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安雷] 最好的时光-蜉蝣梦

這一篇真的是我近期CP向裡面最喜歡的一篇。喜歡到羞恥地轉來主博也要吹一下蹭熱度(哈)

《最好的時光》想了很久,每個CP都試著套用過,最後停在安雷上我也蠻驚訝的,但最後寫出來的樣子真的很滿意。

有些句子是之前memo的時候就寫上去的,現在回去看也會驚訝自己怎麼能寫出這樣的句子,至少得承認現在的我寫不出來,我自己覺得真的很棒的句子。

  王的紅披風是敵人的血,皇族高貴的帽子是敵人躺臥在沙場上的毛髮編織而成。
  大火延燒讓草地成了沙漠,胸腔裡面滿溢的一切都化成光明的真理。


當時的我真是,記得是宿主生日的時候寫的,那時候的我真好啊。有點想念你。


末路狂花:

*侯孝贤《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时光,总是蹉跎。

*人物属于官方爸爸,OOC属于我

*古代组-蜉蝣梦


  那一日风光明媚,天气温度正好,皇宫里举办了盛大的典礼,老国王以及四位皇子都在场,还有年轻的骑士们,正在对他们的领主宣誓。

  「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勇敢对抗强暴,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我发誓真诚对待我的朋友──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作为骑士,他们内心都有这个准则,精神属于上帝,把身体献给所臣属的领主,为他卖命、替他攻城略地,替领主争取所有荣耀──最后,把爱情献给心上的美人。


  安迷修按着心口,看着皇宫台阶上的皇子们,在那一刻他早已明白自己的生命与身体都将奉献给这片土地,跟誓言要效忠的皇子。

  雷狮与兄弟们站在王位两侧,锐利的眼神扫过台阶那一端,看见了安迷修如翡翠般的清澈双眼,这时候安迷修怔了怔,将手压在胸前,恭敬地朝着雷狮又再行了一个礼。

  老国王从王位站了起来,所有人──包括王子──都单膝跪了下来,老国王开口说话,安迷修静静听着,但老国王历经沧桑的嗓音已经没能传进他的耳里,他脑海里全是雷狮那双紫罗兰色的眸色。

  安迷修相信命定,他相信那一眼即是永恒。


  大皇子体弱多病,二皇子个性多疑,三皇子雷狮狂妄暴戾,小皇子卡米尔是最安顺的孩子,老国王宠卡米尔,但再怎么宠明眼人都知道老国王要把王位传给大皇子。那一天站在王位两侧的四位皇子,看似平和,但其实每个人之间都针锋相对,各自有拥护者。

  底下的暗涌在老国王因病倒下的时候,汹涌地拍打上岸。

  欢乐的典礼过后没多久,老国王生病之际,王位的争夺之战等于无声地拉开序幕。雷狮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安迷修,拦下了他的马,在安迷修急急忙忙下马要对雷狮行礼的时候慵懒地摆摆手。

  「殿下、」

  「形式上的我不需要。」

  雷狮的眼神钉在安迷修身上,看着安迷修持着双剑,应该是刚练完剑回来的,皮肤上覆着薄薄的汗水与热气。安迷修闭上眼,单膝跪在雷狮面前。


  「我愿意将身体献给我的领主。」

  「骑士,只有我。」雷狮纠正着他,安迷修听懂了他的意思。



  争夺王位自古皆有,安迷修此刻将身体献给了他的三皇子,就再也不会后悔。


  事实上,雷狮的眼光从没走偏,在那群宣誓的年轻骑士当中,安迷修的实力数一数二,安迷修的双剑更是无人能出其右,极为优秀的骑士,跃然于马上就像在沙场上驰骋的战神一般。

  而雷狮是战神的神。


  腥风血雨。

  大皇子在用膳的时候被毒杀,杯中的葡萄酒撒在红毯上,圣杯里面舀装的液体早已预言了王族相互残杀的惨案,死后僵硬的尸体摊在台阶上,无不怵目惊心,老国王悲泣在大皇子的身体上,然而再多热烫的眼泪也不能让冰冷的心脏再次跳动。

