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 再見吧我的王子

*時隔已久的偽日本遊記

*要學著說再見。


  月台上遊戲撐在行李箱上,朋友們的嬉鬧沒能傳進遊戲的耳朵裡,手機的訊息跳了出來,遊戲靜靜看著螢幕上的訊息,看著對方分享著自己的旅遊行程,心裡湧上複雜的感受。

  第一次和朋友一同出遊到亞圖姆的故鄉,遊戲本來想給亞圖姆一個驚喜,但亞圖姆卻先告訴遊戲,自己到更遠的城市去玩耍了。

  遊戲猶豫了好陣子,最後還是沒跟亞圖姆說這件事情。


  上了快速列車,遊戲和朋友們安置好行李之後各自找了空位就座,朋友們雀躍地期待著接下來的行程,遊戲卻是點開了螢幕,思考了許久,才點開了亞圖姆傳來的新訊息。


  『夥伴,我今天到一直想去的都市,也看了最近上映的那部電影,真的很好看

   也去了電影的實際場景,在那樣的場景裡面真的會有跟電影相似的感受』


  亞圖姆指得是那部最近才剛上映,劇情清新自然,帶著一點虐心──結局號稱能夠搓合一堆情侶,是這樣票房極佳的電影。

  那個城市有著許多自己不明白的事物,遊戲只能憑著亞圖姆的形容去想像。

  「我懂,看著那些場景,好像自己也能夠帶進劇情一樣。」

  遊戲這樣含糊地回應著,亞圖姆繼續分享他的行程,遊戲的思緒卻飄散到了遙遠的地方。


  亞圖姆在那樣的場景裡,想著的人是誰呢?

  會有相似的心情,那麼是怎樣的心情?

  有在找尋的人嗎?

  有個放在心上的人嗎?


  遊戲嘆了口氣,翻過了手機,沒繼續回應亞圖姆的訊息,轉而跟朋友們聊天,打發在快速列車上的時間。

  到達預定地點的時候已經晚了,車站外的水舞像在歡迎遊客,遊戲和朋友們開心地合照留念,暫時把亞圖姆拋在腦後。

  先到民宿安置好行李,遊戲和朋友們依照預定行程到附近的居酒屋填飽肚子──居酒屋裡很熱鬧,此起彼落的酒杯碰撞聲跟歡呼聲,被這樣的氣氛給渲染,他們點了杯啤酒,配上炙燒得恰到好處的燒烤小點,遊戲開心地和朋友們喝點小酒,離開居酒屋的時候迎面吹來涼爽的風。

  那風將居酒屋裡面熱鬧過頭的情緒冷卻下來,身體因為酒精而有點輕飄飄的,但思緒卻越發清晰起來。


  「真好,我也想去呢。」遊戲在等著紅綠燈的時候,拿出手機這樣回應亞圖姆。

  『我們有機會可以一起去啊。』亞圖姆這樣回應,遊戲愣了下,在朋友的呼喊回過神。

  將手機收回口袋,遊戲趕緊跟上朋友的步伐。

  「遊戲你今天,特別心不在焉?怎麼說……好像有心事?」被朋友這樣一問,遊戲還有些語塞。

  「沒有啦,就有些事情要處理。」

  「喔!那解決了嗎?」

  「……暫時很難解決。」遊戲乾笑了兩聲,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訴他要是遇到沒辦法解決的事情可以來找我啊等等。

  和朋友說著垃圾話走回民宿,朋友搶先佔領了浴室,遊戲只能坐在床下滑著手機,等朋友洗完澡。身上有喝過啤酒的氣味,衣服也沾了風塵僕僕的味道,為了不弄髒床鋪,遊戲倚在床邊,看著亞圖姆傳來的訊息。


  『我今天還被高中女生要LINE呢。』

  「亞圖姆真好啊,這麼有魅力,是男神。」


  亞圖姆卻讀了遊戲的訊息,在遊戲扔下手機去洗澡之前都沒有再作回應。



  長途跋涉加上酒精,讓遊戲洗完澡之後就舒服地躺在民宿的床上睡著了,亞圖姆也沒有繼續回應。

  和亞圖姆的對話就停在自己回應的那一句話上,對遊戲來說有些在意。但表現在表面上就像掃朋友的興,所以遊戲盡量沒將訊息的事情放在心上。

  手機相機記錄下了許多美景,遊戲想著亞圖姆現在在別的城市,不知道看著的是怎樣的景色,他是不是也站在這裡看了一樣的風景?

  這裡畢竟是他的家鄉,好像站在這裡,就能貼近他一些──但亞圖姆不在身邊,遊戲矛盾地覺得,現在的自己,離亞圖姆最近,同時也最遠。



  在與朋友們搭上前往山腰的公車之後,朋友們突然對遊戲笑得詭異,無論遊戲怎麼追問他們都不願意說出自己笑的原因,直說等遊戲到了那個地方就知道啦!

  下個行程沒什麼特別,不過就是先吃晚餐,接著散步到知名賞夜景的景點而已。

  遊戲不打算將朋友們詭異的笑容放在心上,晚餐時間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在走上夜景的道路上時還覺得吃飽飯散散步消化一下是不錯的選擇。


  這時候亞圖姆傳了訊息來,遊戲過了好陣子才拿出手機,對於亞圖姆的回應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我不想做男神啊。』

  『我只想做夥伴一個人的男朋友。』


  遊戲瞠目結舌,下一秒身後被朋友推了一把,遊戲踉蹌了一下,抬起頭來看見了亞圖姆搔著自己頭髮的模樣。

  「亞、亞圖姆?」

  「夥伴,要是早點告訴我要來,我就可以陪著你了啊。」

  亞圖姆聲音淡淡的,不像是在埋怨,倒有那麼一點彆扭的撒嬌。

  「這、這個意思?」遊戲一下傻在那裡,轉過了自己的對話框,亞圖姆卻笑了起來,下一秒牽過了遊戲的手。

  「夥伴……不懂嗎?」


  遊戲感覺到亞圖姆的指尖微微顫抖,他才明白原來不只是自己,亞圖姆也小心翼翼地藏著這樣的一切,要不是朋友們雞婆,可能這一輩子兩個人都碰不到頭。

  於是遊戲回握了亞圖姆的手,他們聽見身後傳來搓合成功地歡呼聲,雖然覺得丟臉跟不好意思,但亞圖姆溫暖地手心,卻讓整座城市的夜景都亮了起來。



  我不是男神,我想做的,是你的男朋友。


要跟L說再見,我才能真的過去。

他去日本交換,我在沒告訴他的情況下也去了日本,他卻不在他的城市,去了別的地方玩。

我在列車上聽他說他去了哪裡哪裡,沒勇氣告訴他,我也在日本喔。


我知道那就是錯過的開始,從兩班列車最靠近的車站開始,分開到不同的軌道上。

回來的時候也是,我在機場,他說他也是那天回來,我問他什麼時候,他說的時間,是我們要登機的時間。

我們最靠近的時候在機場,但我離開機場,他剛帶著他的行李踏進機場。

那就是我們,以微妙的時間差錯過了。


我總要練習跟L告別,這樣我才能告訴自己,對於其他人的感情不是從L身上移轉過去的。

再見了,我的王子。


希望你平安,要很幸福。

我也會努力的啊。


评论(9)
热度(62)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