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於是長大以後

*emmmmmmmm跟R-chord無關

*來耍的點文兒

@草猫     。 (親生)兄弟



  亞圖姆跟遊戲家裡養了隻小貓,亞圖姆大學剛畢業,找了份工作,遊戲偶爾會在課餘時間跟亞圖姆一起吃午餐,晚上沒課沒行程的時候甚至會在家裡弄好晚餐等著亞圖姆下班回家。

  遊戲下課的時候在超市裡遇見同學,同學看遊戲手推車籃裡放滿了晚餐食材跟日用品,忍不住開他玩笑說,是不是跟女朋友同居在一起啊,這麼賢慧要回家做晚餐啊?

  遊戲紅了臉但是沒有反駁,讓他們掛著曖昧不明的笑容,閒聊了幾句話之後就離開了。


  沒反駁的原因有很多,遊戲在把籃裡的東西都結帳之後,提著那些食材邊走邊想著。

  和亞圖姆從小就很黏,雖然跟亞圖姆差得歲數不多,但亞圖姆相當寵遊戲,自遊戲有記憶以來,亞圖姆事事都順著自己,兩人也鮮少吵架,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遊戲才發現自已過分依賴亞圖姆,正想自己應該要學著獨立的時候,亞圖姆卻對自己說出了令自己有點難堪的告白甚至是告解。


  喜歡你。

  從亞圖姆嘴裡說出來的時候,遊戲傻愣愣地看著亞圖姆的嘴型,他那雙對凡事都很銳利的雙眸此刻柔軟甚至有點央求的情緒,遊戲不知道怎麼搞的,心臟竟然因此鼓動且亂了套。

  他們的生命走向了歧途。


  遊戲知道那是不對的,但當亞圖姆抱著自己細語呢喃的時候,遊戲還是閉上了眼睛,接受亞圖姆湊過來的炙熱親吻。

  就這樣繼續下去吧,遊戲在吻間如此想著,亞圖姆噴灑在自己臉頰上的鼻息多麼溫暖,而且是那麼讓自己深陷在其中,無法自拔,沒辦法從這個流沙裡面脫身。

  於是那是他們的秘密,誰都不知道的祕密。


  爸媽對兄弟倆都很放心,看這兩個孩子都那麼優秀,所以也就讓兄弟倆租屋生活,家裡新來的那隻小貓很活潑,有一天遊戲發現牠懶洋洋的,連用最喜歡的點心誘惑牠都不為所動,這下遊戲擔心了起來,趕緊撥了電話給亞圖姆。

  「哥,我覺得喵有點奇怪。」

  「奇怪?」亞圖姆放下了手邊的工作,皺緊了眉頭。

  遊戲向亞圖姆說明了小貓的情況,亞圖姆想了想,離下班時間也不遠了,於是答應遊戲下班之後回家看看小貓的狀況。


  寵物的情況總是難以掌握,在遊戲掛上電話沒多久,小貓明顯開始呈現了身體不舒服的狀態,亞圖姆下班趕回家一看,兩個人馬上就決定把貓帶去寵物醫院掛急診。

  候診的時間總感覺很漫長,遊戲不安地一直看著小貓,打開貓籠不斷摸著小貓開始有點低溫的身體。

  「沒事,不要怕,我們都在這裡。」遊戲輕輕摸著小貓的毛,小貓看上去也沒什麼力氣了,整個身體軟趴趴的,遊戲扁扁嘴,亞圖姆走了過來,拍拍遊戲的肩膀,然後伸長了手,攬著遊戲的肩膀,安撫著遊戲的情緒。

