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良-我總是一個人練習一個人

林宥嘉的版本名為告別。

更多時候我聽魏如昀的cover版,是一種很輕柔很婉約的正在練習要怎麼樣一個人,很動人,回想起來會突然意識到自己哭了的那種感覺。

玩了一點遊戲,把虐歌寫成甜文,希望你們會喜歡,希望你們在鏡子的那一面牽引那個注定的人來到自己身邊。

一個人再見。

YGO IF Music Party:

我總是一個人練習一個人


作者:七零

Youtube連結


 *林宥嘉 – 我總是一個人練習一個人MV,雙生自我 
*類魔幻寫實(?) 
  
  貘良習慣在7點10分出門,他上班的地方需要上捷運之後再換線,在擁擠而繁華的都市,通勤時間落在半個小時至40分鐘都是正常的。 
  他站在車門旁邊,搖搖晃晃,他安靜地看著從身旁流逝的風景,掩嘴打了一個哈欠。這些風景早就已經不再新鮮,日復一日地看著,久而久之也索然無味。 
  
  年紀很小的時候貘良聽過一個傳說,鏡子裡面住著另一個你,同你一起生活著,若在深夜十二點對著鏡子許願,那麼那個世界的你,便透過午夜的牽引,來到這個世界的你身邊。 
  想想這是多麼不合邏輯的事情,貘良聰明,他自然不信這些,那只是大人們希望孩子早點上床睡覺編織出來的謊言,可貘良雖然聰明,他當然明白這是大人捏造出來的藉口,但大人這麼說,他就乖巧地聽話,未曾午夜照過鏡子。 
  
  貘良身邊鮮少朋友。 
  他獨自一人來到外地工作,出社會前熟稔的同學們和自己都不在同一個地方,只有偶爾聚會的時候才有可能見上一面,加上大家工作都忙,生活圈不相同,自然而然便疏遠了。 
  工作上多少有些不如意的事情,可貘良也聰明地明白有些話是不能跟同事說的,於是貘良就跟同事們維持著平常日常聊天可以,但牽扯到私人或是心底的話就不便分享的關係。 
  就像是現在。 
  貘良深夜醒來,身體多處酸澀,胃部翻騰上來一股酸味,然後從背脊一直發寒到前額──生病了,貘良恍惚地想,從床上爬起身的時候天旋地轉,才剛站起來就感覺到如同針頭狂刺著自己的左太陽穴一樣,一抽一抽地痛,貘良單手扶在牆上,雙腳發軟,在抽屜裡翻出了成藥。 
  至少先舒緩一下頭痛。 
  
  貘良勉力地走到廚房,替自己添了杯水,夜裡的水涼涼的,滑進身體的時候讓貘良打了個哆嗦,藥片跟著水一起滑進喉嚨裡,貘良躺回床上,腦仁仍然抽痛。 
  要是有人在身邊就好了。 
  貘良如此想著。 
  唯有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候,才會裸露出最渴望的事實──他需要有人陪伴,一直以來都很需要。 
  
  貘良感覺到身體慢慢陷進床鋪,他的手臂慢慢麻痺到指尖,意識逐漸渙散,大約是藥效開始發作了。被迫的也好,終於能夠睡一下了。 
  他閉上眼睛,沒注意到月光打在一面鏡子上,鏡子反射了貘良的容貌,在他陷入沉睡的時候,鏡子裡的自己對著他笑了。 
  
  貘良早晨醒來,鏡子裡面的自己有著深深的黑眼圈,眼球特別畏光,外頭的陽光刺得自己難受,貘良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然後發覺鏡子裡面的自己有些不對勁。 
  自己因為生病而露出不開心的表情嗎? 
  貘良從沒見過這樣的自己,這表情彷彿不該出現在自己臉上一樣,充滿了不滿不屑──貘良從小被教導要遵守禮儀,這樣不禮貌的表情是不被允許的。 
  
  「怎麼?怕了嗎?不就是你召喚我的嗎?」 
  貘良聽見聲音,他趕緊回頭,卻沒看見任何一個人的身影,直到鏡子那邊傳來敲動的聲音,貘良震驚地轉回頭,鏡子還因為被敲打而有小幅度的晃動。 
  「是你呼喚我的啊,宿主。」 
  
