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往天堂的斷崖



  瑪莉小姐應當要滿心期待踏進那個有三面鏡一面布幕的試衣間。

  那個並不能一人獨處,場地規劃那麼大就是要好幾個人一起塞在裡面替主角打理好所有一切的試衣間。

  正中央,也就是瑪莉小姐正要踏上去的位置,有專人正捧著一套雪白色,純潔如天使的婚紗。


  瑪莉小姐完全不能想像,在那麼多人七手八腳替自己穿好婚紗,等待著那面布幕拉開,貘良臉上的表情,她無法去想像也無能揣測。

  和貘良認識在一場父母親安排的飯局,瑪莉不喜歡那個對外說法,說是相親,顯得自己已年過30沒人要一樣,貘良臉上也寫著尷尬跟些微歉意,在兩個人的尷尬情境裡,瑪莉也讀出了貘良大概也是被父母親逼來,做個交代的飯局。


  結束之後父母對貘良很滿意,瑪莉小姐心想,那不是廢話嗎,這麼優秀的男子,任誰都滿意吧。

  反正我們雙方都是交差了事的吃飯見面留電話,讓事情不了了之就好,反正這種事隨時都好再避掉,說他不是自己喜歡的型就好,不造成雙方困擾。


  然而貘良卻主動聯繫了自己。

  臉上還是尷尬的笑容,比起平常閒聊話題還要再更支吾一點地說,我們家也很喜歡妳,試著交往看看?以結婚為前提。


  這種老派而且什麼年代的偶像劇對白讓瑪莉想笑同時也感到悲哀。

  他們都知道那是一種情勢所逼,家人很急,他們不為自己已經到了甚至過了長輩認知的適婚年齡而著急。


  瑪莉跟貘良的感情最多就是聊得來的朋友,瑪莉試探過,貘良就是不說關於感情的事情,與其是不說,更像是有什麼說不出口。

  瑪莉小姐這樣想。


  然後他們的父母親又很自作主張地提出了訂婚,天曉得他們連情侶都還算不上,瑪莉小姐本想抗議,但貘良卻撐著淺淺的笑,以唇語告訴她,委屈妳了。


  瑪莉小姐跟貘良很安靜走在路上,像第一次見面後獨處的尷尬,然後街邊有個男人讓貘良明顯亂了舉措,男人甚至沒有走過來,只是以眼神目視貘良。

  瑪莉在貘良眼中看到悲傷,連普通朋友都看得出來的悲傷,那有多麼濃烈,瑪莉心知肚明。



  她渾渾噩噩地被送進婚紗店,那套禮服看起來精緻繁複,但瑪莉小姐卻無心在上頭,請所有工作人員離開,讓貘良進了試衣間。

  瑪莉小姐背對著他,光裸的背部上有著白色的紗,黑色的拉鍊想瑪莉等著被那衣服縫合一樣。

  瑪莉小姐很白,是躲在辦公室裡工作,沒曬到太陽,連騎車坐車都要防曬塗半天的白,是同事說你已經很白了,他還會秀出小指上戒指的曬痕,或是手腕上錶帶的痕跡。瑪莉小姐會讓人覺得,原來前一年的你,比現在還要更白啊。

  貘良嘆了口氣,替瑪莉小姐緩緩拉起了拉鍊。


  我感覺得到,你心裡有人。

  ……有的話,也沒辦法。

  為什麼要成全我呢?

  因為我的父母,和你的父母,都希望我們在一起。

  那你呢?和你心裡的人呢?


  貘良不說話了,和瑪莉小姐背後的拉鍊一樣。


  貘良,你聽著,不是你不好,而是我們真的不適合,你應該跟你最在乎的、

  你記得街頭的那個人嗎?他是我最在乎的人。


  換瑪莉一時說不上話。

  貘良笑了。

  你看,現在你是不是也覺得,我們這樣將錯就錯下去,會好些?

  但你呢?你就不會好了。



  瑪莉不願意去看貘良假裝自己不去在乎的表情,只是提起自己的白色婚紗,露出穿在裡面的舒適布鞋。

  他們要我穿,我就穿去婚禮,但是記得,那天我不穿高跟鞋,因為我要當落跑新娘。是我不要你的,記得。

  瑪莉小姐笑瞇瞇的,貘良忽然不知道怎麼說。

  原本預想好的一切卻全盤被推翻,貘良看著瑪莉獨自拉開試衣間的布幕,鏡子裡面的她多麼美。


  她會有更在乎她的人去寵愛她的。

  瑪莉沒等到婚禮,在婚紗店就氣呼呼地提著婚紗裙襬跟家人吵架,貘良等在一旁,順勢接過了瑪莉還給自己的婚戒。

  瑪莉掉頭就走,步伐很快,貘良想像著她當勇敢的落跑新娘但卻是為了自己的模樣。

  日後瑪莉的朋友會嘲笑她,笑她何必在試婚紗的時候就逃開,何況貘良欸,條件這麼好的男生,長得又好看,身高也高,為什麼要拎著裙襬逃婚呢?

  只有瑪莉跟貘良明白,一個看似合適的婚姻就像一個想像的天堂,外人總是幻想那個天堂是幸福快樂的,是兩個人對視著彼此就可以餵養彼此的飢餓,牽著手就彷彿可以從台北走到紐約。

  但那畢竟只是想像的天堂,實際上只有在往天堂的兩人階梯上,他們才知道,中間間隔著一個無止盡的斷崖。

  沒有人可以走到那個天堂,瑪莉停在那裡,拉住了一心決定要走下斷崖的貘良。


  在那裡沒有人會快樂。

  你明白的,那就別往天堂去吧。


  貘良握緊了手中的戒指盒,穿著西裝的他就在街頭奔跑起來,他也當了自己的落跑新郎。

  然後在那個街角一樣遇到了巴庫拉,巴庫拉還是用眼神目視著貘良,像在無聲告別,貘良卻橫越了馬路,在街邊和巴庫拉擁抱,然後道了歉。

  巴庫拉先是愣了些會,而後慢慢接受了貘良的擁抱,感覺一開始僵直在空氣裡的尷尬跟流竄在身體裡的冷血開始有了溫度,巴庫拉也就這麼心軟了,直到貘良覺得巴庫拉的擁抱用力到讓自己發痛。

  貘良這才了解,要巴庫拉割捨自己,比自己要去割捨巴庫拉還要再更難過一點,只是巴庫拉未曾表現出來,拉開地獄的大門,獨身踏了進去。


  巴庫拉把貘良手上握緊的戒指盒給打掉。


  「給別的女人的東西,少拿回來讓本大爺看到。本大爺再去替你弄個新的。」

  「我們的。」巴庫拉補充,貘良這時候才笑了。



  果然只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縱使那永遠都不是天堂。


评论(4)
热度(32)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