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2017年度回顧>闇表

轉眼來到12月底了,就來簡單做個年度回顧吧(

雖然後半年超級爬牆不過,東拼西湊還是可以每個月拉出一篇吧(反省喔



1月>

[Sense around] 失語者 


  心臟跳動的頻率,讓遊戲恍惚覺得自己還熱戀著,明明跟這個人走過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在與亞圖姆雙手交疊的時候,還是會感到心動,心臟的躍動仍像第一次戀愛。

  沐浴在陽光底下,兩個人牽著手緩緩走著,久違沒有如此愜意的漫步,醫院的消毒水氣味也被陽光蒸散,把身體都曬得暖暖的,一股暖流流進心底,遊戲伸了一個懶腰。

  「亞圖姆!」遊戲燦爛地笑了起來,指向遠方的景觀水池,亞圖姆也跟著笑了,下一秒就將遊戲拉近了自己懷裡。

  「咦?」

  「…伴。」

  亞圖姆認真地看向遊戲,遊戲眨眨眼睛,在亞圖姆說出下一句話,並且溫柔微笑的時候,遊戲還是忍不住自己的眼淚,窩在亞圖姆胸懷裡哭了起來。

  「我愛你。」

  他細聲又再重覆了一次。


2月>

[闇表] 你喔/你啊你啊 


  被這樣溫柔對待著的遊戲時常也會感到不好意思,個性本身也不是特別喜歡高調的人,遊戲提醒過亞圖姆別在外頭這樣,自己會覺得很彆扭,然而亞圖姆卻歪著頭不解。

  「可是夥伴會冷不是嗎?」

  ──亞圖姆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好像很難去改變。

  遊戲嘆了口氣,拉緊了亞圖姆的外套,但心底還是暖呼呼的。

  ──也沒有關係,是亞圖姆的心意嘛。


  日常那些體貼的舉動出現時,遊戲並未特別抗拒。亞圖姆從前對感情方面算是很遲鈍的啊,遊戲不禁這麼想──現在竟然會時刻注意自己的小動作跟情緒反應,被這樣喜歡著,遊戲覺得很幸福。

  遊戲也時常努力表達著自己對亞圖姆的喜歡,雖然那總是讓自己特別難為情,但私底下相處能表達的,雖然害羞,遊戲都還是會儘量說出口讓亞圖姆知道。


3月>

[闇表] 可以了  


  原本只想收遠景的哭泣畫面,但遊戲要求再試最後一次的時候,亞圖姆有預感,這次遊戲能夠給出他想要的畫面。

  但那實在太震撼了。

  音樂聲落下,遊戲馬上進入了狀況,從回憶裡的甜蜜微笑,在燈暗下又亮起的短暫數秒裡,嘴角的弧度垮了下來,甜蜜的笑容參雜了哀愁,然後是直直望向鏡頭的那雙眼睛──那紫色的眸子真是好看,連佈滿眼眶的淚水都在說故事。

  那太直接,太赤裸地流露出離別的悲傷,彷彿在跟自己說

  「捨不得失去你。」

  「但我們就走到這裡了」「可以了。」


  亞圖姆透過鏡頭,錯過了那個剛剛好的時機。

  錯過了剛剛好可以停下來,讓自己煞車的時機,情感就像脫韁的野馬,傾到了遊戲身上。


  從遠景變成了特寫。

  亞圖姆輕拍著遊戲的背,告訴他一切都沒關係,如果有過什麼,都會過去的。


  那鏡頭的紀錄,就是雙眼的書寫方式。


4月>

[闇表] 養一隻貓  


  在家裡的時候老愛黏在我身邊,朋友來訪的時候裝得一副酷酷的模樣,給人家摸,偶爾會陪他們玩兩下,但不特別撒嬌,朋友們說牠很有個性,我說牠很像你。

  只有我知道牠哪裡像你。


  說來矛盾,最早的時候希望牠黏我一點,現在想牠別那麼黏我,這樣我也會很黏牠。

  亞圖姆有時候會不見蹤影,等到牠再次出現的時候會帶點小東西給我,比如說被蟲咬出好幾個洞的葉子,我上網查過,那是貓咪友好的表現,但有可能會叼些小動物的屍體(老鼠之類的)送給主人。

