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貘良x表貘良-快樂王子-​你快樂未必我快樂

這次也參加了童話版的IF project!

兔子組寫得非常愉悅XDDDD


我本來就很愛童話類的東西,而〈你快樂未必我快樂〉過足了我的癮,很爽XD

so,希望大家喜歡兔子版的快樂王子:)

YGO IF Project FT:

作者:七零

 
*IF project Fairy Tale – 快樂王子
 
 
  王子、王子,你擁有這麼多,為什麼不快樂?
 
  巴庫拉老是看著這座城市的景象,每天都覺得厭煩,但無奈腳下的大理石基座讓自己無法動彈,如果能從城市的高處下墜,應該也是刺激的感受──
  嘖。
 
  巴庫拉依然站在那裡,連想翻個白眼都沒辦法。
 
  他天生就不是當王子的料,巴庫拉想過不只一次,可惜國王就只有他這個兒子,因此從小就受到百般寵愛,相對來說就是人生被侷限在皇宮裡。
  巴庫拉不喜歡那些宴會,討厭和所有人交際,極度憎恨要陪笑臉迎合外國貴客,但即使自己反抗,一次又一次搞砸所有外交場合,國王還是疼他疼得不像話。於是巴庫拉翻越高聳的城牆,樹枝跟利石割破了自己的高貴衣物,在身體上劃出長長的傷口,巴庫拉也不願意繼續待在皇宮裡。
  那不是他想要的人生。
 
  巴庫拉在巷弄街頭打架鬧事,拳頭落在他人臉上而讓自己心跳躍動的速度加快,他才真正覺得自己活著。
  皇宮接獲通報,士兵紛紛來到街道上要把這個叛逆逃家的王子抓回皇宮,好讓國王跟皇后不再夜夜以淚洗面,不敢對巴庫拉動手,只敢拿著長茅做警示跟威嚇──巴庫拉不怕這些,當巴庫拉發現自己被團團圍住,估計士兵也不敢對他真的動手,但也找不到空隙逃出去時,巴庫拉狠下心來,抓住了士兵尖銳的長茅,毫不猶豫刺向自己的心口。
  「告訴那個老傢伙,本大爺……從來都不想當王子。」
  巴庫拉在閉上雙眼前還高傲地說著,接著眼前一黑。他也沒想過這一生太短,反倒覺得這樣結束自己的生命挺不賴的。
 
  國王與皇后悲痛欲絕,在城市最高的鐘樓上立了王子的雕像,雕像上鑲滿了最貴重的寶石,希望巴庫拉的靈魂能夠得到救贖。
  皇宮對外宣稱,王子在街頭毆打的對象是盜賊,因竊取市井小民的財務正巧被王子撞見,王子見義勇為而上前喝止,士兵趕到時,盜賊於混亂之中奪取士兵的長茅,王子在意外當中喪生。
 
  真冠冕堂皇。聽得都讓人想發笑。
  鐘塔下方滿是民眾前來弔唁的鮮花,那股氣味聞得巴庫拉想吐──就是花的味道讓巴庫拉醒來,並意識到自己的靈魂竟然還受困在這該死的城市,自己的身分還是那該死的王子。
 
  那日天空灰濛濛的,看起來快要下起大雨,雨淋在巴庫拉身上並不覺得冷,畢竟現在自己的身體全是冰冷的石頭做成的。
  在傾盆大雨落下時,巴庫拉察覺到自己腳邊有著毛茸茸的小動物。
  「喂。」如果可以,真想踹他一腳。巴庫拉在心裡暗忖。
  「對不起,但雨實在太大了,王子殿下。」那隻小動物抖抖身體,又往自己的腳邊蹭了蹭,躲到雕像可以遮住雨勢的地方。
  巴庫拉這才發現那是隻燕子。
  「不要叫我王子,本大爺討厭這個稱呼。」巴庫拉冷冷說著,視線仍然看著遠方。
  「可是您是王子殿下呀?」小燕子歪著頭,臉上滿是狐疑。
  「你再叫我一次我就掐死你。」
  「對不起……」小燕子委屈地低下頭去道歉,接著彼此之間只留下雨的聲音,過沒多久,小燕子似乎忍不住寂寞,又再一次對巴庫拉開口。
  「我叫做貘良,貘良了(Bakura Ryo)!」
  「該死,你的姓跟我的名字一樣。」巴庫拉討厭這個名字,討厭極了。
  「所以是巴庫拉王、不對,可以叫你巴庫拉嗎?」
  「臭燕子,你可以閉嘴嗎?」巴庫拉不耐煩地提高聲量,貘良卻開心地拍動自己的翅膀。
  「好巧!」
  「不巧!本大爺痛恨這裡!」巴庫拉最後按耐不住怒氣,對著貘良高聲罵了一頓,貘良被罵得莫名其妙,但還是不斷拍動著翅膀,眼神掃過了整座城市。
  「為什麼呢?巴庫拉在這麼漂亮的城市生活,不快樂嗎?」
 
