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midnight call

*復健

*短


  醒在半夜三點鐘,三點鐘,據說是魑魅魍魎會出沒的時間。

  遊戲躺在床間,翻來覆去不成眠。

  他鮮少會在半夜醒來,通常一覺到天明,有時作夢,有時平靜無夢迎來他的下一個早晨。


  但今天像是破例一樣,意識懸浮在夜晚有點冷冷的空氣上方,怎樣都抓不回來,它很倔強地不肯回到夢境裡。

  於是他睜著眼,閉上眼,日常生活及瑣事、煩惱的事情全部都爬到眼皮之上,很重,可意識太過分清晰地流轉著。

  遊戲知道他睡不著了。

  就這樣想著想著,把所有的事情都想過一遍,撈起手機,才經過了十分鐘。


  真令人絕望。

  不知道還有多久才會迎接天明。


  遊戲嘆了口氣,翻了個身又重複起了睜眼再閉眼的動作,顯然並沒有用。


  思緒轉得很快,但身體彷彿還在睡眠狀態,遊戲想了想,打開了手機,列表裡看了又看。

  那時候還是個傳簡訊的時代,於是遊戲打開了簡訊的介面,寄件人選擇了亞圖姆。


  他寫下。

  晚安,你一定在睡了吧。

  沒什麼,只是睡不著,找人說說話說不定會好睡點。

  想了想或許這樣會打擾到亞圖姆吧,不過跟你說話的話總是能讓我心情放鬆很多,你總是有這樣的能力呢。

  吵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啊,沒事的,只是離天亮好像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他按下送出鍵,吐了一口氣,反手把手機蓋上床鋪之後幾秒鐘,手機竟然發出了簡訊的聲響,遊戲怔了下,他打開一看,亞圖姆回了他三個字:「還好嗎?」


  他的心原本懸在冷冷的空中,亞圖姆這一回讓他的心慢慢沉了下來,遊戲笑了,握著手機答答答地打字,亞圖姆也回他回得快,好像心有靈犀地都失了眠一樣。

  遊戲那時候並不敢對亞圖姆坦白自己的心意,藏得好好地,但亞圖姆這樣子的舉動,讓他有些衝動地起了身,走到有月光的陽台邊,撥出了亞圖姆的電話。



  亞圖姆接得有些慢,從話筒傳遞過來的聲線模模糊糊,帶著睡意的鼻音,恍惚的回話讓遊戲噗哧地笑了起來。

  亞圖姆平時是精明的,大概是睡到一半被吵醒,還沒完全醒透的狀態,腦袋轉得慢,反應時間比平常慢了些,可這樣的亞圖姆,遊戲也覺得很可愛。

  重點是他願意接這通電話,願意睡眼惺忪地和一個失眠的人聊起天來,願意用柔柔的聲音聊著不著邊際的日常瑣事,用不留痕跡的方式安慰他、哄他,讓遊戲慢慢紓解了那個心裡的結,舒坦了,睡意就又襲回身體上了。

  遊戲打著哈欠,手機已經講到有些熱燙,亞圖姆在那一頭先沉默了一下,再開口竟是溫柔到令人恍惚的一聲晚安。


  晚安。

  遊戲說得很輕,晚安是一個關鍵字,掛上電話之後遊戲重新躺上床,感受著自己的體溫慢慢再將冷卻的床鋪溫暖,然後他接到了亞圖姆的最後一封簡訊,他說,別想太多,睡吧,晚安。

  遊戲終於笑了,側著身也回應了晚安,按下送出之後,他就這樣安穩入眠。


  夢裡他想,若是不在意自己的人,怎麼會接一通冒昧的、來自深夜的人的電話呢?怎麼會願意回他簡訊,哄他入睡。

  自我感覺良好也行,至少這晚現在開始對他來說已經很重要了。

  遊戲能夠感覺自己更喜歡亞圖姆一點,並希望亞圖姆也是真的那麼喜歡著自己。


  有點甜,有點酸澀。

  那通午夜的電話,在遊戲心上,有著莫大的珍貴意義。


评论(7)
热度(47)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