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巴庫拉-未完不待續

這樣的巴庫拉就是我理解的他。

即便是神想眷顧他也會趾高氣昂地拒絕,他是自己的神。

開始寫這篇之後也重新審視了自己,對巴庫拉的心情跟自己本身的狀態,我覺得自己真的相當地傲慢,他的罪他的孽都是外界添加上去的,覺得他「可憐」或「心疼」都是我們自以為高傲的心態、過得比巴庫拉好、過得比他幸福所產生的自我傲慢。

除非他自己渴望幸福、覺得自己有那麼一點需要被憐惜的地方,但他不是、早就已經不是。我如此傲慢,如果他真的不需要所謂的愛戀與疼惜,強加給他、自私狂妄又無禮給他他根本不需要的東西。


寫完巴庫拉覺得自己也跟著他死了一次。

然後日後回想,我會不斷不斷為他死去。


YGO IF Music Party:

未完不待續


作者:七零

Youtube連結.


*戴佩妮-未完不待續
*中古歐洲,宗教褻瀆情節有,慎入。
 
誰用完餐後杯盤狼藉
當眾收起把刀不為了紀念痛只為了徹底
安靜它突然被傷口吵醒
刺刺的癢癢的暗示我撒把鹽叫它安靜
 
  碧綠的草地,還有清晨晨露的氣味,巴庫拉還是孩子時總是醒得特別早,他的族人們出入時間不定,大多在夜晚行動,孩子是上天賜予的、最純淨的禮物,理當與太陽一同醒來。巴庫拉赤裸著雙腳奔跑,他住的村莊周邊有座教堂,上教堂的人們與他明顯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可巴庫拉並不在乎──以他的年紀,他並不明白所謂的身分地位的重要性,還不夠明白自己和其他的人有什麼差別。
  他來到教堂門口,裡頭的人們虔誠地祈禱,巴庫拉站在遠處沒有靠近,而是繞到邊側,等人們向神父禱告完畢之後,有些孩子會留下來,聽神父傳教。在大人們離開之後巴庫拉就無須擔心自己會被趕出教堂,神父很慈祥,巴庫拉幾乎就覺得那足以彌補自己家庭的不夠溫暖。
 
  神父捧著一本書(他們稱那本書是「馬太福音」,不過巴庫拉又不識字,他也不覺得有什麼重要的),一身潔淨,身上的布襖看上去相當高級,身前刺繡著十字架,巴庫拉便感到神聖。神父戴上了自己的眼鏡,他的聲音沉穩,堅定了飄忽而無目標的人心,神父說起了猶大的故事。
  「耶穌和門徒們繼續吃晚餐,耶穌這時預言門徒中有一人要出賣他。門徒們很憂愁,深怕自己是那個出賣耶穌的人,紛紛問耶穌:『主啊,是我嗎?』『是我嗎?』有一個耶穌深愛的門徒……」
  神父每日都會說故事,巴庫拉靜靜地聽,他知道這是故事的尾聲了。
 
  「孩子,進來吧。」神父對巴庫拉很仁慈,在那些貴族孩子離開後,神父讓巴庫拉進到進堂裡,正值冬天,天特別冷,神父看巴庫拉穿得單薄,雙足赤裸,心生憐憫。
  巴庫拉進了教堂,像那些孩子一樣,誠心誠意地對著教堂上方的雕像祈禱。
 
  期望族人們的生活能夠改善,能夠擁有好一點的物質生活,不必多次遷徙,更重要的是──希望家人能夠過得很好,祈求上帝,帶給自己與家人們好一點的生活。
 
  巴庫拉的誠心祈禱,顯然神並沒有聽清。
 
  那一日巴庫拉一樣在早晨出門,走在路上覺得腳步特別沉,在靠近教堂的時候聽見喧鬧聲,鄰近的村民手持著火把,高喊著「消滅盜賊──」
  盜賊?
  巴庫拉心一沉,他不識字,不懂所謂的學問,可這終日在耳邊的字詞巴庫拉多少明白背後的涵義──「盜賊」二字,屬於他的族人,意旨位於社會低層、竊取他人財物,該死的人們。
  這兩字咀嚼在嘴裡都苦澀難受,巴庫拉停下腳步,有一顆石頭打中了他,巴庫拉感到一陣疼痛,順著投石子的方向看去,有個穿著棉襖的孩子惡狠狠地瞪著他,咬牙切齒:「盜賊的孩子!」
 