  謝天謝地,亞圖姆沒咬過什麼可怕的東西給我,我倒有許多各種形狀、破損程度不一、不同品種的葉子。

  我會把它洗乾淨(避免上面還有蟲卵),曬乾,有些壓成書籤,有些就只是把它好好收起來。



5月>

[闇表] 而我最喜歡你  


  「怎麼了?」遊戲猶疑了一下,還是吐露出自己心中的問句。

  闇遊戲依然沒有回應,只是低著頭,伸出自己的手,輕輕柔柔地在遊戲的手心上來回撫動。


  即使他只是靈魂,沒有實體的撫摸卻能讓遊戲感受到闇遊戲放得極輕的動作,在自己攤開的手心上像是確認什麼地看著,那眼神像水,溫柔得要把自己給淹沒,但卻混雜著不捨。

  遊戲明白了,闇遊戲正看著自己在火場拚命要救回千年積木而燙傷的雙手,順著掉了痂的新生皮膚,來回細撫,彷彿在道歉,也像是一種安慰。


  很安靜,連呼吸都放輕了,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打破了此刻流淌在兩個人之中的平靜。

  闇遊戲依舊什麼話也沒說,但每一下,遊戲都能感覺到他在對自己說盡千言萬語,遊戲不知道過了多久,闇遊戲終於抬起頭來,對著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像是終於跟自己和解了一般,舒坦的笑容。



6月>

[闇表] 菸  


  遊戲翻起菜單,看來相當熟悉,店員看訂位到齊了於是走上來介紹餐點,亞圖姆點完餐就忘了自己點了些什麼,他只注意著遊戲的一舉一動,然後不斷思考自己為什麼會愛上他,明明對他一知半解,現在甚至連他的姓都還不知道──


  「亞圖姆先生。」遊戲開口,亞圖姆的思緒被拉了回來,然後口乾舌燥地等著遊戲的下一句話。

  「亞圖姆先生抽菸?」遊戲的視線飄到了亞圖姆的打火機,還做出了嗅聞的動作。


  淡淡的菸草味,很淡,加上亞圖姆本來身上的氣味,遊戲覺得好聞而且不排斥。

  亞圖姆的笑容讓遊戲難以招架,那種無奈參雜著透露著濃烈情緒,遊戲感覺有什麼東西填塞在身體裡,膨脹而且越發強烈。

  「因為想你,越想越焦慮,所以就抽了。」



7月>

[闇表] 無題0710  


  他太傻了,忘記了上帝就是愛開人類玩笑。


  忘記了準備雨備,讓他在大雨天地還得撐傘接夥伴到預定地點,濕了褲管跟衣服大半邊,頭髮彰顯自己有多麼狼狽,幸好朋友們還挺給面子的,不管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狼狽還是配合得恰到好處。

  至少從拿出戒指、跪在夥伴面前真心話大告白的時刻都很順利,唯一出乎預料之外的是,即使自己練習過超過三千萬次,夥伴那雙漂亮、驚訝又混雜著喜悅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時候,還是會緊張到腦袋一片空白。

  在朋友們歡呼鼓譟,後知後覺被自己的告白宣言感動到狂起雞皮疙瘩的時候,他的夥伴很開心,感動得噙著眼淚用力點頭,他才鬆懈下來,這件事情終於成了,他等了這麼久。


  他握上夥伴的手,顫抖著將戒指套上了夥伴的無名指。

  這一切還沒結束,上帝是愛開玩笑的。



8月>

[闇表] 你銳利我就腥風血雨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跟著你嗎?」

  亞圖姆想了一下,有些不確定地搖頭。

  「我沒辦法在你所謂安全的地方等你,一直看著你實在多了。」

  亞圖姆的手貼上了遊戲的臉,溫暖的掌心撫摸著遊戲的唇,下一秒很輕柔地貼了上去。


  他的靈魂還純淨。

    從對視的瞬間亞圖姆就明白,遊戲還是那個自己當初愛上的樣子,乾乾淨淨的,沒有收到汙染的純淨模樣,至少在他的眼裡還閃爍著光芒,那是指引他在亡途裡的方向。


    亞圖姆也曾害怕遊戲會後悔,要是他後悔了,沾在槍枝上的血漬就會想夢魘一樣侵蝕著他的良心,幾乎沒有辦法回頭,但遊戲還是義無反顧地跟了上來。這些年,這些日子,遊戲都用他那雙眼睛看著自己、陪著自己,不至於迷失方向。

    亞圖姆知道自己是多麼、多麼幸運且幸福的人,於是他對自己,也對他的夥伴、愛人,暗自許下了承諾。

    我在這裡。至生,至死,都與你同在。



9月>

[闇表] 於是長大以後  


  遊戲驚訝地看著亞圖姆,這才想起了自己在候診的時候亞圖姆對自己做的種種舉動──的確是,是有那麼一點……

  遊戲紅了臉,咕噥一聲,有些不自然地抓著自己的衣角,亞圖姆觸上遊戲的手背,順著遊戲的肌膚輕輕撫弄。

  「沒關係,他也沒弄錯,所以我只寫下名字。」亞圖姆將遊戲抱住,輕輕摸著他的頭髮。

  「哥……」

  「牠不會有事的,我們回家等電話。」亞圖姆的聲音讓遊戲慢慢平復下來,遊戲讓亞圖姆扣住了自己的手,迎著涼爽的夜風慢慢走回家,那一夜他們沒有多說什麼話,讓夜風帶走他們的不安與焦躁,讓溫暖的血液暖和自己因緊張而發冷的四肢。