  皇室将所有人召集,二皇子把嫌疑都推给了雷狮,雷狮不正面否认,只是语气酸溜溜地说着:「最希望他死的人不就是你吗?」

  一句话堵得二皇子哑口无言,那双眼睛瞪着雷狮,双眼活像刻着对雷狮的恨,瞪着雷狮渴望把他的身体钉出血来。

  服侍大皇子的仕女直接被处刑,仕女呈上了毒药给大皇子但不肯说出幕后主使人是谁,粗绳缠上她雪白的颈子,逼问不成,三两个壮汉就将粗绳高高拉起,仕女双脚悬空,在空气当中极力挣扎,双颊胀红声音呜咽,直到气力耗尽,被活生生吊死在皇宫地下刑场。


  老国王悲伤,病得更重了,二皇子正式向雷狮宣战,王宫大抵上分为保守派跟激进派,保守派守着继承顺位的二皇子跟卡米尔,激进派护拥雷狮,雷狮的骑士团由安迷修为首,暗夜里在王宫外与保守派的士兵打斗,安迷修骑在马上,双剑从敌人的喉头穿过去,锐利的剑头染红了领土,就像铺在皇宫台阶上的红地毯。

  像大皇子死去时嘴里吐得那一口血。



  安迷修将出外狩猎的二皇子逼到野外的狩猎场,他这次单枪匹马遇上了二皇子,二皇子握着自己的剑,站在那里,多疑到甚至没了理智──他质问安迷修,你付出心力去奉献的人值得吗?三皇子可是想尽办法要杀掉我的人,安迷修,你的剑上沾满了无辜的人的生命,只为了让三皇子雷狮登基吗?

  安迷修抬起他翡翠般清澈的双眼,灵魂与精神都光耀上帝。


  他说,

  「我奉献我的精神、身体以及灵魂给三皇子,不会有任何动摇。我的剑指向正义,至于你,殿下,暗夜手下毒杀了大皇子这件事,该让老国王知道吗?」

  安迷修瞇细了眼,他看见二皇子双眼瞪大,眼里彷佛闪过了那仕女小心翼翼将毒药放进大皇子汤品里面的模样,女人被残忍吊死的时候,二皇子站在一旁,双眼漠然,彷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殿下,手上握有无辜生命的人,似乎不是只有在下。」

  二皇子镶满宝石的剑朝向了安迷修,毫无剑法,发了狂地猛刺,安迷修还在闪,雷狮曾嘱咐二皇子得由他亲自收拾,安迷修的剑只拿来防御。

  可发狂的人没法预测,何况二皇子也受过专业的剑法训练,安迷修几乎都要挡不住了,在一阵混乱当中安迷修向后退了一步,双剑挡在自己面前,在二皇子迈开步伐伴随大吼冲向自己的时候,刀光闪过了安迷修的眼底。

  雷狮用老国王披在肩膀上的红色披风压制二皇子,他的剑穿透了国王的披风,二皇子怔了怔,彷佛就像自己的剑贯穿了父亲的身体。

  他开始无止境地颤抖。


  「我亲爱的王兄,」雷狮扯动披风,二皇子手上握着的剑松脱,顺着雷狮的动作而掉落地面。「仕女的亲信指认了你。」雷狮将老国王的红色披风扔上了二皇子的脸,咧起嘴猖狂大笑。

  「在父皇面前,可别再装得正义。」

  「雷狮──!」二皇子大吼出声,抽出怀中备用的小刀,冲向了雷狮,在那只锐利的刀刃距离雷狮不到30公分的地方,安迷修第一剑挡下了二皇子的刀,往侧面一拨打掉了刀刃,第二剑搭上第一剑的剑身,些微施力就让二皇子跌坐在地面上。

  安迷修将剑交给了雷狮。

  「亲爱的王兄,帮我跟大哥问好。」

  雷狮毫不手软的将剑刺向二皇子的心口。



  当安迷修拎着二皇子的头颅回到皇宫的时候,大臣与皇族都为之震惊,雷狮走上前去,将仕女的亲信带了上来,他哭得全身发抖,指控二皇子私下要仕女参毒,在仕女被抓到的时候却冷眼看待,一点出手相救的意愿都没有。

  「杀害大皇子的罪人,我替父皇处决。」

  保守派的大臣们噤声,惧怕雷狮的残忍──私底下,包括居民们都对雷狮议论纷纷,连兄弟都毫不留情地杀害,那么狂妄暴戾,要如何称王?