  不,我從來沒有偷過東西!
  巴庫拉想張口反駁,然而越來越多的石子便往自己身上扔,痛得巴庫拉拔腿就跑,回到自己村莊的時候啞口無言,火焰的熱度竄上自己的腳邊,他不能再往前了,火光燙上了他的小腿,巴庫拉失去了方向。
  他才六歲。
 
  巴庫拉繼續逃,但他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去哪,「家」沒了,其他地方視盜賊為過街老鼠,還能去哪?巴庫拉逃,一直逃,最後發現自己來到了教堂,神父站在那裡,有些詫異地看著狼狽的巴庫拉,神父張開了手,巴庫拉恐懼地哭了出來。
  「孩子,發生什麼事了?」
  巴庫拉哭得抽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神父看著巴庫拉身上的燒燙傷,心裡大致也有了底。他替巴庫拉包紮傷口,巴庫拉這下哭聲慢慢停了下來,神父輕輕摸著巴庫拉的頭髮。
  「誠心向主禱告,主會回應你,祂便會愛你。」
 
  巴庫拉看著神父,抹了抹自己的臉頰,學著那些貴族禱告一樣,閉上了眼睛。
 
 
我是你的你是我的她是誰的她是誰呢如果
她是你的我是誰的原來你是你的我是我的
 
  巴庫拉每日祈禱,他沒有居住的地方,被火燒燬的盜賊村傳出了鬧鬼的謠言,被滅村的巴庫拉暫時可以躲在那裡,因為鬧鬼傳聞的關係,至少沒人敢靠近。
  巴庫拉躲在燒得焦黑的房子裡,蜷著身體進入夢境,難聞的氣味、燒焦的味道伴隨著巴庫拉的夢境,渾渾噩噩地陪著他度過每一天,餓了他去森林裡抓小動物或吃點果子,巴庫拉倒很習慣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自理不成問題。
  那一日他也來到了教堂,希望上帝能夠聽見他的禱告,卻看見了村民與神父面對面交談著。
 
  「神父,盜賊村還有一個孩子,他每天都會來這裡。」
  「噢,那孩子。」神父輕聲嘆息「這孩子估計也活不了多久。真要處理他的話,別在教堂裡。」
  神父推了推眼鏡,巴庫拉睜大眼睛,發現神父身上的布襖可不就是鄰近村莊那個知名的布莊出產的嗎?
  原來唯一對自己好的人,放任自己的生命被逼上絕路嗎?
 
  那麼這些日子以來,向神的祈禱算什麼?
 
  神真的存在嗎?
 
  巴庫拉對自己感到劇烈地動搖,為何神不眷顧自己?他只是出生於盜賊之村,巴庫拉從不偷不搶不拐不騙,為什麼需要承受如此多的罪孽?
 
我恨自己很對不起
明滅的小身軀已無力再燃燒背棄了光明
我祝過去快成灰燼
那條想為你哭成的河未完不待續
 
  巴庫拉又逃跑了。
  他再也不逃回自己被燒燬的村莊,他想離開這裡,離開這個摧毀自己所有希望跟未來的地方,巴庫拉不斷不斷地跑,心跳越來越快,雙腿因為過度用力而開始發痠,巴庫拉知道,只要自己停下來,那雙腿就會發軟,讓自己像弱者一樣跪倒在神面前。
 
  這個世界上,神不存在。
  神是虛構的,是神職人員用來揩油水的道具──慈祥是扭曲的假象,像外表包覆甜美的糖衣,裡頭的氣味卻比被鄙視的低下族群還要令人作嘔。
  巴庫拉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耗盡了自己的力氣,他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得發疼,四肢疼痛,而腦裡竟浮現了神父那沉穩的聲音。
 
  是我嗎?
  主啊,是我嗎?
 