  鏡子裡面的自己──不,那不是自己。貘良雖然生病,但腦袋還是相當清楚地運作著,他確定自己不會露出那種狂妄而高傲的笑容,那不是他自己。 
  「你是誰?」貘良怯生生地問,他伸手去碰鏡子,鏡子裡面的他也做出一樣的動作。 
  「我就是你啊──巴庫拉。」他咧嘴一笑,貘良毛骨悚然地抽回自己的手。 
  
  
  要逃。 
  貘良逃出了浴室,但只要是有鏡子的地方就會看到自己──不,是巴庫拉──貘良將家裡的鏡子都蓋了起來,要自己不去看它們。可就算貘良躲,他出了門還有千千萬萬面鏡子,只要能夠倒映出自己的樣子,巴庫拉就在那裡看著他。 
  貘良跑了起來,生病的身體跑起來有些乏力,貘良來到捷運站,刷卡進站後趕上捷運車廂,貘良靠在門邊喘氣,然而捷運開始行駛,進入隧道的時候貘良又在玻璃窗上看見自己的倒影,巴庫拉攤攤手,笑得像是在告訴貘良,別逃,你再怎麼逃,也逃不出你自己的樣子、影子,本大爺是你的腳跟,你割捨不掉。 
  
  鏡子裡面的巴庫拉只有在出現的那一次和貘良對話,日復一日,貘良希望睜開眼再看像鏡子的時候巴庫拉會消失不見,但這個想法始終沒有被實現,巴庫拉一直都在那裡,用他不滿、不屑、狂妄又高傲的眼神看著貘良。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貘良接受,也習慣了巴庫拉的存在。 
  
  他是自己。 
  是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吧。那個世界的自己是這個樣子啊? 
  
  貘良久違地站在鏡子前面,他和巴庫拉對視很久,貘良再度伸出手去觸碰鏡面,他與巴庫拉接觸的那面鏡子寒涼,從他指尖透著惡寒,巴庫拉看著貘良,勾著嘴角微笑。 
  「逃避這麼久終於肯面對了?宿主。」 
  貘良又聽見了那個聲音,明明與自己相同的聲線,巴庫拉的聲音聽起來總是特別銳利,每一句話都像冬夜裡的寒風,刺痛著他的每一吋肌膚。巴庫拉再也不與他做相同的動作,他雙手還在胸前,這下從他的表情裡貘良看出了他的嘲諷。 
  貘良縮了縮身體,然後巴庫拉又笑了。 
  「本大爺就是你的願望。」 
  
  願望? 
  貘良心想,我可沒許過這種願望啊? 
  然而巴庫拉卻像聽見了他的心聲一樣,語音上揚地調侃:「寂寞到自己說過的話都忘了?本大爺需要幫助你回想嗎?」 
  
  要是有人陪在身邊就好了。 
  貘良看著鏡子裡一道光芒閃過,是那一夜他在床邊難受地輾轉難眠,願望飄散在空中,化作文字降落在鏡子裡面,融成了水,水滴塑成了巴庫拉的樣貌。 
  
  巴庫拉是,我的願望? 
  貘良看著巴庫拉,他那雙眼眸裡似乎正在期待什麼,或許期待自己崩潰,這樣他就能完全佔有這副身體,從鏡子裡的那個世界過來。 
  可貘良卻覺得,那某方面來說,的確是自己的願望被實現了。 
  
  貘良開始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了,上班有人陪、吃飯有人陪、通勤的時候有人陪。巴庫拉很會抱怨事情,總是嫌貘良溫吞,貘良總想,那是你太急躁了,這些事情要好好做好,才免除了後顧之憂──巴庫拉不想聽,應該說他根本不在乎。巴庫拉似乎看不慣貘良的所有一切,鏡子裡面的他總是雙手環胸,不耐煩地嘖聲。 
  貘良的休閒活動巴庫拉也不太喜歡,假日他在暖暖的陽光底下看書,午後的光灑在身上,連家裡的燈都不必亮起,特別好。貘良很享受這個時光,但巴庫拉那時候總躲在太陽曬不到的黑暗裡面,懶得理解貘良又讀進了什麼文字,他便在鏡子裡面打盹。 
   
  被陪伴的感覺很幸福。 
  貘良不自覺地,在家裡掛滿了鏡子,巴庫拉就無處不在。 
  
  寂寞是腳跟,回憶是凹痕,我一個人共存。 
  
  貘良習慣了巴庫拉那個跩跩的笑容,習慣他對什麼事情都看似漫不經心,但腦子也很好動得快,只不過通常尋求最簡單的暴力解決途徑。 
  貘良明白巴庫拉也有與他相像的地方,否則巴庫拉怎麼會出現在鏡子的那一面,又怎麼會是另一個世界的自己? 
  他就是我,我一個人,與我自己共存。 
  
