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你好嗎

*懸著也是難受,趁早寫出來也好,巨OOC注意

*OE/朝幸福的天涯飛奔



  貘良在他的青春期時遇見了巴庫拉,貘良未曾想過這個行事作風老是會被抓到訓導處的叛逆孩子會走進他的生命裡。

  有時候他覺得那只是一種恍惚錯覺。


  貘良一向是乖乖牌,木訥寡言,和巴庫拉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孩子,在師長眼裡貘良是成績最優秀的好學生,巴庫拉在外打架鬧事,屢勸不聽,誰也沒想到這兩個人會搭上線,起因來自於貘良在校外被不良少年盯上。

  身體被推上牆壁的感覺很差,貘良吃痛地碎吟一聲,肩膀傳來的痛楚讓他差點張不開眼睛,貘良手上死抓著自己的書包,仍敵不過不良少年的手勁,課本在拉扯之中散落一地,書包的空殼被扔在地上,錢包被他們翻了出來,貘良還想伸手去抓。

  「唷,現在挑好學生下手啦?」熟悉的聲音傳進貘良耳裡,那個人的影子映在虹膜之上,巴庫拉笑了一聲,一拐子就搶回了貘良的錢包,一毛都沒少地回到貘良的手中。


  巴庫拉赤手空拳打跑了那些不良少年,他對地啐了一口唾液。

  「謝謝你。」貘良狼狽地收拾著散在地面的書籍及文具,巴庫拉只是瞟了他一眼。

  「先說清楚,本大爺不是為了要救你,而是本大爺看那些傢伙不爽。」


  是,我明白。

  貘良低下頭去,揉了揉自己疼痛的肩膀,他原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結束了,但竟然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訓導主任站在巴庫拉面前,扯開嗓子大聲吼罵,巴庫拉蠻不在乎,甚至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很有本事嘛?在外面打群架還偷竊?你知道偷竊是公訴罪,就算學校──」

  「老師,那天是我被搶,巴庫拉同學來救我的。」

  貘良抱著準備要送的作業,咬緊嘴唇後鬆口,話語一出他們靜默地看著貘良,巴庫拉掃過他身上的視線有些刺,貘良下意識閃避。


  結果訓導主任就簡單把巴庫拉放了,要巴庫拉回教室前還威脅說下次不准再有相關消息出現,巴庫拉給了他一個鬼臉。

  走在走廊上的時候他們沒什麼對話,最後巴庫拉看著貘良,以凶狠來掩飾他的不知所措。

  「本大爺說不是去救你的。」

  「沒關係,這算是我還你的人情了。」


  14歲的少年總是容易迷惘。

  貘良想,他便是在那個時候迷失在有巴庫拉的道路上。可他沒法控制,巴庫拉和他越走越近,巴庫拉從國中到高中老樣子不改,老是在外打架鬧事,貘良會在書包裡備好藥膏,見到巴庫拉的時候如果看見了新的傷口就替他塗抹。

  貘良還是那個班上的優秀孩子,巴庫拉的成績懸在最危險的排名上,就算分屬在不同學校,他們似乎都還過著一樣的生活。

  那天貘良又看見了巴庫拉的新傷口,他無奈地嘆口氣,從書包裡拿出藥膏替巴庫拉抹上的時候,巴庫拉抓住了他的手腕,握得貘良有點疼。


  巴庫拉揚起笑容,他問貘良:「怎麼樣?要跟本大爺在一起嗎?」

  14歲是青少年的迷惘,16歲是他的衝動。


  貘良以顫抖的聲音說,好。


  顫抖非但來自害怕,而是貘良太開心了,他想像這個場景無限多次,他提醒自己多少次不能迷戀巴庫拉卻都是徒勞無功,這點心思被他埋得好深好深,在這麼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巴庫拉翻了出來,貘良閉上眼睛,接受了這日後令自己痛苦的感情。


  17歲,他們說,人生最美的年紀是17歲。

  貘良也這麼覺得,他有巴庫拉。

  巴庫拉看似沒有什麼特別地改變,但他看貘良的眼神都能讓貘良感到全身發燙,巴庫拉不說情話,但沒有關係,貘良想,他不必說情話,光是眼神就足以融化自己。

  17歲的尾巴,巴庫拉和他第一次提分手。


  貘良想,是的,巴庫拉是這樣的男子,一開始提出在一起的也是他,也可能是出自心血來潮,現在說要分開也是他──但那就是自己喜歡著的巴庫拉。

  他一直都知道,他對巴庫拉的情感遠遠超過巴庫拉對自己的,所以這種不平衡狀態被巴庫拉破壞關係之後,貘良閉上眼睛,告訴自己,要成熟,尊重他的每個選擇,即使是這樣的結局,也要好好的、好好地繼續做朋友下去。

  貘良放開了手,巴庫拉反手很輕地碰了一下他的手背。

  他那個時候忽然明白,放手這件事情,比牽手還要花上更多更多的力氣,與勇氣。


  他們沒斷開聯繫,只是少了那層關係牽絆住。

  貘良那年聖誕折了一隻藍色的紙鶴,放在玻璃瓶裡面,只有他自己知道,那隻紙鶴背後被自己寫上了滿滿的思念文字,除非巴庫拉把玻璃瓶打碎,取出並且支解那隻紙鶴才會看到自己內心深處的話語。

  聖誕節那天貘良將玻璃瓶交給了巴庫拉,什麼話也沒有多說,甚至貘良完全不知曉巴庫拉會將紙鶴放上他擺放公仔的書架還是丟進回收桶。

  巴庫拉沒有討厭他到那種程度吧──應該是說,巴庫拉不是因為討厭他而提出分手,這點貘良明白,巴庫拉愛恨分明,要真不喜歡,他早就把自己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

