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you complete me

*0902生日快樂。

貘良了在25歲那年,忽然很想知道答案。
他繼承了父親,唸了幾年考古學,成績一直都不錯,畢業的時候教授想推薦他去國外的大學做實習,貘良卻拒絕了。

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他和高中時期的朋友們一年聚一次,聽他們分享自己的生活,貘良總是帶著笑,吃甜甜的奶油泡芙,然後在互相道別的時候想,大家好像都走到很遠的地方了,那自己呢?他是原地踏步,還是對其他人來說他也走到了很遠的地方呢?

貘良的屋子向來乾淨整潔,對一個人居住來說確實太大了,他的同學們曾到貘良家來玩耍,無意說了句:「這麼大的房子,只有你一個人不無聊嗎?」
貘良怔了會,才慢慢恢復臉上原本柔和的表情:「以前有和家人住,後來都搬走了。」

家人。
曾經可以有妹妹,可以聽到天音喊著哥哥吃飯了的聲音吧。
這個聲音最後是被巴庫拉取代了。

巴庫拉,寄宿在他身體裡的靈魂,在催眠了自己過後,貘良的高中時期有大半的記憶是消失的,他只能藉由轉述來補齊那些巴庫拉曾經用他的身體做的事情。

曾經貘良覺得,巴庫拉是使他孤獨的存在,但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巴庫拉在他的身體裡。
那麼自己是孤獨的嗎?
貘良想了很久,答案是肯定的,卻也是否定的。

貘良選擇考古,似乎是想要找回什麼的,一直往埃及古蹟的方向鑽研,他想,巴庫拉自他的身體離開之後,他的生活並沒有太大改變,他還是過著一般的生活,交友圈一直都不大,而且多半已經固定。

與其說是自由,更像是已經習慣了孤獨。
他忽然想念起巴庫拉。

那個曾經拯救過自己性命、而甘願逝於黑暗的靈魂;那個曾經在一片白沙之中站立,眺望著遠方,不發一語,當巴庫拉察覺貘良正在看他的時候,只是靜默。

那眼神似是責怪,質問他為什麼來到這裡,可他卻一句話也沒說,風將他的髮絲吹起,貘良怔愣地看著他,天空有著巨大的黑暗要朝他們兩個侵蝕過來,巴庫拉只是抬起手,擋下了那個黑暗。
藍神說,那是次元的斷裂面,他會受困在這裡,直到所有黑暗將他吞噬。
可在這裡的,巴庫拉破碎的靈魂——對,這個巴庫拉是不完整的,貘良再清楚不過,可那仍是巴庫拉,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他那破碎的靈魂本就來自於黑暗,只有黑暗本身可以與黑暗抗衡,貘良看著巴庫拉,想起曾經他張開手,狂妄地對著馬利克大吼。

這個宿主是我最重要的東西。

最重要的。
被人排在第一位的。

貘良確實,確實在那時候感受到了以往從未有過的。
即便是這麼痛苦的記憶,日後回想他仍然感謝巴庫拉。
謝謝他,無論是基於什麼原因,他曾經被人放在心上的第一位,那已經很足夠了。

或許就是被愛著的感覺。

貘良在白沙之中,看著巴庫拉替他擋著一切黑暗的背影,他開口說著:「你也是我最重要的東西,巴庫拉。」
那靈魂竟是側頭看了他一眼,臉上表情似笑非笑,在他眼下的傷疤清晰可見,貘良想站起來,可是卻有一道光芒一下劃破了黑暗,貘良張不開眼睛,他卻聽到千年輪的聲音。
指針似乎是朝著他,巴庫拉細語說了什麼,貘良聽不清楚,他努力面向光芒,想要再看一眼巴庫拉,可當他能夠看清楚環境的時候,是在一片人聲喧譁的觀眾席上。

他回來了。
可是巴庫拉還遺落在那裡。

貘良日夜回想,想到知道巴庫拉最後同他說了什麼。

即將滿25歲那年,他忽然亟欲想要得到答案,所以他在八月的最後一週起身飛往了埃及,在長途飛機上覺得自己的手腳都浮腫得難受,彷彿自己當初被巴庫拉囚禁在心房裡一樣的感覺。

他查了許多資料,貘良想找到克雷艾爾那村的位置,他想,只要找到巴庫拉的故鄉,或許自己所想要知道的一切都能獲得解答。
但那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盜賊之村、死靈之村,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
貘良翻遍了所有書籍,甚至在當地的圖書館借閱古籍參考,交叉比對,費了好大的勁才大概確定了一個區域。

