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是我們明知故犯的罪-1

*古代組

*盜賊×異國貴族小王子

*發了才會記得寫完(



  在搖搖晃晃的船隻上,父親跟他說了很多異國的神話傳說,貘良只覺得從胃部翻騰上來的想吐感。

  那時候小島上的一切都還很珍貴,船隻上載滿了島上最稀有的珍寶,準備去進奉給南方強勢的國家,那裡叫做埃及。

  沒有以石砌成的城堡,但有令人驚嘆的、以黃金堆砌而成的高大金字塔,對於眼前的一切貘良瞠目結舌,父親小心翼翼地將王國珍貴的東西進貢給法老王,但貘良在見到埃及的小王子之前就因為水土不服而搞得身體極為不適。


  在黃沙間的小屋休息,貘良暈呼呼地望著土色的天花板,想念海灘小島的艷陽,不是這種刺痛皮膚的炎熱。


  「嘿,小王子。」

  「……誰?」貘良勉強地張開眼睛,聽見了一陣翻箱倒櫃跟重物落地的聲音。

  黝黑色的皮膚出現在面前,貘良還沒意識到,整個人就被盜賊巴庫拉抓起,衣領被緊緊攫住,貘良身體發軟,不適感加上窒息感,讓貘良完全沒有辦法抵抗。

  「你們帶來的寶物在哪裡?」

  「……父、父王,去見、法老王……」

  「呿。」盜賊極為不滿地嘖聲,一把就把貘良甩回了床上。

  貘良摀著自己的脖子不斷咳嗽,模糊的視線映著盜賊看似稚齡、但卻傷痕累累,歷經創傷的身體。


  年紀,好像跟自己差不多。

  貘良緩過氣來,看著盜賊鍥而不捨地翻著房內的東西,貘良才察覺到那重物落地的聲音,是自己身邊的守衛。


  「……沒有、東西留在這。」貘良瞇起眼睛,本想只勸盜賊別在這裡停留太久,沒想到盜賊卻回過頭來,對著自己露出發寒的笑容。



  粗繩勒在自己身上的感覺極為難受,盜賊兇殘地拖拉著自己上馬,那熱辣的太陽讓自己暈了過去,再醒過來的時候,是盜賊把自己扔到河水裡,冷冽加上嗆咳,貘良拍打著水面,嗚咽求救。

  「救……」貘良無力再掙扎,無力而決定聽天由名的時候,盜賊卻又把自己從冰冷的水裡拉出來。

  「本大爺改變心意,給本大爺好好活著啊,這樣才能當談判的籌碼。」盜賊哼哼笑了兩聲,完全無視濕漉漉的貘良全身顫抖。


  盜賊暫時藏身的地方是一個陰冷的洞穴,貘良的身體一直都泛著濕氣與寒氣,身體卻反覆燥熱而昏睡。

  盜賊發現的時候,貘良蜷縮在一起,奄奄一息的模樣,盜賊還是很粗魯地踢了踢貘良兩下。

  「死在這裡本大爺可不會幫你處理。」

  「水……」


  這些貴族可真是脆弱。

  盜賊想,可是這明明就是可以任由他自生自滅的事情,盜賊卻第一次出手干預。


  他應了貘良的要求給了他水,貘良喃喃了幾聲之後又睡了過去。



  這種要死不死的最討人厭。

  盜賊好幾天都看貘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生病加上著涼讓他更加瘦弱,白皙的皮膚更顯蒼白,盜賊也曾近看過貘良的狀態──果然是王宮呵護至極的小王子啊,皮膚細嫩,連隨便用粗繩綁的痕跡還存留在身上紅腫好幾天。