  雷狮对这些传言不以为然,无论是居民对他的看法也好,皇族臣子放出去的造谣风声也好,雷狮认为没能力拥有王权的人就退位,那么简单的事情何必用长序来分。

  安迷修的剑上沾满敌人的血,安迷修相信这些血会带领他的三皇子走向光荣灿烂并且终将荣耀的未来,而迎来光明的那一天来临之前,必先历经苦痛的生命历程。

  安迷修追随雷狮,雷狮是他的真理与信仰。



  保守派极力想维护卡米尔,但卡米尔年纪还小,在老国王身边话不多,总是静静地陪伴在国王身边。

  可夜里卡米尔独自找上了雷狮。

  「大哥。」卡米尔说得坚定「我不会和大哥争夺皇位。」

  雷狮知道卡米尔的每一句都真切,卡米尔虽然是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但他比其他兄弟们都还要信任自己,卡米尔冷静睿智,当自己独自一人前来雷狮的房间时,雷狮已经明白卡米尔的决心。

  卡米尔不是畏惧自己被雷狮盯上,而是忠心认为雷狮才是最适合继承皇位的人选。


  雷狮难得勾起了笑容,从这场皇位争夺战开始之后,雷狮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感到这种无须担忧的情绪是什么时候。

  保守派想尽办法要让卡米尔处理掉雷狮,激进派不断张扬雷狮的势力,但他俩早就达成了协议,只需等老国王宣布雷狮接下皇位──



  可雷狮错了。


  敌国越过国界入侵,老国王拖着衰弱的身体,在王位上,雷狮跟卡米尔单膝跪着接受着老国王的谕令。

  老国王苍老、因为重病而布满斑的手指向雷狮。

  「雷狮,到国界阻挡外敌入侵吧。」


  雷狮在那一秒张大双眼,然后明白了老国王的话中有话,雷狮咬牙低下头去,仍然恭敬地说了声「是。」

  皇位的顺位继承人被派上战场、去远征,雷狮明白王的意思──国王不愿意把皇权交接给他。在卡米尔忧心忡忡来找雷狮的时候,雷狮拍了拍卡米尔的头。

  「如果我没有回来了,你得好好当上国王。」

  「大哥……」卡米尔垂下头去,他不晓得此刻该说些什么,他信任雷狮,这下雷狮就像把这些信任全数返回了自己的身上,他甚至不知道雷狮这趟远征出去,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雷狮笑了一声。

  「我相信你。」

  卡米尔在雷狮的眼里看见了坚定,在雷狮身后的安迷修眼神从未离开过他。

  「知道了,大哥。」卡米尔低声应和,雷狮依旧笑得猖狂。


  「安迷修,我们去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是,殿下。」



  踏上战场的那一刻,雷狮也不将自己当作皇子了。

  跃上马背、持着力剑的时候,雷狮只想着要将敌人攻退,和他最忠心的骑士一起。

  安迷修总是在雷狮前头,所有的攻击都是安迷修的骑士团首先受到伤害,沙场血戮,安迷修依然尽力守护着他的三皇子,不愿意让这些血玷污他的真理。



  「安迷修,我已经不是皇子了。」雷狮一剑挥下,敌人的血喷溅到他的身上,安迷修看着雷狮有别于王宫内高贵的模样,安迷修伸出手,抹去雷狮脸上的血痕。

  「在下仍然忠于您。」

  安迷修按着心口,单膝在雷狮面前跪下,雷狮轻笑了一声,把手搭在安迷修的肩膀上。

  「行了,我们先找地方扎营,让大伙休息。」


  战争是耐力的拉锯赛,骑士团阵亡了不少人,雷狮跟安迷修都受过伤,但战场上的斗士谁不是如此?

