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在那個雨天為你唸一首辛波絲卡的詩

*提問箱點文:想要看跟雨天有關的闇表!成年人的現代架空設定(狸貓眼睛閃閃.jpg

*架空

  今年的雨季來晚了,亞圖姆帶著傘的日子,天不下雨,正挑他沒準備帶傘的日子,一場傾盆大雨就這麼下在他眼前。

  他暗忖,西裝是剛送完乾洗回來的,要淋濕了不划算,領帶是他很喜歡的那條,皮鞋更不用說,是他好不容易狠下心去砸錢訂做的。

  從頭到腳,沒有任何一處可以被淋濕。

  可要他一個公司行員穿著可笑的雨衣跟鞋套──亞圖姆肯定是拒絕的。

  鞋子倒還好,公司裡有雙替換的,至少淋了不心疼,可其他配備肯定不行。他站在窗邊天人交戰許久,最後瞧見了雨勢有暫時停下的空檔,亞圖姆快步離開辦公室,走出辦公大樓的時候還帶著一些陰雨的涼意,亞圖姆顧不得那爬上肌膚的寒涼,他當轉過一個街角的時候,一滴豆大的雨珠就打在他的頭髮上。

  亞圖姆瞧見了一間開著的書店,他毫不猶豫地踏了進去。

  他踏進去的那一刻,窗外傾盆大雨,店員和坐在裡邊座位的客人不約而同看了外頭一眼。

  「又下雨了啊。」開口地是坐著的客人,他細細地說,輕輕地捏起桌上的咖啡杯,慢條斯理地啜了一口。

  「貘良君今天也沒帶傘吧。」店員笑了一聲,轉身就從包裡拿出了一把折疊式雨傘,放在客人面前。

  「遊戲君總是這麼貼心,」貘良笑得很輕,他把雨傘推了回來「但我今天沒打算這麼早走,如果需要,我再跟遊戲君借。」

  貘良推了推鼻樑上的鏡架,接著又埋首看著手上的那本書。

  亞圖姆環視了一圈,書店的藏書並不多,一半的空間被規劃成咖啡座,結帳櫃台旁擺上了專業的咖啡機,現在這種複合式的書房很多,要不是雨勢,的確是一個很值得放鬆心情的地方。