  也許我們還能跟別人不一樣。

  貘良如此告訴自己,翻開了大考考試用冊的書頁。



  命運把他們綁在一起,貘良跟巴庫拉考上了同地的大學,只不過一個是排名從前頭數,一個從後頭數,能叫得出名字跟叫不出名字學校的差別。

  貘良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問了巴庫拉要不要一起搬宿舍,車錢運費什麼一起的話都能省點,巴庫拉若無其事,爽快答應了──巴庫拉也就是這樣,愛面子愛尊嚴,他總覺得提出分開這件事傷害到了貘良,所以也沒好意思再靠近他。

  誠如命運之書所預言,巴庫拉又重新跟貘良好上了,過往的事情很有默契的不談,就作朋友這點貘良還是很有把握他們能夠做得很好的。


  然而命運仍舊喜歡捉弄人。

  巴庫拉唯一的親人驟逝,他被迫安排跟討人厭的親戚見面,消失在大學好些時間,貘良很擔心他,巴庫拉不是那種會把悲傷放在表面的人,他和親人不算太親,但好歹也是陪著他長大的,在外捅過的不少簍子以前也有親人幫忙攤。

  巴庫拉在服喪期間只有跟貘良聯繫,在貘良帶著水果禮盒、穿著素面衣裳連夜趕路來到巴庫拉面前的時候,巴庫拉拉過了他的手,臉色特別難看。

  「過來做什麼?」

  「……擔心你。」

  「……」

  巴庫拉臉色鐵青,指甲跟頭髮留長了,服喪期間不能打理這些,他一語不發地搶過了貘良手上的東西,留長的指甲因為急躁而刮過了貘良白皙的臉頰。


  世界上只剩下你擔心我了。


  巴庫拉吻他的時候,貘良聞到了鹹鹹的味道,可分開的時候巴庫拉眼窩是乾的,因為疲累而帶點血絲。

  這一次貘良卻害怕了。

  他害怕幸福只是幻覺,他害怕巴庫拉只是因為覺得自己虧欠了他,只是為了彌補貘良心中被自己傷害而空下來的那一塊。

  一旦這麼想過,一切全部都導向了那樣的結果。


  迎來20歲的時候,貘良告訴巴庫拉,不要勉強你自己了,我們分手吧。

  巴庫拉一句話都還沒說,貘良狠下心來和他斷開了所有聯絡方式。

  如果巴庫拉是被自己絆住的,那麼,他喜歡那個狂妄不羈而沒被誰牽絆的巴庫拉,自己不夠好,無法給他更多他所需要跟想要的。


 時間的輪盤在20歲之後過得好快,貘良大學畢業回了家鄉,任誰也沒想到會是貘良回家,巴庫拉留在異地,就連貘良他自己也沒想到。他曾經跟巴庫拉一起想像兩個人在那個繁華的大城市一起生活的樣子,就算只是小小的房子,能夠見面一起吃飯,擁抱跟親吻,都是幸福的事情。

  巴庫拉帶著貘良曾經的夢想越走越遠了。


  貘良是那種看上去應該會直接被劃入人生勝利組的人,課業好,工作找得好,人長得好看,唯獨感情路特別坎坷,任誰都想不懂為什麼各方條件都這麼好的男子會遲遲沒有對象──只有貘良自己明白原因。

  多年以後貘良感到後悔,他想那時候他們真的都太年輕了,尤其是自己,當時覺得自己應該足夠成熟懂事,但其實完全都只是自以為而已。

  沒有對巴庫拉說出自己內心的疑慮。

  一味地想把自己變成巴庫拉喜歡的樣子而喪失自己。

  自顧自的覺得巴庫拉只是想彌補自己而自負,可巴庫拉當時也一定是付出了自己的感情而想和貘良走下去的,有些話他不善言詞。

  這些貘良應該都要懂的。


  都太年輕了,不曉得愛情其實應該可以不必非要兩敗俱傷。

  只是他早就沒有那個勇氣,貘良想,如果巴庫拉永遠都不會原諒他這也是情有可原的。



  多年之後他回到了那個異地,冬天穿著厚厚的長大衣,貘良已經對這個地方有些陌生了,當他站在捷運站的大看板前查詢路線的時候,他發現了站在自己身側不遠處有個人,明知不妙他卻還是抬頭去看。

  巴庫拉戴著耳機,滑動著手機螢幕,貘良怔愣了一下,他想,如果逃跑就太明顯了,但如果走過去呢?還是要當作陌生人素不相識就好?

  貘良猶豫著,巴庫拉倒是拉開了耳機,走上前去。


  「了?」

  貘良全身都在發抖,他顫顫地抬頭去看巴庫拉,眼眶發紅,四肢發寒。

  「……對不起。」


  他狼狽地只吐出道歉的字句,巴庫拉的表情似笑非笑,貘良竟然認不得了巴庫拉此刻的情緒,時間已經把他們的距離拉得好遠好遠,彷彿中間有條鴻溝,過不去了。

  「你好嗎?」

  巴庫拉軟了聲調,時間的淬鍊下他變得柔軟了,不再是那個四處打架鬧事的毛小子。


  貘良緊咬嘴唇,而後鬆開,巴庫拉看見了貘良的齒痕把自己的唇咬出了血。


  「離開你以後,我就沒再好過了。」

  貘良撐起笑容。

  「可是現在看到你很好,如果再聽到你說你真的也過得很好──那我就好了。」



寫到一半的時候很猶豫,深怕流於了我自己的悔恨。

但我告訴自己,不斷提醒自己要開始寫這個系列的中心想法,咬牙寫了下來。


日後系列都寫完或我跟自己的記憶告一個段落了再來說這篇文章。

评论(2)
热度(15)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