火焰從牠的嘴裡噴出,這下換亞圖姆抓著遊戲跑,跑過之處都被巨龍燒毀,剩下衰敗的枯枝。

  亞圖姆看見遊戲身上有配著一把劍,於是腦袋靈光地轉了轉,將遊戲拉到自己身後。

  「騎士!」

  「不用擔心,王子,打敗巨龍之後,我會一起找你的朋友的。」

  亞圖姆瞇細了眼,在巨龍朝向自己攻擊的時候,亞圖姆將自己的寶劍朝向巨龍,僅劃過了他的硬皮,然後卡在山壁當中。

  「真是笨啊騎士,扔了自己的武器,還能與本大爺對抗嗎?」

  「那可不一定。」亞圖姆笑了,抽起了遊戲身側的配劍。

  「王子,這件事要請你幫忙。」

  遊戲對著亞圖姆點頭,雙手一起握上自己的劍,然後跟著亞圖姆的攻擊動作一起衝了出去,那劍割向巨龍的尾巴,巨龍哀號一聲,用力拍著地面,亞圖姆讓遊戲繼續用劍攻擊巨龍的其他部位,這徹底惹火了巨龍。

  「耍本大爺嗎!」巨龍氣沖沖地吼叫著,受傷的尾又甩向地面,地板劇烈震動,巨龍一爪揮向了亞圖姆,亞圖姆順著牠的攻擊被拋向空中,遊戲看見亞圖姆俐落地彈向山壁,從石縫中取下了自己的寶劍,然後直直衝向巨龍,將劍深深砍入牠的心口。


  「怎麼可能!」巨龍痛苦的嚎叫,亞圖姆落到地面的時候,巨龍的身體越來越小,直到縮成像小兔子一樣的大小,這時候吼叫跟噴火都沒有什麼威嚇效果。

  遊戲看著那隻小小的龍,忍不住失笑,換來巨龍的狠瞪,再看向亞圖姆的時候發現他有些痛苦地倚向壁面,手部用力按住自己的腹部,但那裡早就被血染成了一片紅。

  「你受傷了!」遊戲驚呼出聲,趕緊讓亞圖姆坐下來,遊戲扯下自己身上的布料,讓亞圖姆沾了血的手掌移開,開始處理起亞圖姆的傷口。

  「沒事,我們回王國的時候再處理就好。」

  「不可以!」遊戲瞪了亞圖姆一眼,亞圖姆忍不住想,可真是溫柔但堅強的王子,等傷口處理完之後就帶著他找回他的朋友,之後就趕緊回到王國去,好讓國王能夠安心。



  小小的龍趁這個時候躡手躡腳地想鑽回他的巢穴裡。

  「嗯?這是什麼?」一個人擋在山洞口,抓起了龍的小尾巴。

  「別碰本大爺!」

  「啊,你受傷了!」他驚呼一聲,然後把龍小心地放在自己的手掌上。


  「貘良君!」

  「遊戲,抱歉跟你走丟了,我去找了食物吃!」貘良笑著提起手邊的袋子,遊戲看著他手上那隻小龍,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那隻龍,別碰!」

  「不要緊,牠現在受傷了,我帶牠回去治療就會好起來的。」白髮少年的溫柔堵得遊戲一時說不上話,看著貘良將龍放進了小鐵籠裡後,他又滿溢著笑容說那我們走吧,忽然覺得這一切有點像夢境。



  亞圖姆細聲對遊戲說謝謝,遊戲想起亞圖姆擋在自己面前的模樣,竟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髮,支支吾吾沒說什麼,勉強才說完了謝謝兩字。

  三個人離開了森林,龍已經沒有什麼攻擊性,貘良一路上跟小龍玩得挺開心,亞圖姆跟遊戲也就沒阻止他,倒是龍在籠子裡不斷大吼大叫是有點吵。

  雙六看見遊戲平安回到王宮相當欣慰,表示要給亞圖姆一筆賞賜,亞圖姆拒絕了,只希望雙六給他足夠的糧食,他要繼續旅行下去。


  雙六覺得有些可惜,但那畢竟是亞圖姆的規劃,也沒說什麼就答應了。

  遊戲想了很久,在亞圖姆離開的那天,抓住了亞圖姆的手,也一樣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才鼓起勇氣說:「……請讓我跟你一起去旅行!」


  亞圖姆笑了起來,握上了遊戲的手,看著他因緊張而泛紅的耳根。

  「沒問題,一起走吧。」


  在光裡的故事,將是多麼美好,他們如此想,並且用自己的雙腳開始實踐未完的旅程。



結果沒搞笑我還挺正經的(

(是嗎)


希望你喜歡XDDDDDDDDDDDD(揮手)

评论(8)
热度(36)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