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

七零。(Chiling)
夢境型作者。
日lof沒關係,日完要評論啊!!!
(凹凸子博→請洽末路狂花)
(噗浪→weirdchi)

[YGO DM] w貘/盜巴庫/三巴庫
只要是兔子我都喜歡。

闇表,不拆不逆。


沒有文風可言,自暴自棄自溺。
題材飄忽不定,慎戳。


WB:
http://www.weibo.com/foxchiling

fc2浪跡天涯:http://foxchiling.blog.fc2.com/

[闇表][人生之書] 矛盾的那一頁


  繪里香已經忘記是第幾次了,看到餐桌上有可樂餅跟漢堡這樣的搭配組合。

  「唉,遊戲,這樣實在是太油了啊。」繪里香搖搖頭,在廚房內的遊戲乾笑了兩聲。

  「我喜歡吃啊。」

  「才不,你都會剩可樂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吃,為什麼每次還要買啊?」


  遊戲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瓷盤放到桌面上的聲音在那一刻,就像是什麼不小心被碰碎的聲響。

  忽然沉默下來的氣氛讓繪里香滿不自在,但並不明白這樣的對話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遊戲會不再接續話題,那跟平常時的他不一樣──

  「吃飯吧。」在繪里香仔細思考這一切的時候,遊戲輕聲開口,轉過身來掛著的笑容很輕,但繪里香多少知道,遊戲的心情在剛剛那一刻,已經被自己給弄糟了。


  不過就是個可樂餅?

  繪里香邊吃飯的時候邊想,越想只有越氣的份,氣氛變得更僵了,飯桌上沒有言語對話交談,只有動筷子跟摩擦到碗盤的細碎聲響。

  「遊戲你,有什麼事情沒說,對吧。」最後繪里香實在憋不住,抬頭對上了遊戲的眼。



  那一夜怎麼結束,遊戲記不得。

  從前看來溫婉的女孩子,歇斯底里起來質問實在讓人感到不舒服。

  遊戲試圖想安撫繪里香的心情,但繪里香就是死咬著可樂餅這件事情,讓遊戲忍不住也發了脾氣。

  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說忘記就能忘記,有些習慣也就是改不掉──繪里香要逼問到底是哪個人喜歡可樂餅,遊戲你喜歡他喜歡到忘不掉他喜歡吃的東西嗎,諸如此類疲勞轟炸。


  發完脾氣之後她竟然哭了起來,摔碎了一只魚缸,哭哭啼啼地說我要走了,我們不要再見面了,遊戲心裡複雜地把在地上彈跳、垂死掙扎的魚捧在手心,小心翼翼地將魚暫時先移居到水杯裡。

  讓繪里香走是正確的選擇,因為繪里香要的不是這樣的生活。

  繪里香要對方全心全意愛她,即使看似聰明又懂事,但對戀人卻是放縱地耍脾氣。


  讓她走也好,最後繪里香也會發現,自己不是她想要的人。



  最後一切都還是徒勞無功。

  遊戲癱坐在沙發上,摔碎的那只魚缸碎片還沒時間收拾,回憶的手就冷不防地將他拽到黑夜深處。

  繪里香對自己說的第一句話很特別,是「你看起來蠻好相處的嘛!」

  繪里香是特別的,認識之初的可愛還帶著二十幾歲小女生的任性,偶爾做點無傷大雅的要求,談吐自然,有許多共同話題。兩個人從原本朋友不著邊際的話題慢慢開始有些曖昧,繪里香開始會說點心事,那又和朋友時候的繪里香有點不同。

  看起來做事很乾脆的繪里香,其實內心很細膩,說起來也有點多愁善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會有點想要保護她,當遊戲這樣想的時候,繪里香就主動伸過了手,手心的溫度就這樣傳遞著,遊戲想,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


  繪里香不知從何而來的不安全感。

  總深怕著自己隨時都會逃掉,所以要緊緊地將自己綁在身邊,但那樣太窒息了,沒有喘息的空間,問題早就存在在那裡,只是還沒觸碰到那個爆炸的點。



  感覺真是糟糕的夜晚。

  水杯裡那隻魚應該早就忘了自己曾經垂死掙扎,窄小的空間游著游著就以為是全世界。

  遊戲終於起身把玻璃碎片收拾乾淨,拖了地,把地板上的水漬吸乾,放冷的可樂餅在口中滿是油膩感。


  躺臥在床鋪上的時候,遊戲在半夢半醒當中,想起了曾經牽著的手,想起了被夜風吹得鼓脹的外套,想起了在海面上飄蕩的兩雙鞋,想起了說再見那一天,想起了兩個人將手放開的時候。

  遊戲終於掉下了眼淚。



NEXT:沾滿眼淚的那一頁

评论(4)
热度(24)
© 浪跡天涯 | Powered by LOFTER