  待店員與客人的對話完畢之後,店員的眼神就落到了還站在門口的亞圖姆身上。

  「你好,請問有要找什麼書嗎?」

  雖說是書店,但藏書並不是像大型連鎖書店一樣什麼都有,而是有特別挑選過、符合這間店所需要的書籍才會被擺到架上。

  亞圖姆保持著禮貌的疏遠,他不想坦承自己是進來躲雨,於是他擺擺手,告知店員他是來看看的,不用特別介紹沒關係。

  店員對著亞圖姆笑了一下,眼神裡回覆著我知道了,而後旋開咖啡機的蒸氣,嚓的一聲如迷霧的蒸氣噴灑出來,店員把咖啡機整理好,擦乾雙手,靠在櫃台邊看起了一本書。

  亞圖姆想起這類型的書店大抵就稱為獨立書店吧。

  不隨波逐流的,排行榜上的書籍一概不會看見,不會有心靈勵志,也不會有名人教你如何投資,只有黑色與彩色的斑馬*,如歌的文字在詩中跳躍。

  書店的選書以詩為主,古今中外都有,亞圖姆在小矮櫃上揀出了一本吸引自己的書封,寫了一個外國詩人的名字,亞圖姆很少接觸這些,於是他隨意打開,隨意翻了兩頁。

  亞圖姆翻沒兩頁便分了心,因為外頭雨下得更大了,雨滴打在窗戶上的聲音干擾了他的閱讀,他只是蹙起眉頭。

  「您有帶傘嗎?」店員在此刻開了口,亞圖姆看著他溫暖的笑容,他撓撓頰側,最終選擇誠實。他把書放回了架子上。

  「沒有。」

  店員的眼波像有著一層浮光,他將剛剛遞給貘良的傘改遞給了亞圖姆。

  「借您吧,您應該是附近公司的員工,如果耽誤到公事就不好了。」

  亞圖姆接過了傘,從西裝內袋裡拿出了名片,恭敬地遞給了店員。

  「謝謝,我是隔壁B社的亞圖姆,會再把傘還回來的,請問您怎麼稱呼?」

  「武藤遊戲,叫我遊戲就可以了。」

  亞圖姆向遊戲道過謝後,便帶著遊戲的那把傘離開。

  貘良把一切都看在眼裡,他又喝了一口咖啡。

  「亞圖姆君會再來的唷,下次他會點一杯咖啡。」

  「貘良君看什麼都很準呢,剛剛亞圖姆君在店門口的時候你就知道他會進來,而且只是為了躲雨。」

  「這是觀察,」貘良放下了手中的書「他看了天空一眼,表示他怕淋到雨,進店裡前東張西望,表示他沒有特定目標──所以,他進來只是為了躲雨啊。」

  「貘良君對觀察的事情很細心,卻對自己很迷糊呢。」遊戲的眼裡帶著小小調皮的樣子「貘良君不是說今天沒打算那麼早回去嗎?其實是又忘記帶家裡鑰匙了吧。」

  「既然已經看穿了幹嘛還要說出來呢。」貘良撇過了視線,把手裡的那杯咖啡喝完。

  「遊戲君,再來一杯咖啡吧。他啊,下次來喝到遊戲君的咖啡,絕對會迷上遊戲君的。」

  「這是誇獎嗎?」

  「當然是囉。」

  書香,還有咖啡香。

  亞圖姆一直惦記著要還遊戲雨傘這件事情,當他每次握著那把傘的時候,就會想起在語聲交織之下他與武藤遊戲的第一次對眼。

  他的身上散發著好聞的咖啡香,即使不是到書房去看書,喝杯咖啡也是不錯的。

  亞圖姆對那間店產生了莫大的興趣,上網一查才發現它算是收藏詩集具有指標性的獨立書店,據說咖啡也是有口皆碑,這樣一間書店他竟然進公司這麼久都沒有發現。

  亞圖姆確實同貘良預料的一樣,帶著傘回到了遊戲的書店,將傘還給他後,點了一杯咖啡,就坐在離貘良不遠的地方,亞圖姆向遊戲買了那本上次他隨意翻過兩頁的書,當遊戲為亞圖姆送上咖啡的時候,兩個人的眼神交織在一起,貘良瞇細了眼睛。

  ──這是觀察,從兩個人對視的眼神看來,他們說不定會談起戀愛。

  貘良在心裡這麼想,可他並沒打算告訴遊戲,一來是他太了解這個認識太久太久的朋友,一旦告訴他這些,他會特別在意,說不定這事就不成了。

  再來,感情這種東西,可不是單方面說了算。得要亞圖姆肯繼續才行。

  貘良也不想當亂點鴛鴦譜的人,只不過遊戲和亞圖姆說笑的樣子,貘良心裡大致上也有些底。

  人生啊,除了上班跟計算營收之外,還有更多有趣的事情啊。

  貘良笑了一聲,拿起了手上的書繼續讀。

  亞圖姆變得很常來,每次都會點杯咖啡,他買的那本書看起來每次都沒有太多頁的進度,大概是真不太習慣唸詩吧,又或者他只是為了喝咖啡而來,書籍只是裝飾用的。

  氣候變遷使得天氣陰晴不定,在氣象預報預測降雨機率8%的那個日子,竟然下起了雨。而貘良在那一天,竟然自己帶了傘。

  「貘良君,這不會又是『觀察』吧?」

  「不是,」貘良低著頭笑了「只是心血來潮放進了包裡。」

  遊戲當然沒多帶傘,畢竟那是一個只有降雨機率8%的日子。

  而亞圖姆同一次他們見面的時候,伴隨著傾盆大雨一起來到了遊戲的書店。

  遊戲看亞圖姆的樣子當然明白,他和第一次一樣,將自己的傘推到了亞圖姆面前。

  「借你吧。」

  亞圖姆接過了傘,他偏頭想了一下,然後給予遊戲溫暖的微笑。

  「你休息的時候,我來接你。」

  唉呀。

  貘良起了身,到遊戲的書櫃上取下了一本書,他對辛波絲卡的詩太熟了,他想找的那首詩在第幾頁貘良都能閉著眼睛翻到。

  貘良清清嗓子,襯著咖啡香,他緩緩地唸出詩作。

  「他們兩人都相信/是一股突發的熱情讓他倆交會。/這樣的篤定是美麗的,/但變化無常更是美麗。」*

  遊戲還想為什麼貘良會突然出聲,待他聽清楚詩作的內容之後倏地紅了臉,亞圖姆仍不明就裡。

  遊戲想,那本書果然是買來當作裝飾的吧,這首詩,亞圖姆竟然還沒讀到。

  當他讀到的時候,他就會明白了。

  貘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唸詩的聲音很輕,在那個雨天,為他們唸一首辛波絲卡。

  「有一些跡象和信號存在,/即使他們尚無法解讀。」

*1:黑色與彩色斑馬:夏宇的《這隻斑馬》跟《那隻斑馬》

*2:辛波絲卡〈一見鍾情〉

型態像小小書房或是新手書店都好,或許更像人際關係事務所。

评论(11)
热度(82)
  1. 今夕。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諸君!!這是七零大大賞臉給我點的文!!!!😍😍😍😭😭😭🙏🙏🙏💓💓💓💓💓�...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