  雷狮甚至也排着轮夜班,安迷修将营火升了起来,雷狮将骑士捡回来的木柴扔进熊熊燃烧的火堆当中。

  「这里让在下来就可以了,您先去休息吧。」安迷修说得很轻,但雷狮对此相当不满。

  「安迷修,我已经不是皇子了。」

  安迷修当然明白,哪一个皇族愿意全身沾着血,几乎就是被老国王放逐边疆一样,雷狮接受了这一切,说得咬牙切齿。

  他没有接话,只是抬头看着头顶那颗又圆又大的月亮。


  从主从关系成为战友,安迷修知道雷狮的心情,谁愿意让自己的手沾上血渍,灵魂充满冤魂,然而雷狮却被王给逐出,安迷修的真理成为了悖德的污点,可他还是无条件信仰雷狮。在宣誓的时候安迷修就如此承诺过上帝。

  「安迷修,我们活着回去──让那个老家伙看看。」雷狮笑了起来,月光或是燃烧的营火堆,都没有雷狮此刻的表情来得明亮,安迷修闭上眼睛,感受着心脏的跳动。

  血不会玷污他内心的真理。

  安迷修如此信任着。

  雷狮也从未辜负他的信仰。


  敌人派来的外援快速地补充上来,安迷修的骑士团相对来说越来越单薄。死在战场上的骑士兄弟们不在少数,但王国一声也不吭,连派人送粮食补给都蛮不在乎。

  染成血红的大地,在橘红色诡谲的夕阳底下,战争还在持续,雷狮发狠地命马匹奔驰,杀出了一条血路之后安迷修与骑士们负责收拾掉一拥而上的敌人。

  「安迷修───」雷狮的声音划破了空气,敌人的剑砍断了安迷修马匹的腿,马痛苦地发出嘶声,应声倒下,安迷修机警地从马上跳开,接着便是被敌人一举包围,失去马匹的安迷修逃不了,安迷修手持双剑,只能见招拆招地抵挡敌军的攻击,身体多处中剑,血液从伤口涌出,甚至模糊了安迷修的视线。

  安迷修听见另一匹马朝着自己奔驰而来的声音,安迷修笑了,双剑豪不畏惧地挥动,利落地将敌军扫下马,远处飞来的弓箭穿破自己的肩膀,安迷修吃痛地嘁了一声,然后雷狮驾着他的马来到安迷修身旁,粗鲁地拉住了安迷修的手,将他拖上马。

  「我们要大开杀戒了,安迷修──」雷狮咧起嘴,安迷修深呼吸一口气,折断了那根穿透自己肩膀的弓箭,确定自己的手还能够动作,安迷修的手穿过雷狮的身侧,拉住了马绳。

  「遵命。」

  雷狮低低地笑了起来,骑士团随后赶到,以寡敌众,在最前面开先锋的雷狮跟安迷修扫下一颗又一颗的头颅,在入夜的时候沙场终于安静下来,只剩下战士们的喘息声。



  骑着的马换过好几匹,伤口从没好过,鼻腔里全是铁锈味,彷佛战争永远不会停止。

  天使往后可能会歌颂,三皇子为了国家在战场上驰骋,但只有战场上的雷狮心里明白,那里是战场,是人间炼狱。

  他和安迷修一起在地狱里面,安迷修从没抱怨一声。

  每个夜晚他们看着彼此身体上越来越多的伤口,新生的皮肤又被划破,手臂上青青紫紫的,咬牙还是得撑下去,雷狮总睡得不安稳,安迷修在雷狮旁边,揉了揉他蹙紧的眉头,温暖的触感才让雷狮舒缓下来,发出睡眠当中的规律吐息,虽然他总睡得浅。


  王的红披风是敌人的血,皇族高贵的帽子是敌人躺卧在沙场上的毛发编织而成。

  大火延烧让草地成了沙漠,胸腔里面满溢的一切都化成光明的真理。


  骑士团一一倒下,可敌人也被他们逼退到国界之外,安迷修唯一的坚持是不让雷狮的手碰到尸体。

  最后的战役他们战得很苦,安迷修的双剑磨损,雷狮的手跟身体多处被砍伤,几近无法施力,可能伤到了动脉,在失血过多的危机里,安迷修将雷狮打横抱起,扯下自己的衣料,胡乱替雷狮将伤口紧紧扎住,搂着他上马,一路狂奔。

  「不准逃、」雷狮勉强睁着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安迷修,安迷修收紧了怀抱。

  「我不会逃。」安迷修看着远方「在下要将光荣带回王国──为了你。」


  雷狮感觉自己的呼吸不再急促,安迷修将他安置到安全的地方,看着安迷修又骑上马准备背水一战,雷狮嗫嚅了一声,安迷修怔了下,然后对着雷狮给了一个灿烂而纯净的微笑。

  「别死。」

  「知道。」


  断裂的双剑刺穿了最后敌军的咽喉,安迷修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马匹也苟延残喘,安迷修拍了拍他的头,细声安抚。

