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是我們明知故犯的罪-4

*古代組

*盜賊×異國貴族小王子

*一恍眼是6月底的事情……我懺悔,而且明明就要完結了啊我還可以拖這麼久……


  巴庫拉那襲紅色長大衣包覆在貘良的身體上,貘良感到溫暖,下意識就往舒服的懷抱裡蹭,腦子渾沌,蹭了好下子才想起來陰暗的地牢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他驚醒,張開眼睛的當下太陽太刺眼了,以至於他看不清楚眼前人的模樣。

  當他說話,貘良意外心安。

  「巴庫拉。」

  於是他喊了他的名字。


  巴庫拉讓馬騎得慢些,踩在黃沙上沒發出什麼聲響,急難的時候已經逃得很遠,如果後有追兵就在跟他幹架,巴庫拉可有十足十的把握會贏。

  穿越偌大的沙漠,巴庫拉覺得那是最寧靜的時刻,貘良安睡在自己的胸懷裡,像是怕被留下一樣地依偎著,巴庫拉想,從什麼時候開始會想保護他?那是不解之謎,巴庫拉憑直覺將他帶了出來,然後呢?接下來去哪?

  他的父王肯定接下來被處刑,法老再怎麼手下留情他還是個死字,這下可好,這傢伙永遠回不了家,除非有足夠的錢讓他出海──

  哪來生錢?巴庫拉再怎麼會打劫他也沒把握這傢伙能夠好好回到自己的國家。


  巴庫拉這麼想,想到貘良醒來了他也渾然不知,於是貘良輕輕地喊了一聲。

  「可以……帶我到海邊嗎?」


  真是不出人意料的問題。

  巴庫拉翻翻白眼,一把扯住貘良的頭髮。

  「你當本大爺是車伕是吧?」

  「不…」貘良因為巴庫拉的粗魯舉動而害怕地縮起肩膀,瞳孔放大,巴庫拉鬆開了揪著他頭髮的手,拉起了貘良的身體讓他好好坐在馬上。

  「送你到海邊,你就給本大爺滾蛋,老是製造本大爺麻煩。」

  貘良笑得有些靦腆,彷彿是感謝巴庫拉最後還肯幫他這麼一個忙。


  到了海邊,好像就可以有辦法回家了。貘良只是想看看海洋。

  那路途很遠,貘良是記得的,從上岸之後到王宮有好長一段距離,遠到他無法計算,連巴庫拉這樣放蕩不羈的盜賊也未曾見過海洋,貘良縮了縮身體,滿臉愁容。

  「巴庫拉,我回不去了,對吧。」

  在貘良囁嚅著這句話的時候,巴庫拉簡直想把他丟下馬匹。

  他痛恨別人說喪氣話,像他這種貴族,擁有的東西比自己多上很多,擁有過的失去,才有本錢說「回不去」這種話,低下的盜賊沒什麼可以回頭的。

  但巴庫拉就是沒辦法對貘良發火。

  他拉緊馬繩,把內心的不滿發洩的韁繩上,馬又跑得更快了些。

  「那是你的事。」巴庫拉說得淡漠,貘良垂下眼睛,靜靜看著身邊逝去的景色。


  黃沙漫飛,巴庫拉將紅色長大衣罩在貘良身上,赤裸的上身、曬得黝黑的身體,貘良能夠感覺他身上的熱氣,像把自己喚醒的那道陽光一樣,如此溫暖。

  他忽然什麼也不想思考了,巴庫拉帶著他到海洋去,見到海他就能做決定了。


  此刻他只想跟巴庫拉在一起。

  「少做那張苦瓜臉,本大爺再抓一隻兔子給你。」

  巴庫拉在停下馬,準備找地方度過長夜的時候對貘良這麼說著,貘良在馬上看著巴庫拉不屑的表情,手伸得老長要拉自己下馬的樣子,他忍不住笑了。

  「不要再吃兔子了。」貘良細聲說著,巴庫拉搖搖頭。

  「如果今天只抓得到兔子,看你還吃不吃。」


  好像是前陣子才出現過的對話,貘良這下笑得舒坦,巴庫拉撓撓頭髮,眼際閃過動物的蹤跡,他拔腿就追了上去。

  貘良守在巴庫拉燃起的營火堆旁邊取暖,巴庫拉抓到了一些動物,貘良選擇不去看,反正不知道是什麼動物吃下去才會沒感覺──雖然飢腸轆轆,但貘良還是吃得很少,逼得巴庫拉又臭著臉去找樹上的果子。

