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失戀博物館

  我可以告訴你千百種喜歡你的理由,有千百種對你告白的方式,唯有一種會令我停下腳步,而我選擇了那一個──你不愛我。


  張惠菁的《告別》如此寫道:「有時候我會寫到我身邊的一些人。他們活著,吸收這個城市的廢氣,對我笑,跟我吵架, 轉身離開,變成我不認識的人。總是要在一段時間之後,我才明白。當初寫他們,就已經開始對他們告別。」


  於是在我終於痛苦之後,我寫下了失戀博物館。

  我不確定這一切結束了沒有,深怕當我說結束了,新的痛苦又朝著我而來。


  把某些文加上了失戀博物館的TAG,我寫他們,是為了跟他們告別,希望寫得越詳細,我能告別地越徹底。

  我初戀──初戀之所以稱為初戀,是因為它已經結束了──至今仍然如此覺得:人是因為愛而活著。

  而我一直以來都想反駁這句話,人不是因為愛而活著的,只有愛人是不能夠活著的,會有恨,會奮不顧身地愛過一個人之後恨他,恨了很久之後才慢慢釋懷,最後想起來只剩下一點埋怨,更多是抱歉。

  因為我們感情付出不對等,以至於你還可以以為人是因為愛而活著,而我並不是。

  我花很多時間去忘記你,花很多時間假裝自己很灑脫但不是,花很多時間重新去認識身邊的人,割捨曾經很要好的人,脫離所有我們之間的共同關係。

  最後的最後終於我們不再有共同交集了,很久很久以後的現在,只剩下抱歉。

  抱歉我不夠成熟,抱歉我其實可以不用這些方式結束我們。

  抱歉沒好好說再見,抱歉這些抱歉再也沒有勇氣說出口。



  1.午夜電話:

  那一年我16歲,印象來中的第一次失眠。那時候我每天需要躺半小時至一小時才會睡著,才剛睡著又醒了,半夜三點,再也睡不著。

  翻來翻去很久,覺得時間好慢好慢,躺在房間的底部很像墨水沉在大海裡面一樣。我很想他,但知道大半夜的他一定睡了,但又好猶豫好猶豫,於是我傳了簡訊給他。

  我每天傳簡訊給他,一封70字一定打滿,半夜失眠,手機的亮光都刺得我的眼球痛,但是我好想他,我得跟他說話才行。

  然後他回我了,很開心,我跟他用簡訊來回傳了幾封,終於忍不住,偷偷摸摸逃到外陽台,我撥電話給他,他睡得懵懵的,我真覺得他好可愛,我跟他講Inception的劇情,我覺得真好看,然後我說亞歷山卓還有無言以對的MV一直在我的腦中打轉,很像詛咒。

  我忘記他回我什麼,只是覺得很幸福,他願意聽我說話。

  我們掛上電話,我躺回床上,並沒有因此而睡著,只是覺得心裡那種浮躁感沒有了,只要放鬆思緒就能睡了。我們還在用簡訊聊天,把手機弄得好燙手。


  23歲,失眠對我來說是常態,我再也沒有半夜打電話騷擾別人過,但有和萌友聊天聊到越亢奮睡不著。

  那一天我突然想起他,想那時候的我以為他願意接我那一通半夜的電話、願意陪著失眠的我就能走到永遠。事實上不是,我們最後分開了,有時候我會無比悔恨,我們遇見得太早,用不成熟的方式讓彼此分離。


  只是那時候以為的那種永遠,再也不會出現了。



  2.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他說他要去北投。

  我說我們一起去。


  那是陳信宏的家鄉啊,我們要當追星族,先從他成長的地方開始熟悉及探索,可我們挑錯時間了,挑在好熱的暑假,爬到階梯上的時候我都要熱昏了。

  他搖著我的手,說,欸欸我想到一句歌詞,然後他唱,我聽見風來自地鐵和人海。


  那可真有意思,我們是追星行程,就這麼剛好那邊也是向左走向右走電影的拍攝場景,北投公園那漂亮的噴水池,主題曲是遇見。

  我說好熱你放開我,還是他說你不要黏著我很熱,我忘記了。記得那天隱形眼鏡刮得我眼睛痛,他一直說你要不要去洗手間拔掉,我腦羞罵他,嘿,拔掉你就得帶著半個瞎子走來走去了。

  他想想也是,只是站在洗手台旁邊看我弄隱眼。


  我們去了松菸,後來才到北投。

  真的很熱,我覺得全身都要融化了。


  他唱遇見,我的腦袋都熱糊了,其實腦中早就接了下一句歌詞,只是當時我並沒有跟他說。後來我回來,告訴他,你知道嗎,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他後知後覺地被我遲到的情話撩到。我們後知後覺地在淡水捷運站前面的斑馬線牽手。