  「撑着点,我们还得带雷狮回到王国。」

  马匹的双眼纯净,牠嘶了一声之后站了起来,安迷修满意地拍拍他的马背。


  安迷修回到了雷狮身边,雷狮瞇着眼,感受阳光照在自己身上,冲着安迷修给了他一个比太阳还要炙热的笑容。

  「可回来了。」

  安迷修知道,雷狮的脉搏早就已经弱了,失血过多的那口子不是衣服随便扎一扎就能止血的,那衣物已经被染透鲜红,安迷修小心翼翼地将雷狮抱起,雷狮小幅度挣扎了一下,最后向安迷修妥协。

  太累了,此刻的宁静彷佛是在为最后那一口气做准备,安迷修也感觉自己的视线逐渐模糊,但他眼里只有雷狮,光这点他就感到值得。


  「我将精神献给上帝,将身体献给领主。」安迷修低喃起他的骑士宣言,雷狮脸上的表情彷佛早就猜透了安迷修想讲什么,不过他也就让安迷修说了。

  「我对所爱,至死不渝。」

  雷狮听完那句话,安详地闭上眼睛,彷佛是真切地感受到了安迷修的至死不渝。

  安迷修低下头去,最后的吐息落在雷狮的唇边。


  死神降临在残缺而疲累的两个人面前,他仍相信自己的真理是光荣灿烂且终将荣耀王国的灵魂。战争终于结束了,安迷修再也不用握上沾满血的双剑,雷狮再也不用面对着危险与死亡。

  死亡已经在离他们最远的地方。


  安迷修相信命定,相信在与雷狮对上的第一眼,自己就将会把灵魂、身体跟爱情都奉献给那双漂亮的紫罗兰色双眼。



  卡米尔多次暗自派遣了输送粮食跟军队到战场,不过全都被保守派的大臣跟老国王拦了下来,卡米尔想尽办法,只求得到一点雷狮的消息──每当雷狮击退一次敌军的捷报传回来,老国王眉头深锁,卡米尔看似淡漠但心里总松了一口气。

  老国王在暗夜里病逝了,正当皇宫准备替国王举办丧礼的时候,敌国派人送来了投降协议书,卡米尔以为雷狮即将跟安迷修返国,可来自战场的回报是,安迷修歼灭了敌军,和雷狮最后都在战场上光荣牺牲。


  卡米尔压低了自己的帽沿,让悲伤停留在此刻,雷狮交代他的事情他会尽力做好──登基成为国王,将这座王国统治好,那么就不会辜负雷狮的期望。

  安顿好老国王之后,卡米尔将身边的大臣全部换新一批,都是当初支持以及辅佐雷狮的忠心臣子,卡米尔站在王座前,看着这座王国因为新国王即将登基而欢欣鼓舞,当国王的皇冠加冕给卡米尔的时候,全国人民使劲鼓掌欢呼,看上去像是最完满的结局。



  在长长象征荣耀的红毯另一端,卡米尔看见有个淡淡的影子,于是他瞇起眼去看,阳光的耀眼让他看不清楚实际的模样,可在那隐隐约约中,他彷佛看见自己骑在马上潇洒的大哥,和他以生命守护着三皇子的忠心骑士。

  卡米尔知道的,他就这样看着他俩骑在同一匹马上,骑士拉着马绳,而他的大哥给了他一个「干得好」的眼神,在一阵光芒闪动之后,卡米尔就看不见他们的模样了。


  他们最后一次骑在同一匹马上走了。



《最好的时光》总共有三段,是古代/近代/现代

近代跟现在的构想也差不多好了,行有余力会再写出来

古代悬在心上很久,憋着难受,刚好听见安哥的骑士宣言,把前段的简单宣词改成张老师的骑士宣言之后就写完了它。


希望你们会喜欢,欢迎评论聊聊:)



Chiling.

评论(4)
热度(19)
  1. 浪跡天涯末路狂花 转载了此文字
    這一篇真的是我近期CP向裡面最喜歡的一篇。喜歡到羞恥地轉來主博也要吹一下蹭熱度(哈) 《最好的時光》...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