  巴庫拉齜牙咧嘴地喘著氣,那聲音是地獄使者的語調,把他活活拽進人間這個煉獄裡。
 
字刻在牆上參差不齊
用力揮著把刀是為了出口氣也為了抹去
不安它總是被莫名提醒
亂亂的髒髒的明示我閉上眼不見為淨
 
  巴庫拉離開那座城鎮的時候不懂地理方位,既然盜賊在世俗的眼光當中是如此,何不就做到最極致的狀態?
  巴庫拉身材與小時落差許多,肌肉健壯,他躲在暗處,咧嘴一笑,手中握著小刀,在一名穿著貴氣的婦人路過的時候,巴庫拉伸出他的手,一把就將婦人的嘴摀住,如猛獸噙咬獵物,婦人在他掌下呼吸漸漸薄弱,巴庫拉扯開了婦人身上的首飾與錢財,輕蔑地笑了一聲之後大搖大擺走出暗巷。
 
  神既不憐憫一身清白的人,那麼自己燒殺擄掠,神也不會對自己懲罰的。
  巴庫拉張狂地大笑,他在成長過程中看過太多不公不義的事情,他全然不在信任這個世界,巴庫拉只信仰他自己。
  他走過多少城鎮,多少城鎮就給他封上「盜賊王」的稱號,政府通緝他,可巴庫拉是聰明的人,不受正式教育,但這個社會早已教給他夠多的事情,巴庫拉計謀的搶奪沒有任何一次失敗,任由政府官員怎麼堵他、斷他後路,巴庫拉都能躲開。
  巴庫拉褲袋裡有著沉甸甸的財寶,他在餐館裡酒足飯飽之後踏上路途,他忽然意識到這條路將通往自己小時候居住的城鎮,巴庫拉連腳步都沒停下,勾起唇角。他微微俯首低笑,這裡的所有一切他都記得,包括教堂怎樣摧毀自己的人生。
 
  巴庫拉回到自己小時候曾經祈禱的教堂,神父更老了一點,他站在神像前有些不明所以地看著巴庫拉,多年前的記憶慢慢回流到腦袋的時候,巴庫拉一把掐住了神父的脖子,將他高舉起來,神父在他手中掙扎。
  「是、是那個,盜賊村的孩子……」
  「是,我親愛的神父。」巴庫拉刻意說得尊敬,可那背後全都是輕蔑跟藐視。
  「也將是迎接你的死神。」巴庫拉掌心施力,神父在他手上掙扎漸弱,根本沒辦法做出反抗,最後在巴庫拉手上斷了氣。
 
  巴庫拉不屑地將神父甩落地面,看著他身上那襲衣服仍能感到作嘔,巴庫拉將教堂裡的座椅全部推倒,風琴倒落地面的時候發出巨大的、不成調的樂音,巴庫拉燃起了火把,準備要燒掉這座教堂──就如同當初這些村民燒燬自己村莊的時候做的事情一樣。
  他卻在扔下火把的前一刻停住了。
 
我是你的你是我的她是誰的她是誰呢如果
她是你的我是誰的原來你是你的我是我的
 
  巴庫拉抬頭看著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神像,那個故事他沒聽完,反正最後神就死在十字架上,他們說有神蹟發生,巴庫拉與雕像的雙眼對視著,高舉自己的火把,讓自己好好看清雕像的所有紋路。
 
  我是我自己的,神不存在。
 
  巴庫拉笑著滅了火把,將神父身上的高級衣物褪了下來,隨意地把神父給埋了。
 
我恨自己很對不起
明滅的小身軀已無力再燃燒背棄了光明
我祝過去快成灰燼
那條想為你哭成的河未完不待續未完不待續
 
  巴庫拉回憶自己信仰被背棄的時候,早已不感到苦痛,就如同已準備迎向死亡就不會再渴望存活的喜樂,已確認自己的死訊便不因痛苦而哭泣。
  這輩子還沒穿過這麼高級的衣料,巴庫拉哼哼兩聲,感受著衣服帶給自己的溫暖,這血液熱燙,身穿神父裝而並不因此神聖,巴庫拉取下了神父從前一直拿著的那本書,書頁泛黃揉皺,他瞇細了眼。
 
  此生已然沒有淚水。
  過去燃燒成了灰燼,巴庫拉踏著灰燼浴火重生,這愚蠢的、堅定著信仰的人們,還在原地踏步,巴庫拉都覺得好笑。
  巴庫拉看著教堂裡反射著陽光的彩繪玻璃,光芒撒在他的身上,巴庫拉張開了手。在外人眼中看來就像是神蹟,神賜予光芒至罪人身上,終將引領迷失的人走向正確的道路。
 
