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w貘] 是我們明知故犯的罪-盞

*盞太 @RAMPU 生日快樂:D

*謝謝盞太在我生日的時候送我古代組兔子,所以太太生日的時候我也回敬古代組XDD

*盜賊×異國小王子

*不在章節裡的章節



  巴庫拉一直不明白那隻心血來潮抓給貘良的小兔子怎麼可能會乖成這樣。

  柔軟的整團白毛趴在貘良的大腿上,那隻兔子被貘良摸得舒服得快要睡著,眼睛瞇成一線,就像一團毛球塞在貘良的腿間一樣。

  當初抓這隻兔子的時候還被這隻臭兔子踹了幾腳,手上還被咬出了好幾道口子,要不是巴庫拉揍了那隻兔子一拳,兔子不知是昏了還是才後知後覺感到害怕,在巴庫拉手裡瑟瑟發抖。

  這隻賤兔。


  巴庫拉對著貘良腿上的兔子嘶牙咧嘴,貘良還是一樣輕輕微笑著,唇邊的笑容彷彿天生就被畫在臉上一樣,永遠都沒有消退。

  巴庫拉其實並不知道怎樣去跟一個貴族好好相處,畢竟從自己的經驗來說,貴族或王族之於他都是討人厭的角色,能夠除掉幾個是幾個。

  但貘良不具任何威脅性,巴庫拉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仁慈,甚至會想多見見貘良一面,看那隻賤兔被貘良養得多好也是一個藉口。巴庫拉為貘良帶來了盜墓獲得的一只頭飾,外表散發著高貴的光芒,明眼人看就知道是值錢貨──巴庫拉沒把它拿去換錢,而是給了貘良。


  貘良卻歪著頭,顯然沒明白這個頭飾的值錢性。

  「這是什麼?」

  「哈?你們國家不戴這個的嗎?」巴庫拉翻了翻白眼,把頭飾從貘良的手中搶回來,改待在自己的頭上,高傲地對貘良笑著。

  「本大爺可是盜賊王。」

  「很適合巴庫拉呢。代表身份地位的東西嘛……應該是權杖吧。」貘良自顧自地喃喃自語,巴庫拉理所當然不會想知道自己的文化背景,貘良是說給自己聽的,也算舒緩自己的思鄉之情。

  巴庫拉卻聽了進去。

  所以他說,「那本大爺去弄枝權杖來。」


  貘良笑得又更開了一些,將小兔子抱了起來,自己則是站起身,東張西望了一陣子之後,拾起了掉落在房屋一旁的短樹枝。

  「這個就行了。」

  巴庫拉雙手環胸,顯然不理解權杖的權利竟能跟頭飾相提並論,最後就是無奈地聳聳肩,對著貘良懷中那隻躺得舒適的兔子亮出自己的牙齒示威。


  「巴庫拉,你看過海洋嗎?」貘良來到了巴庫拉身邊,巴庫拉輕蔑地笑了。

  「小王子,既然你從那麼遠的地方過來,該知道這裡距離海有多遠吧?」

  貘良想了想,然後露出了充滿歉意的笑容。

  「噢。」

  這傢伙想家,巴庫拉從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知道,所以貘良低下頭去不說話的時候,巴庫拉撓撓頭髮。

  「說啊──反正本大爺沒見過,你就算說謊本大爺也不會生氣。」巴庫拉蠻不在乎地一屁股坐下,揚起了些微的塵土,貘良的眼睛像是被點亮了一樣,也跟著坐到了巴庫拉旁邊,小兔子乖巧地動了動耳朵。

  「海洋很大,大到你會覺得沒盡頭。」

  「跟沙漠一樣啊。」

  「這樣說也沒錯,大海的顏色是藍色的,很清澈很漂亮,沙灘上有很多生物,我以前很喜歡在沙灘上撿貝殼。」貘良一邊說著,一邊以手上的樹枝作畫,在兩人之間的沙地畫上海浪跟貝殼,巴庫拉難得露出認真的表情,貘良就這樣一直說下去。

  說他渡海來這裡,搭的小船搖搖晃晃,讓他整路其實身體都不是很好受;說他以前在自己的王國時,會聽著海浪的聲音學習埃及文,在海邊因為貪玩而把皮膚曬得紅通通甚至脫皮。

  「像你這種尊貴的小王子才經不起太陽曬。」

  貘良扁扁嘴,看了身邊的巴庫拉一眼,在巴庫拉身邊的自己白得像棉花,或者是自己腿上的那隻小兔子一樣,巴庫拉的膚色看上去是很健康的小麥色,是被太陽充分熨燙過的溫暖顏色。

  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樣,在巴庫拉身邊,貘良能夠感覺到一股富有熱度的氣息,是能夠讓自己心底都暖和起來的溫度。


  「本大爺命令你,」巴庫拉把自己頭上的頭飾給調整了一下,語氣倒不像貴族,還是有著盜賊的粗魯,「你,帶本大爺去海邊。」

  貘良張大了眼睛,愣了下。

  「很遠喔?」

  「廢話。」巴庫拉翻了翻白眼,而後站了起來,望向遠方。

  「等你要回去的時候,本大爺會騎著馬跟著你走。」

  貘良猜想巴庫拉沒把接下來的話說完,到了海邊之後呢?自己就要踏上回鄉的路途,巴庫拉要在那個海邊目送自己嗎?船離開了之後,巴庫拉又得騎著馬回到這裡,又或者往不同的方向流浪?

  貘良有很多問題,但沒有問出口。

  包括他也想問巴庫拉,希望自己留下來嗎?


  「本大爺帶你去騎馬。」

  沉默的氣氛被巴庫拉打破,拉起了貘良的手,貘良的嘴角重新揚起,點點頭。

  「巴庫拉,謝謝。」

  「噁心。」巴庫拉直截了當地吐槽讓貘良大笑兩聲,巴庫拉要貘良在原地等待,貘良就乖乖在那裡等,他繼續跟小兔子玩耍,沒多久後塵土飛揚,巴庫拉勒緊了馬繩,馬匹發出了嘶聲,停在貘良面前。

  「上來!」巴庫拉伸出了手,貘良將兔子抱好,一手遞給了巴庫拉。


  貘良不想回去王宮,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裡頭的氣氛總是讓自己喘不過氣,父王最近的情緒不定,時常對士兵大吼大叫,焦躁地在宮內踱步。

  貘良覺得這樣的父王,讓自己陌生而害怕。

  在巴庫拉身邊貘良可以忘記這些事情,巴庫拉帶著他體驗了許多在王宮裡沒能感受的事情,貘良覺得新奇,弄髒了自己的衣服也沒關係,巴庫拉也不怕髒。


  巴庫拉的手心很溫暖,跟自己想像中一樣。

  坐在巴庫拉身後,貘良感覺到從耳邊呼嘯而來的風,涼爽得讓自己忍不住想張開手臂接住所有的風,連指尖都彷彿輕盈了起來,貘良笑得更開心了些。

  可以忘記所有的事情,忘記兩個人膚色並不同,忘記兩個人身分懸殊,忘記他們應該分道揚鑣,不應該繼續見面。

  貘良沒想吵醒在懷中安睡的兔子,就像他們都不想要從這樣的美夢裡醒來一樣。



  那時候他們都不曉得,當愛來的時候,竟是這麼自然,這麼平凡。



盞太生日快樂(哭唧唧)

謝謝盞太在我生日的時候給我古代組這麼可愛的兩隻兔子,不成敬意的回應文,希望盞太喜歡(比哈特)


评论(4)
热度(32)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