  「不用擔心,等一下就交給醫生看。」

  遊戲下意識窩進了亞圖姆的懷抱裡,一切都再自然不過,遊戲光是擔心小貓也就沒太多注意,等到醫生叫號,亞圖姆提起了貓籠,小心翼翼地帶著小貓進入候診室。


  經醫生的判斷是腸胃問題,照過X光之後的狀況不太佳,醫生建議要開刀處理。

  遊戲怔了下,摸了摸小貓的身體,現在的牠已經站不穩了,小小的身體看起來更加瘦弱,遊戲不安的眼神飄向了亞圖姆,亞圖姆握住遊戲的手。

  「就開吧。」

  亞圖姆很冷靜,聽完醫生說的所有狀況,遊戲對於醫生說明的「手術途中都有風險」這句話感到擔心,亞圖姆鎮靜地簽下了手術同意書,和遊戲看著小貓被上了點滴,躺進保溫箱裡的樣子。

  在醫療人員問說:「安排手術前要不要摸摸牠?」,遊戲這才看見了亞圖姆眼裡有一絲悲傷與動搖。

  「你要摸摸牠嗎?」亞圖姆低下頭去問遊戲,遊戲嗚咽一聲,走過去摸摸小貓的耳朵,然後終於忍不住自己的眼淚偷偷落下了幾滴。

  「你要加油喔,我們都等你回家。」


  亞圖姆和遊戲在離開診間的時候,亞圖姆牽著遊戲的手很緊,想讓那懸在空氣當中擔心的心情慢慢紓解下來,但遊戲也明白,其實亞圖姆心裡也很難受,一定也很擔心小貓的狀況吧。

  出了診間之後,櫃台要他們留下聯絡方式,在手術過後會打電話給主人告知狀況。

  在亞圖姆的安撫之下,遊戲的心情稍微紓解了一些,這時候聽見護理人員告訴他們:「請兩位主人留下資料,如果這支電話沒人接,我們會撥給另一位主人。」


  遊戲一直覺得這句話有哪邊奇怪,但一時說不上來,亞圖姆倒是笑了。

  亞圖姆填資料的時候沒寫上姓氏,遊戲更困惑了。


  這個問題的解答在兩個人離開動物醫院的時候,亞圖姆給了遊戲解答。

  「他大概看出來我們是情侶了吧。」

  「咦!」

  遊戲驚訝地看著亞圖姆,這才想起了自己在候診的時候亞圖姆對自己做的種種舉動──的確是,是有那麼一點……

  遊戲紅了臉,咕噥一聲,有些不自然地抓著自己的衣角,亞圖姆觸上遊戲的手背,順著遊戲的肌膚輕輕撫弄。

  「沒關係,他也沒弄錯,所以我只寫下名字。」亞圖姆將遊戲抱住,輕輕摸著他的頭髮。

  「哥……」

  「牠不會有事的,我們回家等電話。」亞圖姆的聲音讓遊戲慢慢平復下來,遊戲讓亞圖姆扣住了自己的手,迎著涼爽的夜風慢慢走回家,那一夜他們沒有多說什麼話,讓夜風帶走他們的不安與焦躁,讓溫暖的血液暖和自己因緊張而發冷的四肢。


  小貓的手術順利,亞圖姆接到電話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接下來會進入住院觀察期,遊戲會等亞圖姆下班之後兩個人憶起過去探望貓咪,小貓在恢復過後終於吃了點東西,還會露出爪子想要跟遊戲玩。

  護理人員這時候才笑著問遊戲「你們感情真好啊」,遊戲想了想,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害羞地點頭說,是啊。



  亞圖姆瞇起他漂亮的紅眸。

  既滿意而充滿驕傲,甚至還有一些炫耀性。

  朝向禁忌的界線,我們無所顧忌。



我跟妹長不像,前陣子帶家兔去掛急診的時候被說「兩位主人都要留資料喔」的瞬間,忽然意識到護理人員可能誤會了什麼(


回到正題,一種混沌不明的,保留空間可以不好好說清楚但是應允了又充滿驕傲的瞬間,真的很爽哥(

就說我很喜歡悖德題材(你


老樣子很我流了((((

希望你會喜歡(艸


评论(2)
热度(63)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