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房東家那隻跑來我家的貓

*雙性轉!雙性轉!雙性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不喜請繞道!

*給文昕ㄉㄉ~ @今夕。 


  遊戲在曬衣服的時候一直覺得有些地方奇怪,他和亞圖姆在陽臺上擺了幾個盆栽,可今天卻翻倒了一地,遊戲看今天的天氣挺好的,也沒颳什麼大風,所以吹倒的可能性低,再不然就是有貓跑進來搗亂過,這是最有可能的結論了。

  不過也找不到兇手,遊戲只好摸摸鼻子自己把翻倒的土清理乾淨。


  他和亞圖姆住在一起一陣子了,這種像是同居見習的室友關係讓遊戲每日想起都還會覺得害羞。

  他喜歡亞圖姆,自大學同系開始就是。亞圖姆長得高挑,身材也好,平常時對人有些冷漠——說來像是冰山美人型的女孩子,但其實並不是,亞圖姆只是不太愛交際而已,只要找到跟他興趣相同的東西,亞圖姆可以一直說話。

  第一次亞圖姆不間斷地談著卡牌遊戲的時候,遊戲有點嚇到,他只是隨意想找點話題而已,結果正中亞圖姆的好球帶,從那次之後就成了好朋友。

  亞圖姆談話的時候眼裡都有光啊。

  他明明是一個充滿熱情的人,在別人的印象中卻是冰山美人——不過也沒有關係,遊戲想,那種精神抖擻、神采奕奕的樣子,能夠讓自己佔有,其實也很好。


  遊戲不是那種第一眼就會被人注目的人,跟亞圖姆比起來,看似完全不同類型,但其實論穩定度來說,遊戲是一直都在成長的。

  他們一起玩遊戲,一起吃飯聊天,分組報告都一起,久而久之有些曖昧的情愫就悄悄爬上心頭。


  女孩子之間有些難拿捏,亞圖姆跟遊戲很親,有時候會說出一些聽起來像是撩人的話,可遊戲總是當作是兩個人親密的一種玩笑,直到有一次亞圖姆從系上拎了兩瓶系會沒能喝完的酒回家,兩個人邊喝邊聊天,聊著聊著就開玩笑地親起來。


  女孩子的唇很柔軟,一開始落在臉頰上就像跌在棉花糖上一樣,香香的、甜甜的。

  遊戲也親了回去,雖然是玩鬧,但是心裡撲通撲通的劇烈跳著,亞圖姆舔吻他的唇,那一瞬間遊戲才感覺到,不對,這不再只是玩鬧了。


  他意識到的時候,竟然不是選擇推開亞圖姆,而是閉上眼睛繼續和他接吻。

  或許沒有那兩瓶酒,兩個人可以一直當一輩子的好朋友,但藉酒壯膽讓他們的關係進到了下一個階段。


  他們本來就同住一間房間,本來是為了省房租,這下可好,一下子就變成了同居,遊戲每天早上醒來,想起自己跟亞圖姆同居就會害羞得不得了。

  紅著臉和他說早安,亞圖姆慵懶地撓著自己睡亂的頭髮,給遊戲一個還沒睡醒的微笑。

  「早安,夥伴。」


  天曉得每一天都是這麼幸福。

  遊戲用力甩了甩手上的衣服,把衣服甩整,之後掛上了衣架。

  翻倒的盆栽讓他多花了一點時間,遊戲聽到亞圖姆從客廳喊自己的聲音。

  「夥伴,需要幫忙嗎?」

  「快好了!」遊戲高聲回應,把襪子夾上曬衣夾過後,遊戲擦乾自己的手,看著透過窗子的溫暖陽光,童趣似地對衣服們說:「要好好曬乾啊。」


  客廳有著剛清潔過後的氣味。

  他們今天一起打掃家裡,亞圖姆整理客廳,拖了地,地板上還有一層淡淡的水氣,見到遊戲從陽臺走過來,亞圖姆提醒了聲小心點。


  接下來他們的行程就是把垃圾拿去丟,然後走到附近巷口的早午餐店,享用一頓揮灑汗水過後的獎勵。

  亞圖姆對著遊戲笑,他們一起出門的時候總是素顏,在彼此面前無需有偽裝,以最真實的樣子面對彼此就足夠了。何況他們也只是到外頭吃個早午餐,真的不需要往臉上塗抹些什麼。


  遊戲拎起自己的包,準備跟亞圖姆一起出門的時候,忽然有個影子閃過他們面前,遊戲嚇了一跳,亞圖姆直接被那個影子攻擊。

  「亞圖姆!」遊戲大聲叫著,亞圖姆嗚咽一聲之後跌坐在地上,這時候他們才發現攻擊亞圖姆的影子,是一隻有項圈的貓,現在用尾巴纏在亞圖姆的小臂上,狀似親密地磨蹭著亞圖姆。