  「果子你總吃了吧?囉嗦!」

  貘良咬下果子,酸澀的氣味撲上舌尖,他皺皺眉頭,還沒熟的果子都是這味?貘良可第一次吃到。看著巴庫拉的表情,貘良還是乖巧地都吃光了,也為了自己的肚子。

  「謝謝……」

  貘良向巴庫拉致謝,這又讓巴庫拉渾身感到不對勁,擺擺手然後將頭偏到一旁去。



  貘良之於他是什麼?

  巴庫拉從救出這傢伙之後不斷思考這個問題,如果只是籌碼,他的父王已經走上晉見歐西里斯的路途,那麼留著他有何用?他出生異地,異族在這裡可難存活,異族在皇宮裡會被當作禮賓接待,可落在人民的土地上就是與他人格格不入、該驅趕的族群。

  巴庫拉帶著貘良,騎了好久的馬,花上了幾天的時間,終於靠近了有海洋的城市,巴庫拉在靠海的市集打劫了魚,然後第一次品嘗到海水魚與淡水魚的不同肉質。

  貘良嗅聞著海港的氣息,這才覺得好像有點回到家的感覺。


  市集的攤販看見了巴庫拉,對他斥喝,巴庫拉咧起嘴笑,抓著貘良拔腿就跑,將貘良撈上了馬之後馬上就逃跑,一路就這樣駕著馬到海邊去。


  頭一次見海的巴庫拉顯得有些興奮,這才表現得像這年紀的孩子,他駕著馬去踩踏海水,馬兒發出嘶聲,巴庫拉大笑幾聲,鼻腔裡竄入鹹鹹海水的氣味。

  「巴庫拉──」

  貘良下了馬,脫去自己磨得破了角的鞋,雙腳浸到海水裡,靜靜看著遠方。


  那裡看不到家鄉,看不到他的王國,海平面好遠好長。

  巴庫拉帶著馬繞了一圈,看著貘良站在那裡沉思的模樣,這下也停住了馬,咬著牙走了過去。


  「送你到海邊,本大爺的工作完成了。本大爺要走了。」

  貘良回頭看他,眼神有點悲傷,然後給了他一個勉強的笑。


  「……」貘良想了很久,巴庫拉沒有馬上就走,他跟貘良對望很久,只剩下海浪的聲音,還有風聲。

  「巴庫拉,」貘良悲傷地看著海洋,然後朝著巴庫拉慢慢走近。

  「我很想家──但是沒辦法再回去了。」

  巴庫拉覺得喉嚨乾澀,然後貘良伸出了手,雙眼看著巴庫拉。

  「可以,跟你一起走嗎?」


  巴庫拉覺得自己的心臟被眼前的人緊緊攫住。

  然後貘良對著他笑了,像是請求,然後巴庫拉張手將這個人擁進懷裡。


  「跟本大爺在一起得吃苦,受得了嗎?小王子。」

  「……嗯。」

  「要吃兔子喔。」巴庫拉低低笑了一聲,貘良紅了臉,推了巴庫拉一下。

  「我不要吃。」


  巴庫拉揉了揉貘良的頭髮,拉住貘良的手,帶著他上馬。


  走吧。

  馬沿著海岸線慢慢地走著,腳印留在沙上,海浪來之後帶走了。

  馬上的兩個人影子拖得很長,是我們明知故犯的罪。



貴族跟盜賊廝混在一起,理當是罪,可我們明知故犯。

謝謝大家喜歡古代組,我當初寫古代組的時候是想,如果盜賊有過想要守護的人,那麼會不會就不會與法老王以死相逼?他會為了要守護的人而留點分寸,至少要活著,這樣才能好好守護他。


所以我寫了古代組,我想讓巴庫拉好好愛一個人,然後未來的結局會不會就有所改變?

會的。

我要如此相信,他們怎麼樣都會幸福。



點播徐佳瑩,明知故犯,這首歌陪著我度過很多時候。

评论(7)
热度(24)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