他動身前往,知道這個消息的伊修達爾姐弟都問貘良:「你知道你在找的是什麼嗎?」
貘良搖搖頭。
「我不知道,可是我得找到他。」
那就好想記憶缺失的一角,不找回來貘良永遠不會完整,就像他永遠不知道巴庫拉一個人留在黑暗當中對他說的話是什麼。
他不喜歡有個遺憾懸在心上,他已經錯過了太多,這一次似乎可以得到解答。

伊西斯沒再說話了,他讓貘良前往克雷艾爾那村,那裡現在是城鎮的邊疆地帶,一片黃沙,荒涼而廢棄。

貘良感覺自己在太陽烈焰下近乎昏厥,這裡的食物他也吃不太慣,所以吃得不多,加上成天都在高溫下這麼走著,貘良覺得自己很難受,但他知道,一旦自己停下了,他所要知道的一切就會永遠停在這裡了。

他走著,終於自己體力不支的時候跌在沙上,他這麼一跌便沒力氣起身,他恍惚想起自己受困在次元的斷裂面時的場景,他也是這樣跌在沙上,然後巴庫拉出現在他的面前——

「巴庫拉……」
「你來這邊做什麼?想找死嗎?」
貘良嗚咽一聲,有個聲音竄進他的耳裡,貘良勉力抬起頭,巴庫拉站在他的面前,半透明的身體被太陽光曬的忽明忽滅。

「找到你了。」
貘良終於笑了,他躺在沙子上,一道陽光直直照在他的身上,他想起,在計算精密的埃及神殿當中,唯有神生日的那天,太陽會照耀在隱密的神殿石像上,就只有那天,神的石像會被拉所照耀。

盜賊王雖然不可能有神殿祭祀,但他仍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貘良鬆下了肩膀,在巴庫拉透明的手朝著他伸出來的時候,他豪不猶豫地覆上自己的手。

他知道,巴庫拉和他本就是雙生。他是巴庫拉最良善的那一面,巴庫拉所做的,彷彿是自己本性裡的惡,只是全部移轉到底巴庫拉身上而已。
人本來就有善與惡的一體兩面,他替巴庫拉保持了善的那一面,而巴庫拉因為他的惡而墮入黑暗。
貘良拉緊了巴庫拉的手,告訴他,我已經明白這一切了,你就是我,所以,我來這裡找回我靈魂的另一半。

巴庫拉,這裡是你的故鄉,我知道最終你會回到這裡來。

巴庫拉看著貘良,他勾起了微笑。
宿主,你知道承受我可能會讓你吃不消。
就算如此,你也還是我的一部分。我來這裡,是要找回你的。

巴庫拉嗤笑了一聲。
現在膽子大了,敢跟盜賊王討價還價了啊。

貘良張開手。
只有你才能完整我。

巴庫拉遲疑了一下,他將貘良輕輕地拉進透明的身軀懷裡,貘良的體溫偏低,和他炙熱的靈魂形成了巨大的落差。
巴庫拉笑了一聲。

這是你自己做的選擇啊,宿主。
對,我確定。貘良閉上眼睛。
因為你也是我最重要的東西,我確定。

巴庫拉在故鄉的靈魂支離破碎,他受困在這裡,所有的力量都被抽光,他無力再反抗,像神對他的懲罰。
可貘良——他靈魂的另一半——來到了這裡,願意用他美好的一切接納自己的罪孽。
巴庫拉想,宿主真是最愚蠢的人,竟然願意讓自己再次佔領他的身體,可巴庫拉並不想變成往日催眠貘良的狀態。
他已經失去太多了,沒有擁有任何東西,現在,他重新擁有了宿主,這一回,他總該要學習珍惜。

貘良感覺巴庫拉笑出了聲音,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充脹,然後身體漸漸回溫。

人們被分開之後,非常想念自己被分開的另一半,所以積極尋找彼此,找到了彼此之後便緊緊地相擁,不願意再與對方分開。

他讀過,哲學書籍上這麼寫著。
而今他也體會到了那種緊緊相擁不想分開的感受。

貘良喊著,巴庫拉。
巴庫拉鼻尖哼了一聲,他細聲回應。

別喊了,本大爺就在這裡,不會走了。宿主,你最好覺悟。

貘良閉上眼睛笑著。
有的,我的覺悟就是,謝謝你完整了我。

评论(8)
热度(29)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