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記不得情人節

*情人節快樂

*沒情人的小年夜快樂,來來這裡還有位置,抱在一起哭

*桩子生日快樂  @木桩子子子 


  春寒料峭,春季的腳步悄悄靠近,天還隱隱冷著,貘良搓搓手,指尖被凍得有些微泛紅。

  「巴庫拉,我們該出門了。」貘良站在門口,戴上了耳罩,只差鞋子還沒穿好而已,貘良在玄關東張西望,就是沒看見巴庫拉的身影。

  「巴庫拉──?」貘良喊出聲,這才看見巴庫拉從幽幽地走到門口,相對貘良身上的裝扮,巴庫拉穿得單薄,就罩了件大外套,走過貘良身邊穿了鞋。

  「本大爺聽見了。」


  貘良體質畏寒,一出門就縮著肩膀,嘴邊吐著白色的煙霧,巴庫拉看貘良冷,抓著他的手就塞進自己的大衣口袋裡。

  「嘩,巴庫拉你的口袋真暖啊!」

  貘良白皙的肌膚被冷空氣凍紅,勾起笑容看巴庫拉,然後他在巴庫拉的口袋裡摸到了溫暖的來源,貘良嘻嘻笑了兩聲,從巴庫拉的口袋裡拿出了暖暖包。

  「你拆我的暖暖包?」貘良瞇著眼睛笑,雖然是明知故問,但貘良還是想聽到巴庫拉親口說出來。

  「本大爺替你準備的。」巴庫拉揚起臉,驕傲地說著,貘良噗哧地笑出聲,握著暖暖包,摘下了自己的耳罩,替巴庫拉戴上。

  「我也替你戴暖啦。」貘良摸了摸耳罩上面的絨毛,巴庫拉嫌惡地嘖了一聲,但也沒把耳罩摘下來。


  貘良邊走邊搓著暖暖包,跟巴庫拉分享著即將要去的目的地。

  「我是打算買點東西,簡單包裝送就行了。」

  「簡單?那幹嘛還要送?」巴庫拉斜睨著貘良,貘良認真地回應:「還是得送啊,畢竟是朋友啊!」

  「隨便你隨便你──」巴庫拉指向了不遠處,商店的燈光隱隱閃爍著,貘良步伐往前,巴庫拉卻拉住了他的手,溫暖的體溫覆在貘良手上。

  貘良就著那樣的溫度,回握了巴庫拉的手。



  巴庫拉則是一直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從出門之後、踏上街頭,全部都瀰漫著一股奇異的氣氛,就像他們剛剛踏進商店,店員用特別炙熱的眼神看著他們,貘良似乎沒察覺到什麼,抬頭看了下商品擺放的牌子,就直接往自己所需的走道走去,巴庫拉跟在後頭,雙手插在口袋,貘良挑東西的時候,暖暖包就又回到了巴庫拉的口袋裡,算是保溫了。

  貘良很快挑好了他想要的東西,巴庫拉跟著到櫃檯的時候,店員小姐意味不明地在結帳完成、巴庫拉伸手去提袋子的時候,笑著對貘良說:「真幸福呢。」

  「哈?」巴庫拉皺著眉,貘良則是歪歪頭,聽著店員小姐爽朗地喊聲謝謝光臨。



  貘良也開始覺得奇怪了。

  「巴庫拉,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我們出門之後,什麼東西都是雙人的,剛才那家店也是啊,要我多買一個,雙份有做優惠──」

  貘良扳著手指,巴庫拉的表情像是在聽又像是沒有,在貘良話還沒說完的時候,貘良停下腳步,看著烘焙坊裡面剛出爐的新鮮麵包,透明冰櫃裡面有多款漂亮的蛋糕與泡芙──

  「巴庫拉,奶油泡芙!」


  巴庫拉極其無奈地被貘良拉進烘焙坊裡,看見奶油泡芙的眼睛都亮了,整個人都要貼上冰箱一樣,店員笑吟吟地上前去招呼,話鋒一轉就又是開始推銷特別粉紅的情人蛋糕了。

  「泡芙先替您打包起來──您要不要考慮這款特別設計的情人蛋糕呢?現在一起帶的話都有打折優惠喔!」

  貘良看著那款蛋糕,太粉紅了,完全不是貘良喜歡的樣子。

  「啊,我是有想挑蛋糕,是朋友生日……」貘良眼神往下,指了情人蛋糕下方左側的白奶油蛋糕,上頭以當季的新鮮草莓點綴,漂亮的書寫體在黑巧克力上寫著Happy Birthday,貘良第一眼就看上它了。

  店員哦了一聲,繼續鍥而不捨地繼續推銷。

  「朋友的生日嗎?當然您挑的那款也相當適合,不過因為搭上情人節,所以也很推薦您購買這款蛋糕與──男朋友分享。」

  店員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飄向了巴庫拉,這時候兩個人才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是情人節啊!


  貘良這下不好意思了,他就買下了生日蛋糕與情人節蛋糕,巴庫拉嘖了好幾聲才肯願意替貘良提那款太過粉紅的情人蛋糕。

  「我都忘記是情人節了──」

  貘良抱著奶油泡芙,一手提著剛剛買好的禮物跟生日蛋糕,步行到了朋友家門口。

  「巴庫拉,幫我拿手機!」

  貘良側過身,巴庫拉伸手探進貘良的外套口袋,替貘良撥打了電話給朋友,巴庫拉並不想替貘良講電話,於是把手機塞到貘良的耳邊,替他拿著手機。

  「喂?我們在你家樓下!驚喜吧──要送你生日禮物呢,快來接我們!」

  貘良用雀躍的聲音對電話那頭說道,過沒多久一個女孩急急忙忙往貘良的方向跑來。

  「貘良君!」

  「這是要送給妳的,生日快樂!」貘良將手上的小禮物以及蛋糕交到了女孩手上,她不斷跟貘良道謝,貘良笑著說:「不麻煩,準備的也很簡單,希望妳不只是生日,每天都能很快樂。」

  「謝謝你,貘良君,天氣那麼冷,上來坐坐?巴庫拉君也?」

  貘良看了眼巴庫拉,然後他笑了。

  「沒關係,我們還要去過情人節呢。」


  貘良張開自己的手去勾巴庫拉的小臂,巴庫拉震了一下,臉上的表情以厭惡來取代了害羞。

  「那我也不打擾你們了,路上小心啊。」

  女孩覺得自己的眼要瞎了,感謝自己在情人節生日,還可以被曬一臉狗糧。


  原來是情人節啊。

  貘良一邊走一邊想著,巴庫拉仍然提著那個多買的蛋糕,貘良看著他,忍不住想,因為身邊是巴庫拉吧。

  他們本來就對這種節日不上心,就算知道了也不會特別去記或是送對方禮物,最重要最重要的一點是──只要在彼此身邊,情人節也不重要了,因為他就在身邊啊。

  貘良笑出了聲音,巴庫拉聞聲回頭去看不知道又因為什麼事情在笑的貘良。

  這個世界上哪裏有這麼多值得他笑的事情?

  巴庫拉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貘良愛笑,有時候笑得巴庫拉都想揉垮他的嘴角。


  而貘良對上巴庫拉的眼,主動邁開步伐湊上巴庫拉,極輕地給了他一個吻。

  天氣太冷了,貘良的臉頰都凍紅了,但巴庫拉這下鼻間也笑出了聲。


  這點夠值得他笑,可以,想到本大爺笑都可以。


评论(6)
热度(21)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