  但那個夜裡打碎了貘良的美好夢境。 
  他家的窗戶被石子敲破了,玻璃上留下了石頭的刮痕,距離貘良最近的那面鏡子被擊破,貘良被那聲音吵醒,他趕緊去看,鏡子裡面只有四分五裂的自己,沒有巴庫拉的臉。 
  
  「巴庫拉?」貘良惴惴出聲,空氣裡沒有任何聲音回應。 
  那一刻貘良才真的潰堤。 
  
  家裡掛滿的鏡子活像是他對自己的詛咒,貘良想,他總是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他能事事做得很好很完美,但唯獨這件事他做不到。 
  巴庫拉是貘良太過孤獨想像出來的倒影,這一切都是他自己在騙自己。 
  
  沒有人在等著一個人,而他一個人在等著沒有人。 
  最終沒有人,等待著沒有人。 
  什麼都沒有。他的生命什麼都不會剩下。 
  
  貘良用餘光看見自己在那面破碎的鏡子裡面,發狂地敲碎了家裡原先掛滿的所有鏡子,銳利的鏡片割破了他的手掌,鮮紅色的血珠低落在鏡面上,糊得自己的倒影狼狽不堪。 
  他不曉得自己是不是哭了,他坐在那堆碎裂的鏡子上,看著自己被分割成無數片,也找不回巴庫拉的身影。 
  
  太孤單了,他太孤單了,所有的孤單都來在他割捨這一切不夠果斷。 
  
  貘良不曉得自己坐了多久,如同初次召喚巴庫拉的那夜一樣惡寒,他終將如此活著,孤單不夠果斷的一個人活著。 
  貘良行屍走肉地收拾起碎裂的鏡面,每一片裡的確都沒有了巴庫拉的樣子,貘良將碎裂的自己一一扔進垃圾袋裡。在無光的深夜,他將最後一片鏡子扔進袋裡,貘良的家裡再也沒有了鏡子,他疲憊不堪,但貘良終究明白這夜他不會安穩沉睡,往後也不會。 
  
  這時候門鈴卻不合時宜地響了,整幢樓彷彿都能聽見這擾人清夢的吵鬧電鈴聲,貘良本來不想管,他並沒有心情去應門,可那門鈴越響越急,或許是砸破自己窗子的人想來道歉──貘良被那電鈴聲吵得無法思考,他站起來,手掌心的血還在流,一滴一滴落在地面上,延伸到了大門口。 
  貘良去開門,把手上沾了血,可推開大門的那一刻,貘良忘了自己還有沒有呼吸。 
  
  他看見巴庫拉就站在那裡。 
  貘良張大眼睛,下一秒用沾血的手去揉眼睛,血碰到眼球特別刺痛,貘良嘶了一聲,然後他便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往後推了一下,巴庫拉瞟了一眼門旁邊的垃圾袋,脾氣暴躁地用腳關上了門。 
  「宿主,來應門這事很難嗎?讓本大爺等太久了。」 
  貘良怔怔地沒有回應,巴庫拉哼了一聲,拉起貘良的手掌心,湊到自己的嘴邊,如猛獸嗜血一樣地舔吻貘良的手心。 
  劇烈的疼痛感竄上貘良的腦,他想抽回手,但巴庫拉卻強硬地拉著他。 
  「關了本大爺這麼久,沒悶死真是奇蹟。」 
  巴庫拉訕笑著。 
  
  會疼痛,表示不是夢境。 
  貘良看著巴庫拉,指尖觸摸著巴庫拉溫熱的肌膚,聰明的他這時候終於反應過來,然後貘良他眼眶泛著淚地笑著,伸手去擁抱了巴庫拉。 
  
  巴庫拉任貘良抱著,他在鏡子裡可從未感受過一絲溫暖,巴庫拉未曾想過,貘良的擁抱竟然如此燙人。 
  
  
  ──若在深夜十二點對著鏡子許願,那麼那個世界的你,便透過午夜的牽引,來到這個世界的你身邊。 
  一個人,再見。
评论
热度(16)
  1. 浪跡天涯YGO IF Music Party 转载了此文字
    林宥嘉的版本名為告別。 更多時候我聽魏如昀的cover版,是一種很輕柔很婉約的正在練習要怎麼樣一個人...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