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53 Dawns

*當黑夜問白天


  武藤遊戲很早就做了那個決定。

  他知道自己即使會悲傷,不願意放手,但他仍然想為了心上的人努力。

  因為是他陪伴著自己一路走了過來。


  武藤遊戲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變得更好了。

  不曉得自己是不是比從前開朗、更能夠融入人群,或者說,他有沒有比從前快樂?


  他其實也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


  從武藤遊戲組好了千年積木的那一刻開始,時間像是終於從錯置的卡栓裡頭,找到了自己真正的歸處,一切都吻合了,當對的人,有了對的契機,通往過去的門扉就會開啟。


  武藤遊戲下定了決心,要替另一個自己找回他的記憶。


  一個沒有記憶的人,就如同被拋棄在偌大的河中央,呼喊卻無援,只得束手無策地讓冰冷的河水吞噬自己。

  可另一個我不一樣啊。


  從前遊戲會懼怕自己身體裡的另一個靈魂,可共生共存後才明白,那個靈魂只是還沒學著怎麼溫柔。


  從前冰冷而散發著恐怖氣息的心之房間,遊戲能夠感覺到如藏在皮膚底下的脈搏般,潛藏起來的溫度。

  在與自己日益親近的狀態下,闇遊戲褪去了昔日的尖銳與冷冽,看向遊戲的神情多了點柔和。

  因為他們總是如此柔順地待著對方,那愛情也像柔軟滑順的綢緞般包覆著自己的心臟。


  即便是兩個人許下的諾言,遊戲也知道,那是自己太喜歡他了,想把他留在身邊,是失控的內分泌。


  我想和你永遠在一起。

  我願意把我的記憶全部都給你。


  是啊,永遠是什麼呢?

  遊戲有時候會問自己,闇遊戲所說的永遠,對他來說就是童話故事裡不會老去的彼德潘,可他是有限的生命,對遊戲來說,永遠是有界線的,有生命的重量與年限,如果自己死去,那麼闇遊戲的靈魂便是恆久困在千年積木裡,直到下一個能讓他甦醒的人出現。


  對闇遊戲來說,那樣的永遠,反而成了酷刑。


  所以自己不能如此自私啊。

  明知做了這個決定之後,那一天到來,他終將失去身體裡的這個靈魂。


  遊戲很早就做下了這個決定,要找回闇遊戲的記憶,然後讓他的靈魂回到他應有的歸處。

  所以他再也不去想自己是不是變得更好了、能夠融入人群,但有件事他可堅定地表明,武藤遊戲確比從前快樂,因為他有了努力的目標、相互扶持的對象,還有惦在心上他人。


  卡栓一旦回到了對的位置上後,時間的流逝像水,在第無數個黑夜後黎明,他們都知道距離分別的時間越來越近。


  握著的手緊了又鬆,在黑暗遊戲裡慢慢被吞噬的身體嚎哭著疼痛,遊戲卻一聲不吭,他用自己全然的信任,把自己交給了闇遊戲。

  他不會讓自己消失的。


  信任是最利銳的武器,也是最堅硬的鎧甲,當闇遊戲最後獲得了三張神之卡,光芒指引他方向,他知道那扇門打開了,通往他的過去、自己的未來的那扇門。

  那是一個無可迴逆的門扉,他們只得走向全然不同的方向。

  是命運注定他們如此,他們無需言語也達成了一樣的執念,不需要逃避,也不用做選擇,他們要攜手找回闇遊戲的記憶,即便最後的結局終將是分離。


  法老王的光芒如陽光照耀著大地,遊戲站在古埃及的土地上時,他感覺到躁動,一方面卻也覺得欣慰。

  曾經在心之房間感受到的溫度是潛藏於皮脂底下,但現在他確實沐浴著。

  感受著這樣美好的一切,遊戲只覺得自己該更努力,將王送回他的王座,自己走向光,只要惦在心上,他永遠都在。


  此時的永遠就已經了無時間的限制,是已經刻畫在彼此靈魂之上的印記。


  他輕喊,亞圖姆,那沙漠中的海市蜃樓就再也不會出現。


  尋回了名字與記憶,最難的卻是學著別離。


  我們都已經走過了這麼多的考驗,差一步就是未來。



  奪取王的劍,王的靈魂才會安息。

  武藤遊戲堅毅,這是他的決定,他要送別這個靈魂,如此一來他們才能夠真的永恆。


  拿著武器指向對方並不是憎恨,而是斬斷了所有疑惑與誤解,是向著彼此的信任,相信他們最後終將都會是最好的模樣。


  可別離還是令人哭泣。

  武藤遊戲拚上了一切打敗亞圖姆,鬆了一口氣的時候,難捨的心緒全部湧上心頭。


  我有變得更好嗎?我有開朗了嗎?我有更融入人群嗎?我有變得比從前快樂嗎?

  遊戲怎麼想,只要那些疑問的答案是「有,我有」都得歸功於亞圖姆。


  武藤遊戲的眼淚都掉進了亞圖姆心裡,亞圖姆蹲下身,以自己溫暖的掌心撫摸著遊戲的背。


  你是溫柔的堅強。

  你說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名叫做武藤遊戲的存在。


  遊戲揩去自己的眼淚,他們攜手推開了那扇通往亞圖姆過去、自己未來的那一扇門,陽光如他一樣溫煦燦爛。


  第53天的黎明,是亞圖姆。

  法老王的長披風在自己的眼前,慢慢消失在光裡面,遊戲知道,他的心裡永不會後悔,並且他很踏實。

  接下來就是他自己的故事了,他還有未完的篇章要繼續寫下去,過去成為自己走向前的養分,亞圖姆也會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一直陪伴著自己,至少在他心裡,這樣柔軟、燦爛,比愛情還要更強烈的羈絆,僅存於兩個人的胸臆之間,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


  亞圖姆迎著光,背對著武藤遊戲他也知道,這是他心裡早就做下的決定。

  那樣的愛情推著他們走向注定別離,可這才是最好的結局。

  王掛在耳上的耳飾閃閃發光,他看著所有神官恭敬地迎他到來,此刻他已為神,在冥界大門關上前,光仍可透出一絲縫隙之時,亞圖姆在心裡暗忖。


  我已為神,無須罣礙。


  而願你所處的世界,能夠同我待你一樣溫柔。

  那是最深厚的情緒與請求。


  願世界待你,同我待你一樣溫柔。

  當大門關上時亞圖姆複誦了一次。


  希冀世界對他溫柔,還有什麼感情還更深刻的了。

  原因無他,僅有愛一字。


  在第53天的黎明,故事光裡結束而後開始,世界溫柔,陽光撒成了一道路,指引著武藤遊戲走向未來。



當我寫23的〈黑夜問白天〉之後,以為可以停下來,結果是一個sign,提醒我要再繼續寫點什麼。

久違有些生疏,但也不願意落進我自己的套路裡,所有事件我都要帶過去,大家都知道我在說哪一段,做一個默契連結,那就足夠了。


關於「我」、關於「從黑暗到光明」、關於「決心送別/離開」、關於「如何待人以最溫柔的姿態」,說到這裡就可以了,我覺得愛一個人最深刻的方式,就是希望世界待他,如自己待他同等溫柔。


是的,你一直一直都值得最好的,希望世界待你溫柔,我也把我的溫柔,全部都給你。

第53天的黎明到來了。


评论(10)
热度(72)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