  回想起來才知道,我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停在那些回憶裡面,他都已經走遠甚至不知道走到哪裡了,我還停在北投的那些場景裡面。



  03.你好嗎


  我的初戀,之所以稱為初戀,就是因為他已經結束了。

  前幾天跟朋友吃飯的時候提到他,我說,我很後悔,真的很後悔。

  朋友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因為分手的時候場面搞得很難看,我滿腹委屈壓抑很久才爆發出來,有很多很多我無法接受的事情,我也咒罵他不得好死,朋友都看在眼裡,這下聽到我這麼說他有點訝異。

  我說,不是的,這樣說不是因為我還喜歡他,而是我覺得那時候太年輕,所以傷害他很深很深,有時候不需要搞成那樣的,回想起來那些讓我受不了的,也不是什麼大事情。


  那時候我跟他說,我會留在台北的,想跟你一起。

  畢業離開的時候寫了信給他,告訴他,我把你的城市還給你了。我們的城市,又變回了你的城市。這一輩子他都不可能原諒我。


  遇見很多很多更讓自己難受的事情才發現,那時候的自己是太過幸福,以至於凡事都挑剔了起來。他帶著我的夢想走遠了,而我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


  無數的悔恨直到現在,我只剩一句想問他。


  你好嗎?


  分手那年一個人在板橋聽徐拉唱失落沙洲,想起前一年的耶誕城是兩個人一起去的。我在人群裡嚎啕大哭起來,一路上捷運哭回宿舍,室友說誰欺負你,這種爛人不要想他了。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才是爛人。



  04.再見吧我的王子


  L不是王子,他連王子的王都沾不上邊。

  那年他去日本交換,我跟朋友去大阪玩,我沒跟他說,從到達日本的那天我就想跟她說我在大阪,在大阪往京都的快速列車上我好想告訴他,他說他去了東京,去看了你的名字,腦中有很多想法,也去實際地點朝聖了。

  我想問他你心裡有沒有我,去那些地點的時候是不是想起我。

  但我沒有,直到飛回台灣前,我準備上飛機,他正踏進機場check in。命運開我們玩笑,他跟我同一天回台灣,但我們就是錯過了。


  L讓我有一種「幸好有你,我還可以喜歡上別人」的錯覺,來彌補初戀帶給我的痛苦。

  沒想到L讓我更痛苦。


  05.博物館

  蘇打綠的博物館這麼唱著,把思念變成一個博物館。

  補上失戀博物館TAG的文,多多少少都是對L的思念或是我們一起做過的事情,有時候是他跟我說過的故事,有時候是我看著他想到的感覺。


  這些年我都藏著心意,四月望雨時曾這麼寫道,如果當朋友可以一輩子,那麼我們做朋友就可以了。

  我離開台北,回到台中,開始工作,找工作很挫敗的時候也曾躺在沙發上跟L講電話講到哭,我以為我可以藏,但我太高估自己。


  去年九月的時候我夢見格瑞,雖然夢裡的樣子是格瑞,但他的所有樣子都是L的模樣,夢裡我覺得他就是L了,他給了我一只戒指,在中指,意旨戀愛中。

  醒來後我想,就是今天了,我得告訴他,告訴他,我說不定就能得到一只套在我中指的戒指,銀面的,閃閃發光。

  [瑞金] When your dream comes true  


  我跟他告白,然後我們聊了整晚日常生活,他絕口不提答案到底是要在一起還是不要。

  當然我明白這是做朋友的意思,只是我不曉得給個確定的答案真的有這麼難?


  那跟初戀是同一個套路的,我告訴自己,我必須恨他,恨他,我才可以阻止自己繼續喜歡他。

  此後他對我說的每一句話都帶刺。

  他說他工作上被刁難,我想我就是個垃圾桶。

  他說他最近好像被追求了,要我快告訴他這不是真的,我想我當初跟他告白的時候他就是這樣把我當玩笑的,去跟別的朋友說他被倒追了。



  我必須寫他,必須寫出來,寫出來我就可以跟他告別了。

  在那之前我必然歷經憎恨的痛苦。



  希望我能夠好起來,希望真的寫了他們之後我就能跟他們告別。

  希望下一個我不用再經歷這些痛苦。

  十年了,這十年我已經夠難受了。


  讓我先哭會,哭完之後才有勇氣繼續走下去,未知的未來,或者不知道何處的未來,或者我沒有未來。

评论
热度(3)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