  「漂亮?」巴庫拉滿是嘲諷地笑了聲「老傢伙只會把我關在皇宮裡,整天叫本大爺學什麼禮儀──無聊透頂。」
  「皇宮裡面應該很舒服啊?巴庫拉不喜歡?」
  「可以的話真想把皇宮燒了──當時本大爺真應該這麼做,一個活口都不留下。」
  貘良聽聞話語,拍動自己的翅膀,飛到巴庫拉的肩膀上。
  「巴庫拉,擁有這麼多,為什麼不快樂?」
  「因為那些,都不是本大爺想要的。」
 
 
  雨來得快,去得也快。
  轉眼間雨停了,貘良甩動翅膀上的水珠,飛到了巴庫拉面前,巴庫拉這才看清楚了小燕子的模樣──個頭真是嬌小,但那張嘴真多話,吱吱喳喳吵個不停。
  「巴庫拉想要什麼?」
  「本大爺,什麼都不想要。」
  希望自己一無所有,希望自己能夠自由自在,希望自己不要受困在別人建構的生命裡。
 
  「真奇怪的願望。」貘良顯然不懂,歪著頭難以置信地看著巴庫拉。
  「雨停了,快給本大爺滾。」巴庫拉嚴正下了逐客令,他已經不想再被任何人打擾,成天站在這裡已經夠無趣了,不需要再有誰來製造混亂。
  「可是,怎麼可能什麼都不想要呢?一定會有想做的事情吧?」
  「你真的很囉唆!你隨便從我身上拿走個寶石,丟到街道上給那些快餓死的可憐人都好,給本大爺快滾!」
  「好啊!」貘良對於這個提議倒是開心地接受了,從巴庫拉的鞋子上叼走了一顆翠綠的寶石,拍動翅膀向下俯衝,在飛經貧民窟的時候將寶石扔下。
 
  巴庫拉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寶石落到地上的時候,貧民窟居民先是一愣,而後爭先恐後地去搶奪那顆小小的寶石,喜悅的眼淚從眼眶奪出。巴庫拉第一次那麼認真去看那些市民瘦弱的身體,骨頭外面幾乎只有一層薄薄的肉包覆著,那一顆寶石,可能可以一次餵活整個貧民窟的人們。
 
  那種感覺,有點奇怪。
 
 
  燕子在天空中盤旋,巴庫拉覺得他看起來多麼快樂,於是他認真回想,還真想不起自己有過快樂的時分。
  於是當貘良飛回來問他:「巴庫拉,還有什麼願望要達成嗎?」的時候,巴庫拉默不作聲。
  「喂,如果你還不飛走,就把我身上的寶石丟給那些人吧。」
  「嗯?可是巴庫拉,那是你……」
  「本大爺說了,這些東西,本大爺不需要。」
 
  不要的東西,留在身邊也沒用。
  巴庫拉是這樣想的,貘良想了想,答應了巴庫拉,每日都會銜著一顆寶石去分送,寶石稀有珍貴,換得了不少金錢,人民可以吃飽,生活過得好一些。
  對巴庫拉來說這些還是不重要。
 