  盜賊也難得把偷來的大蒜丟給貘良吃,雖然貘良皺著眉但還是吃得一乾二淨,從那天之後,貘良的情況竟慢慢好轉起來。


  只是貘良的聲音還沙沙啞啞,巴庫拉獵了隻兔子回來,生火起來準備把兔子烤來吃的時候,竟看見貘良抱著瑟瑟發抖的兔子,輕撫兔子柔軟的毛,啞著嗓卻細聲安慰小兔子。

  「別怕,沒事的。」

  「喂!臭傢伙──」巴庫拉顯然對貘良這番舉動相當不爽,但當貘良抬起頭看著他,那雙眼睛活像他抱在手中的那隻兔子一樣,可憐兮兮的,巴庫拉竟也心軟下來。

  「那可是本大爺的晚餐。」

  「……不能吃別的嗎?」

  「那好,小王子,你去弄點東西來餵飽本大爺啊。」巴庫拉的嘲諷讓貘良靜默下來,思考了許久,最後才相當糾結地把懷裡的兔子緩緩推出來。

  巴庫拉這倒覺得有趣,這小王子挺會看狀況,雖然內心極為不願意,但他明白為了保護隻兔子兩個人可能都會餓死──貘良他瘦弱的身體此刻也飢腸轆轆,巴庫拉哼哼地笑了兩聲,拎起了兔子。

  兔子瞳孔因為驚訝而縮得好小,在空氣中顫抖,巴庫拉與牠對看,越看越覺得這隻小白兔像極了小王子貘良,巴庫拉再把視線放到貘良身上,他撇過頭,緊緊閉上雙眼,不忍去看。

  巴庫拉這下被逗樂了,把兔子扔回了貘良身上。

  「本大爺心情好,不宰牠了。」巴庫拉看著傻愣在原地的貘良,一溜煙地就又消失在貘良眼前,貘良將兔子放回地面,拍拍牠的屁股,兔子這才回過神,喘了幾口大氣之後,蹬著後腳速速跑走。

  盜賊穿上偷來的布裘,佯裝一般民眾在市集裡遊走,一般攤商對孩子比較沒有防備心,巴庫拉就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抓走擺在攤販桌上的物品。

  巴庫拉盜取了幾項果類跟當季收成的作物,為預防被攤商抓包,巴庫拉相當適度地收手,返回了藏著小王子的地方。



  火燒得烈,巴庫拉看著貘良依舊皺著眉吃著自己偷來的食物,想這小王子大概真的沒有什麼利用價值,還是趁早處理掉的時候,貘良早就察覺到了巴庫拉的意圖,怯生生地看著巴庫拉。

  「請把我……葬在海裡。」


  貘良一開口的要求,巴庫拉實在啞口無言。

  他似乎篤定了自己會死在巴庫拉手上,基於一種思鄉情緒,所以想回到大海的懷抱──可盜賊不曾見過海洋,海洋是什麼樣子,巴庫拉一點概念都沒有。

  巴庫拉一掌打暈了貘良,在他昏過去的時候,想起了那隻被自己放走的兔子。



  巴庫拉從來都不相信自己會做這樣的事情,但他確實做了。

  布裘罩在貘良身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回到了王宮邊,將昏睡的貘良靠在王宮的圍牆邊,再刻意發出聲響吸引士兵前來,自己則是從另一處離開。



  沒有拖油瓶的日子,巴庫拉自在多了。

  巴庫拉早做好了可能會被王宮通緝的心理準備,畢竟綁架異國貴賓算得上嚴重的罪,以貘良的聰明才智,描述出巴庫拉的長相不是太大的問題──但他不怕,甚至樂於接受挑戰。

  可一點風聲都沒有,沒有人說要捉拿綁架小王子的盜賊,什麼都沒有。


  一點樂子都沒有,巴庫拉氣不過,所以又翻了王宮的牆,來到了上次把小王子綁架走的那個房間,貘良再見到巴庫拉的時候,竟給他一個溫溫的笑容,好似他完全不是一個壞人。

  巴庫拉火氣又更大了。

  「喂,你不怕本大爺嗎?」

  「你救了我,還讓我回王宮了,不是嗎?」

  外國人的腦袋真難懂,巴庫拉啐了聲,準備跳下窗台離開的時候,貘良將銀盤上的水果塞到了巴庫拉的手上。

  「不要抓兔子吃。」

  「你管不著!」


  什麼跟什麼?

  堂堂一個盜賊被一個異國小王子玩弄於手掌心?

  巴庫拉越想越氣,氣到最後竟然大笑起來。


  這小王子,很有趣啊。


  巴庫拉咬著貘良給的水果,鮮嫩多汁,在口中溢滿了香氣。

评论(7)
热度(28)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