  可巴庫拉卻想,這可是一種最高級的嘲諷。
  神的光芒不能洗滌他的黑暗,光明的背面永遠是黑暗,它不會被驅逐,也不會被消滅。
  巴庫拉大笑起來。
 
我愛自己勝於愛你
明滅的小身軀已無力再償還辜負了光明
我賀過去一夜止息
那條想為你哭成的河未完不待續
 
  巴庫拉偽裝成神父,在人們來教堂祈禱的時候給予撒旦的指引。
  「我親愛的孩子,若人對你不公,就向他索取回來。」巴庫拉闔上手上的書,用力拍著孩子的肩膀,那孩子顯得錯愕,巴庫拉咧嘴一笑,伸手一擺,那孩子察覺到神父的不對勁,這才拔腿就跑。
  巴庫拉看著孩子落荒而逃的模樣笑得特別爽快,在神聖的教堂裡,將人們指向地獄的路也只是剛好而已,這裡可曾經直接把他送入了地獄。
  教堂的風聲很快被傳來開,巴庫拉假扮的神父被拆穿,原先光明的路途被指引成異教徒的路,沒有人認得出來他就是當年被慘遭滅村、唯一倖存的盜賊孩子。
 
  巴庫拉被村民捉住,衣物被毫不留情地扯開,這時候巴庫拉大笑起來,抽起了藏在衣服裡面的小刀。
  身為盜賊王,殺人這事,可是專長。
  巴庫拉血洗教堂,將曾經神聖的信仰殿堂玷汙,他相當滿意地看著遍地的屍首,血流幾乎成河。
  前來索討異教徒性命的教徒一擁而上,巴庫拉腎上腺素亢奮,獨自一人對抗發狂的村民們,人們群起圍攻異教徒的教堂,巴庫拉感覺自己的腿硬生生被打斷,被村民壓制住的時候還想反抗。
  他們將巴庫拉綑綁上十字架,他三番兩次掙扎,人們朝他丟石子,對著他啐口水,他們大喊:「異教徒!去死!」
 
  是我嗎?
  主啊,是我嗎?
 
  巴庫拉又想起那年神父假慈悲的語調,他扯動自己被綁在十字架的雙手,村民壓制他,為了預防巴庫拉逃脫,他們將巴庫拉的雙手用釘子釘在十字架上,鮮血流了他滿身。越疼痛,巴庫拉就越興奮,越想殺害眼前這些愚蠢的人民。
 
  巴庫拉猖狂大笑。
  「你們才是撒旦!你們信仰的神啊,看看這群信仰你的人類,粗暴殘忍對曾經信仰你之人──要是藉由信仰能夠得到什麼慰藉,本大爺又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巴庫拉並不埋怨,他已徹底唾棄這毫無對他回應的信仰。
 
 
未完不待續未完不待續
永遠不待續
 
  「神啊,你看看,你愛世人,你愛著這樣粗暴傷害異教徒的世人!」
 
  巴庫拉的笑聲讓村民聽了都刺耳。
  這瘋癲的異教徒,燒死他、燒死他、燒死他!
  一把火點燃了巴庫拉的雙眼,他笑著看火延燒到鋪在自己身邊的稻草,劇烈的疼痛跟熱度竄上身體,火光親吻著他的肌膚,慢慢捲走了表皮,血液噴灑在火焰當中,助長了火勢。
  巴庫拉仍然笑著,他不畏懼死亡,正如同他從未想活著。
 
  光明的背面永遠是黑暗,死了一個來自黑暗的人,黑暗並不因此被湮滅。
 
  是的,永遠都是如此。
  巴庫拉睜開雙眼,眼前有道溫暖的白光,他無法形容那道白光的聲音,祂說得很靜,可每一字都竄入巴庫拉的內心。
  祂說:「我親愛的孩子,你自身的罪孽已然償還,回來我的懷抱。」
 
  巴庫拉抬起眼看祂,沒能看得出什麼所以然,他不笑了。
  神是存在的啊?
  巴庫拉想了想,扭頭就走。
 
  「不了,跟祢作對挺有趣的,讓本大爺繼續享受『罪孽』吧。」巴庫拉回頭望了祂一眼。「不過,本大爺可不會讓祢好過。」
 
  巴庫拉走了,神想替他鋪的,人生安穩的路途,未完,永遠不待續。


评论
热度(12)
  1. 浪跡天涯YGO IF Music Party 转载了此文字
    這樣的巴庫拉就是我理解的他。 即便是神想眷顧他也會趾高氣昂地拒絕,他是自己的神。 開始寫這篇之後也重...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