  小貓的手術順利,亞圖姆接到電話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接下來會進入住院觀察期,遊戲會等亞圖姆下班之後兩個人憶起過去探望貓咪,小貓在恢復過後終於吃了點東西,還會露出爪子想要跟遊戲玩。

  護理人員這時候才笑著問遊戲「你們感情真好啊」,遊戲想了想,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害羞地點頭說,是啊。


  亞圖姆瞇起他漂亮的紅眸。

  既滿意而充滿驕傲,甚至還有一些炫耀性。

  朝向禁忌的界線,我們無所顧忌。



10月>

[闇表][Sense around II] 阿茲海默  


  「但是他那麼好,我只是……很平凡的一個人啊……」遊戲桑垂下了眼,氣餒地說。

  在我還沒有開口,亞圖姆桑握上了遊戲桑的手。

  「相信我,你是一個很溫柔又堅強的人,他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你,或許比你想像中的,還要更喜歡你。」

  「……真的?」

  「嗯,真的,而且,你們會一直在一起。」


  亞圖姆桑的聲音能夠讓人平穩下來,遊戲桑想了一下,嘀咕地說著「我會試著跟她說說看」,亞圖姆桑則是看著遊戲桑,露出了溫柔至極的笑容。


  我忽然想到亞圖姆桑剛剛的用詞。

  夥伴。

  稱呼跟遊戲桑收藏起來的字條一樣。


  在亞圖姆桑說去外頭弄點東西的時候,遊戲桑拉過我,偷偷給我看一樣東西。

  「偷偷給你看,這是他的照片。」

  我倒抽了一口氣。



11月>(假裝是11月發的)

[闇表] 他在記憶那端等門  


  亞圖姆不覺得吃味,靜靜地看著遊戲,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我想他也把我當作好朋友而已吧。」遊戲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有些無奈、有些遺憾,亞圖姆笑了笑,拍了拍遊戲的手背。

  「因為他是這麼好的人啊。」遊戲嘆了口氣,望向遠方「好不容易才跟他變成朋友,不想要因為這樣連朋友都當不成,所以,覺得在這裡就好了。」


  杏子不是遊戲的青梅竹馬嗎?

  亞圖姆在遊戲的言談間查覺到有些不對勁,在亞圖姆的思索間,遊戲紫眸閃動了一下。

  「這是我們幾個好朋友的合照,也是我唯一跟他在同一張照片裡……雖然有別人,不過,對我來說還是很珍貴。」遊戲翻出了張照片,遞給亞圖姆看,亞圖姆愣了一下。


  相片裡,是高中時幾個好朋友聚在一起玩耍的照片。

  而拍照的人,正是杏子。所以她並沒有在相片裡。


  「遊戲,你說你喜歡的人……」亞圖姆輕輕開口,遊戲低著頭笑了,帶著歲月痕跡的手指緩緩指向了相片裡的年輕小夥子。

  「是他,亞圖姆。」



12月>

[闇表] 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氣溫悶熱,北投的地熱跟硫磺味讓整體感覺更熱了些,加上位於山腰的北投,氣溫更熱了。

  他們爬上木製階梯,在看見漂亮風景的時候瞇細了眼,抹去額間的汗水。


  「這裡風景真好!」遊戲笑著說,這時候剛好吹來了一陣風,風涼涼的,帶走了暑氣,身體一陣舒暢。

  「是啊,我一直想來這裡。」

  那裡是電影拍攝的場景,在那個圓形的噴水池邊,男女主角不斷擦身而過,錯過。他總是習慣向左走,而她向右走。


  亞圖姆笑了下,遊戲接著說:「我突然想到一句歌詞,我聽見風來自地鐵和人海。」

  亞圖姆眺望遠方。


  他說的很輕,但順著風,飄進了遊戲的耳裡。

  遊戲感覺心臟被緊緊攫住,陽光灑在他們身上,再也不是燠熱到令人難受。

  心跳讓身體沁出了汗水,遊戲怔了幾秒,看著亞圖姆手握著拳頭,遮掩自己的笑容的瞬間,他信了亞圖姆說的那句話。




一句話總結:沒有進步反而越來越退步的2017。(提起包袱溜了)

评论
热度(38)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