  「貓?該不會是早上弄翻盆栽的……!」

  遊戲想伸手去摸摸牠,結果貓竟然亮出了爪,遊戲抽回手,亞圖姆蹙起眉頭。

  「把爪子收起來,不准這樣對夥伴。」亞圖姆訓斥地說著,結果貓竟然聽懂似地收下爪子,然後討好地喵了一聲。


  亞圖姆把貓抱了起來,手指撓撓他的小腦袋跟下巴,貓舒服地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是哪裡的貓啊?」遊戲蹲在一旁,觀察著這隻黑貓,亞圖姆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不過他有項圈,應該是附近人家的。」「哦,是哦,我以為是你在外面偷養的小三呢。」

  遊戲開完笑地說「看他那麼黏你的樣子——」

  「我才沒有。」亞圖姆正經八百地回應,遊戲笑得更歡了。


  偶爾開這樣的玩笑時,亞圖姆認真否認的表情實在很可愛——

  遊戲沒說過,但可以在那之間感受到亞圖姆對自己的珍惜跟肯定,想想是一種承諾吧。所以心血來潮,遊戲還是會開開這樣的玩笑。


  貓纏著亞圖姆不放,他們家沒有寵物籠,正當感到困窘的時候,貓鬆開了亞圖姆的手臂,坐在兩個人面前,不斷喵喵叫著,大概是餓了。


  「買點東西給牠?」

  「嗯,但是我也好餓啊……」

  「抱歉,說好要出去吃早午餐的。」

  「沒關係,這小傢伙的事情先處理比較重要,要是放在我們家裡,不曉得還會發生什麼事情。」遊戲想起養貓的朋友分享的慘況,他可不想開心地吃完早午餐回來,看見他和亞圖姆的家被摧殘。


  舉凡沙發被抓破,電線咬斷,衣服散落一地——當事貓還若無其事裝可憐的時候,真的只有束手無策四個字形容。

  他們決定先餵貓咪吃點東西,隨意買點東西填飽自己肚子之後一起去找貓的主人。

  結果亞圖姆才剛開門,便遇上了急忙要來按門鈴的房東。

  「房東太太看起來很急,有什麼事嗎?」

  「貓,」房東太太喘了一口氣「我家的貓跑出去啦!」


  遊戲抱起了討吃的貓,走到門邊。

  「是牠嗎……哇!」

  貓咪掙脫了遊戲的手,跳到地面上後,撒嬌地用身體去蹭房東太太的小腿。

  「哎,是牠,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我也不知道牠怎麼跑出去的——沒有東西被弄壞吧?」

  「沒有,只是稍微被弄亂了,已經整理好了。」

  「這樣啊,太好了,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


  房東太太抱著他的小黑貓回家,亞圖姆跟遊戲的家又恢復了平靜,他們重新整裝前往他們預定的早午餐店,坐在店外頭候位的時候,遊戲半開玩笑地說:「亞圖姆很受貓歡迎呢。」

  「是嗎?」 「是啊,每一次我想跟貓玩,但牠們都會去蹭你!」遊戲回想著「剛剛房東的貓也是!」

  「巧合吧。」亞圖姆無奈地說著,他也不是什麼貓派,只是覺得貓還蠻可愛的,所以偶爾會跟牠們玩,就這樣而已,怎麼知道夥伴會因為這樣而吃味。


  「好想跟亞圖姆一樣,貓咪一叫就過來跟我玩哦!」遊戲伸了一個懶腰,這時候店裡的黃金獵犬抓了抓門板,店門被打開,狗看到遊戲就像看到骨頭一樣,開心地撲了上去。


  「哇啊!」「夥伴?!」

  大狗的熱情實在難以抵擋,黃金獵犬開心地對著遊戲搖尾巴,前腳跳上了遊戲的大腿,整隻狗站起來,吐著舌頭要遊戲摸牠、跟牠玩,甚至還開心地汪汪叫起來。


  「好好好,你乖——」

  遊戲摸摸狗的頭,搓搓他毛茸茸的頭,邊逗著狗邊笑。

  「啊別流口水!亞圖姆——救我!」

  遊戲無法推開大狗狗,只好跟一旁的亞圖姆求救,結果亞圖姆竟是開懷地笑了起來。

  「夥伴也是,大狗狗都很喜歡你呢。」

  「啊?」

  遊戲一邊胡亂摸著狗狗的毛,一邊想亞圖姆的意思,然後撲哧地笑出來。


  「吃醋了嗎?」

  「吃醋了。」

  「那你知道我剛剛的感受了嗎?」

  「知道。」


  「來賓64號兩位在現場嗎?」「在!」「可以入座囉,這邊請!」


  啊,真是美好的日子啊。

  遊戲想著,讓他先去洗個手,然後再來好好享受跟亞圖姆共進的早午餐吧。


评论(4)
热度(72)
  1. 今夕。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諸君!!!!這是七零ㄉㄉ賞臉我的百合闇表!!!!!不雷兩人都性轉的都給我來康康!!!!!(跳上躥下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