  但燕子貘良卻成了唯一會跟他對話的人。
 
  「等春天到的時候,我就要飛到南方了。」貘良坐在巴庫拉的肩膀上說著,巴庫拉大笑一聲,語帶酸澀地嘲弄「本大爺還得忍你到春天啊?」
  「春天很快就到了,巴庫拉,你看,等那邊的花開始綻放之後,我就要啟程了。」貘良笑著說,巴庫拉順著貘良所指的方向看去,還真的有片花田,那是自己從來沒注意過的地方。
  「喔。」
  「可以的話,真想跟巴庫拉一起到花田裡玩。」貘良拍拍翅膀,巴庫拉嘖了聲。
  「本大爺討厭花。」
  「巴庫拉沒有喜歡的東西吧!」
 
 
  小燕子雖然吵,但卻是唯一會聽他說話的人。
 
  巴庫拉從未想過四季更迭,但春天即將來臨時,巴庫拉卻感到了焦慮,看著遠方花田盛開,身上的寶石也越來越少。
  「了。」當巴庫拉第一次喊了貘良的名字,貘良本來以為自己會感到開心,但不知為何,心裡卻有點酸楚。
  「怎麼了?巴庫拉。」
  「花要開了。」巴庫拉的語氣平靜,聽不出他的情緒起伏,這讓貘良察覺到了巴庫拉的反常。
  「巴庫、」
  「了,替本大爺做最後一件事情吧。」
 
  貘良聽見巴庫拉笑了,但那聲笑跟巴庫拉平常的笑又截然不同,貘良乖巧地跳到巴庫拉的指尖上,歪著頭看著巴庫拉。
  「要做什麼事情?」
  「本大爺身上,剩下兩顆寶石,你把它們帶走。飛去南方的時候,看見拿彈弓或是槍枝的人,能閃多遠就閃多遠──本大爺以前最喜歡瞄準笨鳥。」
  「剩下兩顆寶石?」貘良疑惑地將視線掃過巴庫拉,還在想哪裡還有剩寶石的時候,突然驚呼了一聲。
  「巴庫拉說的寶石,是眼睛嗎?」
  「本大爺不需要留下什麼。」
  「不,不可以,」貘良一瞬間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這樣巴庫拉就看不見了。」
  「本大爺要你拿走就拿,少囉嗦。本大爺受夠了,看不見也沒關係,你拿走寶石,真遇到獵人要攻擊你,就把寶石扔給他。」巴庫拉看著在自己指尖上的小燕子,看著貘良躊躇的模樣忍不住又大動肝火。
  「快點!」
 
  「對不起、對不起……」貘良哭著以鳥喙啄著鑲在巴庫拉眼窩的寶石,在貘良取下兩顆寶石之後,巴庫拉眼前一片黑暗,他聽見貘良在哭,在自己還沒開口罵人之前,巴庫拉就聽見了翅膀拍動的聲音,越來越遠……
 
 
  接下來又是自己一個人了。
  巴庫拉站在那裡,耳根子雖然清淨,卻意外覺得有些寂寞。
  明年燕子還會飛回來嗎?
  當貘良再飛回來的時候,會記得自己曾經和這個不稱職的王子說了這麼多的話嗎?
 
  巴庫拉不確定,第一次為了不屬於自己的事物感到不確定。
 
  因為看不見,所以聽覺變得異常敏銳。
  巴庫拉聽見鳥兒翅膀拍動的聲音,總是想起貘良。那日,好像有一整群鳥兒飛過,吵得自己不得安寧,接著竟然又有一隻不知死活的鳥兒窩在自己的腳邊。
  巴庫拉正準備開口,那隻鳥兒先說話了。
 
 
  「巴庫拉,我不想去南方了,我想跟你在一起。」
 
  王子雕像上缺失寶石的眼窩竟流出了水珠。
 
  「巴庫拉,你在哭嗎?」
  「哼,是下雨。」
  「是啊,雨真大。王子殿下,借我躲雨吧。」
  「不要叫我王子,本大爺討厭這個稱呼。」巴庫拉笑了起來,貘良將自己縮得小小的,倚在巴庫拉腳邊,竟也覺得快樂。
 
 
  王子、王子,你擁有這麼多,為什麼不快樂?
  那是因為,還沒有遇見你。

评论
热度(15)
  1. 浪跡天涯YGO IF Project FT 转载了此文字
    這次也參加了童話版的IF project! 兔子組寫得非常愉悅XDDDD 我本來就很愛童話類的東西,...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