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他在記憶那端等門

*Sense around

*阿茲海默ver2

*不給評論就發刀(滾去死)


  有人說,時間是賊。

  我覺得,他自己的記憶,也是賊。


  從單純的忘東忘西開始,他的記憶像年久失修的水龍頭,旋不緊,一直在流失既有的一切。慢慢的,他開始認不得我。



  醫生告訴我,這樣的狀況不會好轉,只能想辦法讓它變慢。他會開始忘記現在發生的事情、近期發生的事情,重複回憶過去的事情,並且不記得自己曾訴說過它,所以不斷、不斷重複,直到這件事情,他也忘了為止。

  現在的他,以為自己是高中生。



  真不公平啊。

  以為自己是高中生的你,眼中的我,是個年邁的大叔啊。


  遊戲的個性變得有點害羞,時常獨自一人坐在客廳裡挑選著從前玩過的卡牌,亞圖姆也就跟著翻出自己的舊牌組,雖然並不齊全,市面上也買不到了,不過亞圖姆還是試著邀約遊戲一起對戰,遊戲像是好不容易遇到了願意與自己對戰的朋友一樣,眼神閃爍著興奮。

  「我用陷阱卡破壞你檯面上的所有怪獸,接著直接攻擊!」

  「真是的,每次都贏不了遊戲呢。」

  「你的牌組很有攻擊性,不過好像不是很完整?嗯,那個……抱歉,我忘記你叫什麼名字了?」遊戲不好意思地搔搔頭,亞圖姆擺擺手示意沒有關係。


  亞圖姆依照醫生的指示,陪在遊戲身邊,主動和遊戲聊天,讓他多說說話,這樣也算是延遲病情惡化的方式之一。


  遊戲從起先有點防備心,到後來慢慢與亞圖姆熟稔,亞圖姆覺得自己彷彿又經歷了一次高中與遊戲相處的過程。


  「今天,不想玩牌。」

  「怎麼了嗎?」

  當亞圖姆提出決鬥的要求卻被遊戲拒絕的時候,亞圖姆困惑地看著遊戲,遊戲抿著嘴猶豫了一陣子,然後搖搖頭,露出勉強的笑容。

  「不,沒事的。」

  「遊戲有心事的話,可以說出來。」亞圖姆輕聲說著。

  戀人那個表情一直都沒變,心事都藏在最深處,要是不去觸碰,遊戲就不會主動說出來。


  遊戲想了想,終於鬆開了自己的嘴唇。

  「……我,很喜歡一個人。」

  「喔?真的?」亞圖姆有些訝異,和遊戲的確是高中的時候認識,但當朋友的時候遊戲並沒有對自己說過什麼關於感情的事情,在一起之後,亞圖姆也覺得那沒必要去追問。

  「該怎麼說呢……他是一個,很有魅力的人。」遊戲想了許久,彷彿在腦中描繪了對方的樣子,然後亞圖姆看見遊戲露出了帶著一點害羞的表情。

  「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全力以赴,而且對朋友都很好。」遊戲搔了搔頭「……但是他對每一個朋友都這麼好……」


  啊,是杏子嗎?的確一開始的時候好像隱約有感覺到遊戲對杏子有意思,不過遊戲總是把心情藏在內心最深處,藏得很好很好,讓人幾乎察覺不到。

  保持在朋友的位置上,保持在最好的平衡點,如此一來,天秤就不會向哪邊傾倒,也不會失去任何東西。


  亞圖姆不覺得吃味,靜靜地看著遊戲,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我想他也把我當作好朋友而已吧。」遊戲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有些無奈、有些遺憾,亞圖姆笑了笑,拍了拍遊戲的手背。

  「因為他是這麼好的人啊。」遊戲嘆了口氣,望向遠方「好不容易才跟他變成朋友,不想要因為這樣連朋友都當不成,所以,覺得在這裡就好了。」


  杏子不是遊戲的青梅竹馬嗎?

  亞圖姆在遊戲的言談間查覺到有些不對勁,在亞圖姆的思索間,遊戲紫眸閃動了一下。

  「這是我們幾個好朋友的合照,也是我唯一跟他在同一張照片裡……雖然有別人,不過,對我來說還是很珍貴。」遊戲翻出了張照片,遞給亞圖姆看,亞圖姆愣了一下。


  相片裡,是高中時幾個好朋友聚在一起玩耍的照片。

  而拍照的人,正是杏子。所以她並沒有在相片裡。


  「遊戲,你說你喜歡的人……」亞圖姆輕輕開口,遊戲低著頭笑了,帶著歲月痕跡的手指緩緩指向了相片裡的年輕小夥子。

  「是他,亞圖姆。」


  「遊戲,如果不對他說,他怎麼會知道你的心意呢?」亞圖姆將自己的掌心覆在遊戲的之上,溫暖的體溫讓遊戲抬起頭,對上亞圖姆的眼睛。

  「但我……我配不上他。」

  「不,遊戲。」亞圖姆握住遊戲的手,也發現遊戲因為這樣的舉動而感到有些訝異──因為現在的自己,對遊戲來說,是陌生的、是記不得名字跟長相的人。

  「相信我,你是一個很溫柔又堅強的人。他也很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你,或許比你想像中的,還要更喜歡你。」亞圖姆直直看進了遊戲眼底,遊戲感覺到那眼波傳遞著的感情濃烈,身體流竄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受。

  「……真的?」

  「嗯,真的,而且,你們會一直在一起。」亞圖姆將遊戲拉進懷裡,遊戲也沒掙扎,就這樣讓亞圖姆擁抱著。

  「You complete me.」亞圖姆喃喃自語。

  「You had me at hello.」聽見亞圖姆的低語,遊戲不知道腦袋哪裡竄出來的句子,就這樣回應了亞圖姆的語句,亞圖姆略帶驚訝地看向遊戲。

  「你說什麼?」

  「這也是我很喜歡的句子,不過我忘記是在哪裡看到的,你也知道啊?」遊戲歪著頭,就像個小孩子一樣,亞圖姆揉了揉遊戲的頭髮,遊戲打了個哈欠。

  「有點累了呢。」遊戲揉揉眼睛,露出了想睡的表情。



  躺臥在床上沉睡的遊戲,看起來一點煩惱都沒有。

  亞圖姆牽著遊戲的手,無名指腹上的戒指閃閃發亮。



  『從這天開始,是好、是壞,是富、是窮,是健康、是疾病,你們都將一直在一起,直到死亡將彼此分開。』

  『亞圖姆,請問你願意這樣做嗎?』

  『我願意。』

  『武藤遊戲,請問你願意這樣做嗎?』

  『我願意!』


  『在眾人的見證下,我宣布你們成為終身的伴侶。』

  『You complete me.』亞圖姆笑著將戒指套上了遊戲的無名指。

  『You had me at hello.』遊戲也將戒指套入亞圖姆的無名指,然後被亞圖姆緊緊抱在懷裡,唇間的氣息充滿了亞圖姆的味道。



  有些事或許會被遺忘,但是愛的感覺,是不曾改變的。

  他在記憶那端等門,會一直等,一直守候著此生最愛的人,直到死亡將彼此分開。


评论(18)
热度(65)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