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命定雙生

*「他走了,接著他回來了。」


  巴庫拉消失了好久好久的那天,貘良以為自己已經快要忘記他了,但事實上不。

  回憶像洶湧潮水一樣把自己淹沒,反噬自己、不斷提醒自己就算巴庫拉殘忍,但自己還是,把心都交到了他的手上。


  所以在那個終於適應了異鄉的大學時期,交了新朋友,跟不同好友圈打成一片的那個學期,貘良穿了左耳的耳洞,訂做了一個酷似千年輪的金色耳環。

  特別訂製,所以極為相像,但畢竟不一樣。


  貘良會把耳環藏在髮絲間,雖然說「藏」,但也並非刻意遮掩,只是自然而剛好以頭髮遮住耳環而已,無意間會從白色髮絲間,透出金色的亮光。


  「貘良君有戴耳環?」當作在自己旁邊一起共用午餐的女孩這樣說,同行的友人把目光都放到了自己身上。

  「啊,有啊。」貘良倒也不避諱讓人知道,將自己的頭髮撥到耳後,仿作千年輪精細的指針因動作相互碰撞,細小的聲音響在貘良耳邊。

  「好美喔!」

  「是捕夢網嗎?金色的?可是又好像不太像……」


  「不是捕夢網喔,是一樣千年古物。」貘良伸手輕輕撫摸著。

  「啊!貘良君的爸爸是骨董商人嘛!」

  「是這樣啊~貘良君把他當作幸運小物嗎?」

  友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貘良只是輕輕放下手,帶著苦澀的微笑。

  「對了,為什麼只有穿一隻耳洞啊?這樣買耳環不是很不方便嗎?」


  「因為也只想戴這一個,唯一的一個,而且不能遺忘的都在左邊。」

  「這東西帶給我很多不好的事情呢,不過,想要提醒自己,我愛上一個壞人啊。」



  它提醒自己,以為忘記的東西,會凶狠地反撲,唯有正視,才能夠知道自己心裡真正渴望的。

  我想他。


×


  剛買來的礦泉水瓶沁出水珠,他扭開瓶蓋,隨手一扔就把瓶蓋丟掉,冰涼的水滑進身體裡,消退熱天的焦躁。

  「欸,巴庫拉」

  「有話快講。」

  「你那奇怪的耳環啊,我剛剛在圖書館也看到有人戴一樣的!」

  「哦?」

  「說起來他也長得跟你蠻像的……欸,巴庫拉、」

  「那個人在哪裡?!」巴庫拉愣了一下,下一秒就凶狠地抓住對方的衣領,惡狠狠地質問。

  「就說、在圖書館……咳咳!」

  「本大爺有事情要辦,你自己滾蛋吧!」

  巴庫拉扔下對方的樣子跟丟棄瓶蓋一樣隨便,扭頭就走,掛在右耳上的耳環反射金色的光芒,指針相撞在一起,彷彿在指引自己找到命定的雙生。



  本大爺找到你了,宿主。


  巴庫拉是醒在一片沙漠之中,不遠處站著一個人的人影,巴庫拉眼睛進了沙,視力模糊不清,喉頭乾澀,眼角發痠甚至隱約刺痛,狂風吹起,巴庫拉辨認了那個人的身形,既熟悉又陌生,然後他發現那是自己──不對,那不是自己。

  巴庫拉啐了一聲,撐著疼痛的身體慢慢直起腰,在狂風及黃沙之中開始慢慢往前移動,巴庫拉離他越來越近,那個人側著身的憂傷神情就愈加清晰。

  本大爺的宿主啊。


  巴庫拉想伸手去抓,只要他重新掌握這個身體,那麼潛藏在千年輪裡面的黑暗之力就能有重新覺醒的機會,如此一來就能──

  巴庫拉卻身體一震。

  貘良的身影回頭朝他一望,左耳上有只千年輪耳環,在燦爛的陽光下閃著金光,而巴庫拉頭一次覺得在這樣的烈陽底下他感覺到寒冷,四肢發涼。巴庫拉聽見他自己的聲音,以貘良的語調說著神交辦的話語。

  惡人永不得安息。

  不得前往雅盧的靈魂,終將遠離安寧。


  巴庫拉渾身是傷地躺臥在暗巷內,他就像被神放逐的子民,被拋棄在拉照耀不到的晦暗之處,巴庫拉站了起來,眼睛不再看不清楚,藉由地面上的積水他看清楚了自己的樣貌,他還是擁有著宿主的樣子,巴庫拉卻明白自己身體的力量已然消失殆盡,而心房裡頭沒有他可憐兮兮的宿主靈魂。

  不知怎的巴庫拉反而鬆了一口氣。


  他摸向自己的耳間,發現自己戴著夢裡與宿主相同款式的耳環,不過他戴在右耳,鮮明張狂地向來者宣示他擁有的黑暗力量。

  巴庫拉確信千年輪耳環會帶領他找到什麼。



  最終耳環引領他到一切的起點。

  連巴庫拉都覺得有趣,他朝著旁人指引的方向奔跑,耳環指針撞擊的聲音響在耳際,晴朗的夏日翻騰起一種燠熱的渴望──想靠近一點,想看看那個曾經被自己逼到絕路的靈魂,在抽離了這個惡人之後如何生活,想看看神如何捉弄我們,想看看在那些恐怖的回憶過後,那可憐兮兮的宿主又是怎麼從谷底慢慢爬出來的。


  巴庫拉本質上還是一個相當惡劣的人,他站在那裡便看見了抱著書的貘良,身邊有一群女孩子包圍著他,看起來有些困擾的樣子,一陣風吹過來,女孩子們紛紛壓緊了自己的瀏海,只有貘良轉向了風吹來的方向,在那陣風下,巴庫拉看見了他藏在左耳上的千年輪耳環。

  於是他邁步朝向貘良走近。


  他想過千百萬種方式找到貘良,找到貘良之後將他的靈魂收歸己有,那麼那些遺失的黑暗力量或許就能重回身體──

  可巴庫拉錯了,神讓他重新擁有身體來到這個人世間是為了不讓他惡劣的靈魂安息,當他站在貘良面前,貘良張大眼睛看著他,手上的書冊都掉了也渾然不知。

  「宿主。」

  當巴庫拉開口的時候,貘良閉上了眼睛,張手去擁抱他。



  千年輪的指針互相撞擊在一起,巴庫拉一動也不能動,意識到有些東西失去了再也不會回來之後,巴庫拉反而鬆了口氣,對於緊抱著自己的貘良,他怔怔地繼續他未完的話語。

  「為什麼本大爺回來,你這麼開心?」

  「因為我想你。」


  噢,是嗎?

  巴庫拉揚起嘴角,這時候稍稍將貘良的身體拉離了自己。

  彷彿在照鏡子一般的,他們看著彼此,戴在耳上的耳環閃動著,他想,他們可能真的是命定的雙生靈魂。



  「那你聽好了,本大爺接下來,不會讓你好過的。」


上一個版本發布時間:2016/12/31

對不起我反省wwwwwww萌友跟小天使的千年輪耳環都到貨了所以把這篇補完這樣


评论(4)
热度(26)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